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大牛说过的话

Print More

首届亚洲深度报道大会落幕,大牛们在会上分享的“痛并快乐”的经验和“闪瞎眼”的金句也散落在时间的尘埃里。深度君不辞辛劳,采撷从尘埃中开出的一朵朵花,供诸位欣赏。

希拉·克罗内尔   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教务长

“我们真正的力量不在于新的技术,而在于古老、传统的价值。”

“亚洲价值是向权力说出真相。”

“调查记者是琢磨鸟,是专制者鞋子里的小石子。”

昆达· 迪克西特  《尼泊尔时报》创始人、编辑

78968042

“媒体人手中握有政府不当行为的证据,但他们都不愿做第一个丢出石头的人。”

“在讨论调查腐败之前,我们先要聊聊媒体自身的腐败。”

“当你操作的题目会给自己和东家带来麻烦时,先放一放,总有渠道可以发。你的目的是将信息发布出去,至于在哪里发,真的没有那么重要。”

“调查新闻能够提高一家新闻机构的信誉,而信誉意味着更多的读者。”

奥山俊博   朝日新闻社

“数据有时也会让你产生误解。”

刘鉴强  “中外对话”副总编

“倾听人民,而不是网络。”

山口智久  朝日新闻社调查报道组副主编

“跨国报道合作建立在记者层面的人与人之间,而不能建立在机构与机构之间。因为国家、机构间,更难建立信任。”

Samar Halarnkar 《印度斯坦时报》

“和专家保持良好关系,他们持有公众尚不知晓的原始数据。”

菲律宾调查记者中心

“要目标清晰。

“线索只是线索,如何顺藤摸瓜才是重点。”

“不要怕调整、改变故事方向,也不要怕放弃站不住脚的新闻。”

“行动起来,你可能会得到更多线索。”

立岩阳一郎     NHK电视台记者

DSC_0387

“如果能回到年轻时代,我会阅读,大量阅读各个方面的书籍,以后(做新闻)用得着。”

“如果可以,我愿意一直做新闻,直到80岁。”

Chavarong Limpattamane  《泰叻报》

“媒体自由植根于强有力的媒体法则。”

凯特·麦克马洪  哥伦比亚大学新闻研究所新闻与创伤中心

“灾难使人感到无力。采访腐败官员和采访受灾者不一样。作为灾难报道记者最懒的提问是:你感觉怎么样?试着问他们:请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当你采访受灾者时,告诉对方:无论何时你想要停下来,或者你觉得不想谈这个话题,请告诉我。让被采访者感到自己对整个采访有一定掌控力,他/她会感觉更安全和受尊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