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岛危机后:进击的日本调查记者

Print More

本文首次发表于BBC新闻学院(BBC College of Journalism)网站。全球深度报道网获得作者授权后转载。中文经过编译,查看英文原文请点击此处

 

一直以来,日本调查记者的身影在国际上并不活跃。去年十一月底,由全球深度报道网和其他两所机构共同主办的首届亚洲深度报道大会在马尼拉举行。这个为期三天的会议上,几百名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济济一堂,共同探讨和分享亚洲调查报道经验,但300多名正式登记的记者中,只有13名日本记者。2013年里约热内卢的另一个会议上,1350名国际与会人员中,仅三名来自日本的代表。尽管如此,在日本此时的政治背景下,一些正在兴起的尝试显得格外重要。

5550516531_7d45cb22d7_z

2014年12月19号,日本激进派学者Masayuki Hatta在早稻田大学发布了一个新的检举揭发平台—Whistleblowing.jp。九天前,日本政府刚刚通过一部备受争议的保密法,目的是保护国家机密并限制获取部分公开信息。

hermesWhistleblowing.jp由赫耳墨斯透明度与数字人权中心(Hermes Center for Transparency and Digital Human Rights)提供技术支持。平台会收到被泄密的敏感信息,并将相关文件传送给有需要的记者。使用者可以通过免费的互联网隐私保护软件 “洋葱路由”(Tor)登陆网站,匿名在网上浏览信息。只要辅以一定培训, 日本各个媒体的记者就能获取并使用这些不会被单独发布的检举揭发材料。

“我并非完全反对保护敏感信息,但我认为新颁布的法律存在诸多问题。” Hatta告诉路透社

2011年福岛核危机后,公众的愤慨、要求信息透明和回应的势头如今已经减弱。事故发生后,人们对福岛核电站的运营者 – 东京电力公司(Tepco)及政府隐瞒信息十分愤怒,把一向温顺如“哈巴狗”的日本媒体变成了凶悍的“斗牛犬”。

驻东京的美国作家、调查记者Jake Adelstein告诉我,媒体闻到血腥味就会这样,这种情况并不少见。“越来越多的批判报道出现在主流报纸上,周刊尺度更大。”Adelastein说道。japan-newspapers“令人惊讶的是,所有主流报纸中,只有两家从一开始就对东京电力直言不讳地批判:极右派的日本产经新闻(Sankei Shimbun),和偏左派的东京新闻(Tokyo Shimbun)。”

“人们未必喜欢他们的政治立场,但两份报纸在报道福岛核电危机时都有出色表现。”

然而,对福岛事故反应最为强烈的,是在日本新闻界被视为“二流群体”的独立记者和自由撰稿人。用Adelstein的话说,他们就像“羊群中的孤狼”,扮演了“媒体应有的舆论监督者角色”。

如今,在那次事故中被激发的一些行动依然在继续巩固这种独立立场。两年多以前,亚洲新闻(Asia Press)的石丸次郎(Jiro Ishimaru)和调查记者Yoishiro Tateiwa成立名为iAsia的非营利数字项目。iasia-771x606项目进行调查报道,检视日本这个“不够透明的社会”,关注金钱政治、环境、中韩等新闻相关议题。

“我们的项目还在起步阶段,” Tateiwa解释道,“但是,每当我们发表主流媒体不敢报道的新闻,比如披露东京电力的资产和大阪市长桥下彻(Toru Hashimoto)的政治基金时,就会吸引大量读者。”

福岛的灾难让日本主流媒体经历震荡。在首届亚洲深度报道大会上,日本《朝日新闻》(Asahi Shimbu)调查报道组副主编山口智久(Tomohisa Yamaguchi)说,报社原本决定关闭调查报道组,所幸高管们去美国《纽约时报》和ProPublica参观时受到它们调查报道模式的激励,改变主意,部门才得以保留。

《朝日新闻》的调查报道组成立于2006年,2011年遭裁减,直到2012年4月才得以巩固。自那时起,《朝日新闻》尝试了新的合作报道模式,包括与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联手报道。

日本共同社副主编Yasuomi Sawa介绍说,japan-fukushima-771x514他们的通讯社自2012年以来也开始重视调查报道,并设置了专门的编辑部。“我们正在努力做有深度的调查新闻报道,” Sawa说,“目前这个部门规模不大,但我们集中资源做报道,并请其他部门的记者如社会新闻部、国际部一起做报道。”

日本调查报道的未来如何尚不得知,但关注和兴趣似乎正与日俱增。 全球深度报道网执行主编、调查记者大卫·卡普兰(David Kaplan)和日本媒体有过深入合作。卡普兰说:“日本主流媒体的记者们在有限的报道空间内面临极大压力。日本有世界一流的记者,但环境不允许他们将自己的才能发挥到极致。好在,很多人正在努力改变这种状况,还有很多机构也能发挥积极作用。”

日本调查记者遭遇的困境是,他们需要找到适合自己的可持续商业模式。亚洲一些国家如韩国和菲律宾也在探索,那里的调查报道中心正在蓬勃发展着。

“日本有许多潜在的资金和人才可以推动调查报道发展,” 大卫·卡普兰相信,“或许像亚马逊的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或者eBay的皮埃尔·奥米迪亚(Pierre Omidyar)这些科技公司企业家会支持这些新媒体项目,打破日本新闻的困境。那将是振奋人心的事。”


cerantola1

Alessia Cerantola是意大利调查报道项目(International Reporting  Project Italy)的共同创始人和记者。她为意大利《每日事实报》(Il  Fattol Quotidiano)和BBC新闻学院(BBC College of Journalism)撰 写博客。她曾荣获八项大奖和特别提名,包括2012年由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奥地利)共同 颁发的新闻自由奖(Freedom of the Press Award)。

翻译:李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