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更多数据

Print More

上个月,纽约市建立了网站Vision Zero View,用地图和数据展示了该市五个行政区从2009年至2014年自行车和汽车的车祸伤亡情况。令人惊讶的是,过去5年发生的车祸在严重程度和频率上有着微妙的差异。

Screen Shot 2014-12-18 at 3.34.43 pm

像这样的地图的确能帮助市民将夜间新闻里的交通事故和城市趋势联系在一起,而且是近5年的整体情况,这非常有益。我为纽约此举点赞。但这并不够。我们需要比这更多的数据,去理解这些车祸是如何发生、为什么发生及如何影响纽约人。

下面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纽约将这些数据作为公开数据发表在网上工具箱里,其中每起交通事故都是一条统一资源标识符(Universal Resource Indicator,这种标识允许用户对网络中的资源通过特定的协议进行交互操作),包含已链接的数据记录,内容是匿去姓名的事故信息,人们可以将自己的经历添加到记录中。司机、乘客、旁观者、警察或受害者可以讲述自己在每起事故中的经历,包括随笔、照片、视频、新闻报道和公共记录。交通事故对人们的生活影响甚大,纽约市可以将地图和图上的标识点转换成丰富的会话。

Screen Shot 2014-12-18 at 3.33.22 pm

数据极客可以在地图上增添新的数据层,提供事故发生日的天气、时间、能见度、拥堵情况、车流量、街道换边停车、超速和街道照片等更加丰富完整的信息。

开发人员可以增加动态模拟效果,依据历史数据和预估数据调整变量,并测试现行政策是否适用于真实的交通事故。

经济学家可以研究交通事故对总体生产力、医疗开支、保险索赔、汽车贷款和城市GDP的影响。社会学家可以追踪每起事故造成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程度,监控创伤和暴力的连锁反应。医疗保健工作者可以研究针对伤患的服务链,从事故发生到救护服务、急诊室等候时长、治疗结果,然后按优先顺序安排一年或一天不同时段的服务。

Screen Shot 2014-12-18 at 3.33.54 pm

记者可以和线人合作,对自媒体的内容进行事实核查,用数据拼接故事,讲述偶然的小误差和疏忽如何导致一场肉体和精神的双重灾难,而这场灾难永久地改变了很多条生命。

告诉我们过去发生在街道上的交通事故是件好事,但这仅仅是数据开放史诗(Open Data Odyssey)的序言,政府、公民社会和其他组织必须开始用文件记录这些事故和其他事件,描述其对集体经验的影响、对纽约这样的大都市生态系统的影响。

我总是听到卖主对顾客说,我们要被太多的数据淹死了。

不。

我们正走在浅滩上,而数据才刚刚没过我们的脚趾头。我们不理解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不理解事情为什么会发生以及政策如何塑造我们的需求。

我们需要更多的数据。

 


 

本文作者史蒂文·阿德勒(Steven Adler)是IBM首席信息策略师。Adler他是数据科学专家、创新者,推动发展了数家收益达几十亿美元的生意,包括数据治理、公司机密架构和网络保险。他为政府和大型非政府组织担任顾问,咨询领域涵盖公开政府数据、数据标准、隐私、管理和系统风险。

 

(翻译:吴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