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调查新闻的未来

Print More

亚洲需要调查新闻。

不仅仅因为亚洲是地球上60%的人口——43亿人的聚居地,还因为民主正在这片大陆萌芽、生长(尽管一些国家摇摆在走向独裁的边缘),冀望带来全球秩序的改变。

首届亚洲深度报道大会的第二天,参会的300多名记者都在思考——调查新闻在亚洲的未来。

第一个丢出石头的人

“调查新闻是有市场的、有需求的。”昆达· 迪克西特(Kunda Dixit),《尼泊尔时报》(Nepali Times)创始人兼编辑说。

IMG_23751-500x333

我们正在和很多问题进行较量。迪克西特说,比如过度商业化,再比如,尽管媒体人手中握有政府不当行为的证据,但他们都不愿做第一个丢出石头的人。

“如果主流媒体在做调查新闻时过于谨慎,我们还有其他选择。”他补充道。

在亚洲的绝大多数地区,独立媒体挑起了调查新闻的重任。不过,这一情形在日本出现逆转。

IMG_23921-500x333

《朝日新闻》调查新闻部的副主编山口智久(Tomohisa Yamaguchi)说,日本的主流媒体正在从事调查新闻。事实上,调查新闻已经先后将三位日本首相拉下马,相较于美国(一位被下课),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数字。讽刺的是,山口所在的调查新闻部曾在7年前险些被关闭。

媒体的失职

IMG_23851-500x333

亚洲新闻学院(Asian College of Journalism in Asia)的主席Sashi Kumar说,在印度,人们逐渐对揭露官员腐败的报道产生审美疲劳,这些报道都转瞬即逝,且没有下文。

Kumar指出60-70%的印度人生活在农村地区,而主流媒体几乎不报道这一庞大人群。他举例说,尽管印度农民高自杀率的新闻经常占据头条,但没有“真正、持续地调查其原因”。

“新闻媒体是造成这一问题的部分原因,而它本应肩负提供解决方案的使命。”他说。

IMG_23781-500x333

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总监陈婉莹说,尽管香港有很多商贾巨富,但并没有“对优质新闻的真正支持”,香港应为记者提供更多培训,并建立当地数据库。

信息自由法

调查新闻记者在亚洲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缺乏信息自由和难以行使信息自由法。

IMG_23931-500x333

《泰国日报》(Thai Rath)的编辑Chavarong Limpattamapanee说,泰国的信息自由法需要改革。山口智久说,信息自由法在日本首先是地方法,然后发展成国家法。有意思的是,推动地方信息自由法起步的不仅仅是记者,还有律师和家庭主妇。

新闻新形式

IMG_2397-500x333

调查新闻的形式也可以改变。来自《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Philippine Daily Inquirer )的编辑John Nery说,调查新闻可以从原来的长文章转为更新鲜灵活的展现形式,他提出一个大胆的建议——视频游戏。

陈婉莹说,新闻必须能吸引各个年龄层的人群。这要求记者能够和编码人、程序员沟通,用其他形式来讲故事。

迪克西特补充道:调查新闻同样对报纸的商业成功大有裨益。

“它能够提高一家新闻机构的信誉,而信誉意味着更多的读者。”

(原载于菲律宾调查记者中心网站,作者Julius D. Mariveles。此文对原文略有删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