我们为什么要来亚洲

Print More

IJAsia-collage首届亚洲深度报道新闻学大会即将于11月22至24日在菲律宾马尼拉召开。

这是全球深度报道网第一次在亚洲举办会议,我们为什么要来亚洲? 原因很简单——亚洲人多,这里的43亿人占据了全球人口总数的60%。世界第二大和第三大经济体也坐落在此,而这片大陆对全球GDP的贡献预期会翻番。在这里,高质量的深度报道大有市场,但内容提供者仍处在起步阶段。 在过去的20年间,深度报道机构在世界各地蓬勃发展, 如北美的深度新闻网(Investigative News Network)、欧洲的新闻基金(Journalismfund) 、非洲的非洲深度报道记者论坛(Forum for African Investigative Reporters)以及中东和北非的阿拉伯深度报道记者(Arab Reporters for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亚洲却成为这一潮流中的“三无”地区:没有调查网络、没有年度会议、没有支持深度报道的基金。全球深度报道网的107个会员组织中,只有5个来自亚洲。这一切需要改变。 深度报道面对着重重挑战:刑事诽谤法被滥用;一些传统媒体盲目追求丑闻和耸人听闻的故事,而非严谨的监督性报道;从业记者缺乏训练和深度报道资源;媒体老板和他们应该去追踪、调查的人走得太近;还有,这工作太危险了。从菲律宾到巴基斯坦,我们的很多同行都因为报道真相而丢了性命。 “但历史站在我们这一边。”

深度报道网的秘书长大卫· 卡普兰(David E. Kaplan)说,“聪明的领导人知道,要实行反腐和政府问责,他们需要一个深度报道媒体。” 与此同时,网络为我们的同行带来了新的工具和技术,记者被前所未有地连接起来。“秘密越来越难保守,而公共数据越来越容易获得。” 主流媒体和新闻学教授已经行动起来了。路透社报道在缅甸遭受虐待的罗辛亚少数民族(Rohingya minority);日本媒体挖掘福岛核灾难的真相;《菲律宾每日问讯报》(Philippine Daily Inquirer)揭发“猪肉桶”政治(pork barrel politics,又名政治分肥、政治分赃,指政界议员在国会制订拨款法时,将钱拨给自己的选区或自己特别热心的某个项目)…… 此外,印度尼西亚的Tempo杂志,台湾的天下杂志(CommonWealth),马来西亚的当今大马(Malaysiakini ),中国的财新、《南方周末》、CCTV和香港的《南华早报》都在深度报道领域做出了值得关注的尝试。 而学校里正在教授如何挖掘、分析数据以及查找文件。

我们得到众多顶尖新闻学院的响应:菲律宾马尼拉雅典耀大学亚洲新闻中心(the Ateneo de Manila University’s Asian Center for Journalism)、印度亚洲新闻学院(Asian College of Journalism)、韩国中央大学新闻和大众传播学院(Chung-Ang University’s School of Journalism & Mass Communication)、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Columbia University Graduate School of Journalism)、香港大学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Hong Kong University’s Journalism and Media Studies Centre)以及日本早稻田大学新闻学院(Waseda University’s Journalism School)都将出席首届亚洲深度报道新闻学大会。

加入我们在马尼拉的大会吧。来听听深度报道记者的一手新鲜资料。我们将举办超过30场会议,内容包括如何追踪资产和黑钱、最新的数据处理工具以及如何建立自己的深度报道小组。如果你无法亲自前来,请关注我们的微博@全球深度报道网,我们会随时更新大会的消息。

不要担心你错过很多。这只是个开始。

(译:吴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