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新闻的困境:报道在哪里?

Print More

我们常听到不科学的言论——它们建立在部分真相上——新闻已死或正走向消亡。这并不是真的,当电视问世时,也有和今天类似的言论,说广播已死,尽管我们正在经历广播的复兴。

为了把这个问题解释得更清楚,我们需要理解新闻并非直指纸媒,后者正饱尝发行量和销量惨败的苦果。事实上,(市场)对新闻产品的消费上涨了很多,这其中也包括纸媒。

你可以反驳新闻的收入变少了,因为一些广告商不看好电子平台及其传播力。困难是暂时的,无论是纸媒还是网媒,提升新闻内容的品质就可以化解困境。就此而言,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消费者在电子平台上挑选新闻故事、特写和调查性报道的能力大大提升了。这种品味的提升淡化了读者对某一份报纸或媒体平台的忠诚度。

公众挑选故事的能力将会给传统的阿拉伯语媒体带来打击,后者一直活在传统读者的支持和出于各种原因的忠诚上。这一改变一定会在阿拉伯报纸和媒体机构的发展道路上留下标记,他们网罗专业的记者,而后者能够生产出眼光敏锐的新读者所追求的高质量报道、特写和调查。

Arab-papers

阿拉伯语报纸,图片来源: W10 (Creative Commons)

阿拉伯媒体的主体——无论纸媒还是网媒——大多依靠国家或国际通讯社生产的新闻。这些媒体唯一的投入是专栏作家,后者的观点和分析反应了出版商或媒体持有者特定的编辑方针。

当你要求一个阿拉伯媒体关注者举出某新闻机构任一新闻记者或调查记者的名字时,就会发现当地专栏作家和记者在地位上的悬殊。

看看大多数阿拉伯报纸的头版吧!无论纸质或网络版,你极少看到一个往复出现的、专为该报撰稿的记者的名字。但你却经常能得知著名专栏作者的名字。大多数报纸的头版和其他新闻版面都充斥着摘自国家和国际通讯社的稿子。

在绝大多数报纸上,你难得看到一个专门从事当地政治或民主议题报道的记者。所以阿拉伯媒体通常仰仗专栏作家,鲜有报纸记者的署名。

如果你关注BBC阿拉伯语广播的每日新闻播报,你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当他们播报在伦敦发行的阿拉伯语报纸时,他们通常会引用这些报纸的标题。相反,当他们播报当地的英语报纸时,你会听到独家新闻故事的细节。这说明在BBC阿拉伯语广播的员工看来,阿拉伯语报纸头版唯一的原创内容是标题。有细节的报道通常发布在英国媒体上,在过去的数年里,英国媒体凭借专业的新闻报道获得了很好的声誉。

在英国媒体上你常看到的重要报道之一是有人情味的特写故事。另一边,阿拉伯媒体却总是迷恋数字而非人的故事。举例来说,你在阿拉伯媒体上或许能读到40个伊拉克人被杀害、20个建立在西奈(半岛)的家园被拆毁或15个极端主义者在沙特阿拉伯被审讯,但你永远无法得知这些故事中的人在生活中是什么样的。赋予这些故事人性,将主题从数字转向有血有肉的人,你便能够了解到那些被爆炸夺去生命的伊拉克人的生活背景;西奈某家人建立家园所经历的汗水、泪水和回忆,而如今他们的家园遭到拆毁。人性化的故事还会告诉你那些正在经受审讯的极端主义者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个境地的。我们需要这样的故事而非冷冰冰的数字。

一些读者或许喜欢这篇文章,但重要的一点是,这仅仅是一篇观点。新闻不是专栏或观点,它是独家新闻、照片、原创分析和调查。

我们追随并阅读阿拉伯世界数以千计的媒体报道,无论是纸媒还是网媒。但如果这些媒体只发表独家报道,还会有几家存活?

 


 

本文最初发表于《中东观察》(Middle East Monitor)。作者达乌德·库塔(Daoud Kuttab)是一名有美国国籍的巴勒斯坦记者,他是以色列政府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新闻审查制度的反对者之一。1997年5月,阿拉法特政府在没有提出控诉的情况下拘留库塔,原因是库塔直播巴勒斯坦立法委员会会议。一个星期后,政府出于当地和国际压力释放了库塔。库塔获得过“国际新闻自由奖”和“世界新闻自由英雄”。他是安曼社区媒体网(Community Media Network in Amman)的创始人和主管,也是阿拉伯调查性新闻记者协会(Arab Reporters for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的董事会主席。在twitter上关注达乌德·库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