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波潮流是“民众数据”

Print More

1

(图片来源:Flickr)

10月18日,一群志愿者在纽约建立了伊波拉数据网(eboladata.org),搜集有关伊波拉在西非疫情的网上信息库,并在网站上发布这些信息库的链接,方便今后的研究者查找。

作为倡议人和组织者,我的工作微不足道,是志愿者们拿出周六的个人时间、聚集在别人贡献的地方,做出改变。他们不属于政府部门、公司或非营利性机构,而是一个自发的组织,为了帮助人们,他们购买域名,建立开源信息库。

政府或许已经启动“开放数据”(Open Data),但下一波潮流是“民众数据”(People Data)。世界任何地点的任何组织都可以自发地收集他们所在社区的信息并发布到云端,带来改变。这一步发展蕴含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民众比政府和公司更了解自己的社区及其所需,但目前为止,他们缺乏方法和规模:一个在开放的云环境和公开许可证下、用开源软件收集信息并供所有人使用的规模。

“民众数据”促使个体组织起来去解决问题,这些问题交给政府解决需要很长时间。

比如,南非开普敦的卡雅利沙乡(Khayelitsha)卫生条件差,居民在需要如厕时常常不知道哪个下水道仍在正常工作。当地政府也收集维护请求和设施功能的信息,但他们在事件被报告4到6个月后才将其发布到网上。等待你家附近厕所的即时信息,6个月也太长了!

3811637108_bbf2878c66_o

卡雅利沙乡当地居民(图片来源:Chris Preen, Flickr

使用云端和公开数据,卡雅利沙的居民可建一个短信息应用,将下水道问题报给公开数据库,让居民们立即收到信息。像这样的一个应用,使用 IBM BlueMix工具,可以在不到一个星期内建好。它可以在云端托管,不需要任何基础设施和技巧,应用维护的开支可由基金会或捐款来支持。最棒的是,当地居民可通过自我组织的形式来管理自己所在社区的一个重要部分,报告信息,并分享作为社区资源的公开数据。

澳大利亚即将在2015年迎来一战加里波利战役(Gallipoli)和澳新军团(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联合军团)100周年纪念日。澳新军团是澳大利亚国家认同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政府的纪念活动会贯穿全年。此外,澳大利亚人也可以自己纪念。他们可以通过公开数据库收集个人故事、回忆、遗物的照片及其他资料到自己的数据档案中,进而丰富国家档案,将个人的、家庭的和政府机构的历史变成一个举国见证活动,见证这一重要事件和过去一个世纪所有的事件和经历,就像整个澳大利亚再次体验了一战创伤一样。

在美国,种族歧视、强奸和警察暴力的受害者可以使用公开数据库来报告案件,并收集报告中的事件、遭受的痛苦和创伤,在全国范围内揭露这些暴行,并形成持续的见证和讨论,讨论这些事件对个人、当地和全国的影响。

“民众数据”是人类表达的一种集体叙述的新形式,这种集体叙述可以让社区聚合那些长久以来人们羞于说出口的公开信息。通过收集和发布公开数据以用作公共资源,全世界的社区有机会帮助自己。技术就在这里。方法很简单。好处有很多。

我预计明年这一趋势将像火箭飞船一样起飞,越来越多的数据会以公开资源的形式被收集和使用,并为人们服务。


Adler

本文作者史蒂文·阿德勒(Steven Adler)是IBM首席信息策略师。他是数据科学专家、创新者,推动发展了数家收益达几十亿美元的生意,包括数据治理、公司机密架构和网络保险。他为政府和大型非政府组织担任顾问,咨询领域涵盖公开政府数据、数据标准、隐私、管理和系统风险。他开发并管理Open by Default社区,是网络数据最佳实践工作组(Web Best Practices Working Group)万维网联盟(World Wide Web Consortium,简称W3C)、结构化信息标准促进组织(Organiz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tructured Information Standards,简称OASIS)XMILE系统动力学技术委员会(XMILE System Dynamics Technical Committee)的联合主席。

(翻译:吴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