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亚洲深度报道大会:Day2精选放送

Print More

首届亚洲深度报道大会第二天,大牛们分享了灾难新闻、调查新闻及新闻教育等方面的经验。

调查报道经验

6

菲律宾调查记者中心(The Philippine Centre for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通过追踪调查和浏览大量公共记录,发现前总统约瑟夫·埃斯特拉达(Joseph Estrada)和其家人在66家公司有相关利益,这些公司的资产达到6亿比索。埃斯特拉达拥有17处房产,价值20亿比索。他本人只承认自己在十几家公司有相关利益,个人旗下资产为3.5亿比索。2007年,法院裁定埃斯特拉达犯有盗窃国家财产罪,判处他终身监禁(同年10月获得特赦)。

菲律宾调查记者中心(The Philippine Centre for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在会上分享了调查这个大案子的经验:
– 目标清晰
– 不要怕调整、改变故事方向,也不要怕放弃站不住脚的新闻
– 行动起来,你可能会得到更多线索
– 线索只是线索,如何顺藤摸瓜才是重点。

印尼调查记者Metta Dharmasaputra追查公司线索,最终证明印尼前首富陈江和名下的棕榈油生产商亚洲农业集团利用一系列公司逃税。

他说在发展中国家做调查报道,要克服很多挑战与困难,譬如发展中国家缺乏透明度,供记者获取的资料少、执法力度和对记者的保护不够;而大公司财力雄厚、与政府高官关系紧密,有时还会贿赂政府官员、记者,或者起诉记者。

灾难报道

5

来自哥伦比亚大学新闻研究所设置新闻与创伤中心(The Dart Centre for Journalism and Trauma)的Cait McMahon强调:采访腐败官员和采访受灾者不一样,作为灾难报道记者最蠢最懒的问题是:你感觉怎么样?试着问他们:请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Cait McMahon给各位记者的建议:
当你在采访受灾者时,告诉对方,无论什么时候你想要停下来,或者你觉得不想谈这个话题,请告诉我。让被采访者感到他/她对整个采访有一定的掌控力,他/她会感觉更安全和受尊重。

多媒体调查报道

来自菲律宾电视台ABS-CBN调查报道组的组长Chi Almario说:电视调查报道和纸媒的区别在于,如果你是纸媒,一拿到数据就可以写新闻,但电视需要图像,我们要找到适合的面孔来推出这些数据。


她强调电视调查报道最重要的一点——千万不要无聊。用吸睛的视频和图片让观众意识到议题的重要性,图片既要有创意又要简单,因为观众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去读图。

3

来自《南华早报》的Patrick Boehler 认为多媒体新闻报道的下一步是:简单,竖排版,注重互动,可嵌入任何平台及优化全屏阅读体验。

亚洲新闻教学

亚洲新闻教学是怎样的生态?中国内地、香港、印度、日本四所新闻学院的教授探讨了融合媒体教学、跨境合作报道和新闻教学的未来发展趋势。

香港大学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总监陈婉莹教授说港大新闻教学设置融合媒体课程,以写作报道为核心技巧,第二学期开始进行深度新闻报道项目实践。她认为虽然传统媒体的需求在下滑,但是市场对新闻技能如多媒体技能、独立思考等需求在扩大。

4

早稻田新闻学院Shiro Segawa教授说学院每个年级的学生有60名,一半是外国学生,外国学生里面中国内地学生占了一半,还有一些来自台湾和韩国。这给跨境合作报道提供了机会。他举例说班上有个中国学生在做一个调查报道,想要调查商场售卖的Hello Kitty是商家自称的“日本制造”还是产自中国。后来一个日本学生加入了他的报道团队,合作调查。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系教授展江说,三十年前中国只有两三个新闻学院,现在中国的新闻院校越来越多。但“如何教学生新闻”仍是个问题。

展江教调查新闻课程时,曾与一个内地知名调查记者分工教学,他向学生介绍经典调查报道案例,而记者教授新闻报道实务。

位于印度南部金奈的亚洲新闻学院开始一年的新闻专业课程。负责人Kumar提到一个有趣的现象:不少工程专业的学生在学习新闻。他们正在和中国学校联系进行合作教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