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和记者:灾难和创伤报道指南

Print More

作者:乔·海特(JoeHight);弗兰克·史密斯(Frank Smyth)
编译:赵雪
修订:台湾政治大学广电系副教授许琼文、香港大学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李忆、张雯

 

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两次恐怖主义袭击事件分别是1995年4月19日的俄克拉荷马城爆炸案和2001年9月11日的9.11恐怖袭击事件。俄克拉荷马城爆炸案造成168人死亡,680多人受伤。9.11事件中,将近3000人丧生。除了恐怖袭击,新闻工作者会接触战争、飞机事实、自然灾害、谋杀等悲剧性新闻。这些事件不仅会影响受害者,还会影响周边的社区。

俄克拉荷马事件与911恐怖袭击案正在慢慢地改变新闻文化,想要有效地报道重大悲剧性新闻,记者们必须考虑以下三个重要方面:

(一)受害者:他们的伤亡产生创伤的涟漪效应。

在美国俄克拉荷马市爆炸案发生后,当时的《俄克拉荷马报》(The Oklahoman)总编埃德·凯利(Ed Kelley)对员工说,那次灾难首先应该是报道关于人的故事。

“许多死去的人和我们差不多,”他在新闻备忘录中写道。“他们过著美好及有意义的生活。在他们身边死去的孩子们也曾一样拥有美好的未来。”

(二)社区:记者对一项重大事件的报道方式有可能影响一个社区灾难过后的反应方式。

美 联社编辑部主席克里斯·派克(Chris Peck)2001 年10 月11 日在密尔沃基市的美联社编辑部会议上谈到:“我们的报纸帮助这个国家的人民了解发生在纽约和华盛顿的事情。我们的报纸是市民了解悲剧、表达关心、怜悯及交 流应对能力的平台。”华盛顿斯波坎《发言人评论报》的主编则说:“我们的报道持续地把社区团结在一起。我们的记者、摄影记者及编辑用独特及有价值的技巧帮 助我们的人民了解并且思考复杂的议题及公共政策。”

(三)记者:任何人都无法凌驾于人本身的反应。

记 者在报道暴力及大型悲剧时面临不同寻常的挑战。他们需要在受害者异常悲伤的情况下进行交谈。记者在报道任何血腥残酷的新闻事件时,经常要适切地在幸存者、 亲历灾难的人及他们本身之间设立一道必要且专业的墙。而在与那些经历人生巨变的人谈过之后,这道墙有可能会妨碍记者本身排解因经历悲剧而来的伤痛。

波因特传播研究院(PoynterInstitute forMedia Studies)的奥尔·托普金斯(Al Tompkins)2001 年9月15 日在波因特网上写道:

“记者、摄影记者、工程师、音控人员及新闻制片人经常与急救人员并肩作战。记者的创伤压力症状和那些马上处理灾难的警员、消防员的反应格外地相似,然而记者在 完成他们的报道之后却鲜少得到支持。当公共安全人员在悲剧发生过后接受述职和心理咨询时,记者却只是被指派去报道另外一个新闻事件。”

将来,我们知道我们会面临更多的悲剧 — 更多的让受害者、社区及我们自己难以忘怀的日子。这本小册子里的实用技巧能够帮助你有效地处理这些重要问题。

 

一.采访

采访受害者的技巧:

1.对受害者要一直保持尊严和尊重的态度 —— 想像你处在类似情况下想要被对待的方式。记者总是会找机会接近幸存者,但是要有一定的敏感度,包括知道什么时候走开、如何走开。

2.清楚地介绍你自己,比如:“我是《俄克拉荷马报》的记者,我正在作关于Jerry生活的报道。”如果你一开始遭受冷遇,不要感到意外,尤其是被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冷遇。但无论如何,一定不要恶劣地回应。

3.你可以对他们的损失表达遗憾,但是绝不要说“我理解”,或者“我明白你的感受”。尤其是在报道政治残害的时候,如果某人听到你说抱歉之后回答“遗憾是远远不够的”,不要感到意外。要保持对他人的尊重。

4.不要一开始就用最难的问题使对方手足无措。用类似这样的问题开始:“可不可以告诉我一些关于Jerry生活上的事?”或是“他以前喜欢做些什么?他的兴趣爱好是什么?”之后聆听对方的回答!记者能犯的最大错误就是说太多。

5. 当采访失踪案件的其他幸存者或家属时一定要特别注意,试着澄清你想了解的是他们失踪前的生活,而不是写讣文。如果你无法联系到受害者或其他幸存者,试着联 系一位家属或者殡仪馆,提出采访申请或取得他们的评论。如果你遭受冷遇,留下你的电话号码或你的名片,告诉幸存者如果他或她想谈的时候可以联系你。最好的 故事往往是这样得来的。

二.描写受害者

描写受害者的注意点:

1.侧重于人的生活。找出这个人特别的方面:个性、信仰、环境(居住环境、嗜好、家人和朋友),以及他/她的喜恶。像摄影师构图一般,认真描绘这个人的生活。

2.永远要做到准确。要向受害者或者受害者代表核对名字的写法、事实、甚至引述的话。原因是:当你首次与受害人交谈时,他或她可能会困惑或者分神。再次核对能够保证准确性。而且你可能还会因此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或者引语。

3.在描述受害者生活时用最有代表性的细节或者照片。比如:“Johny喜欢在与家人同聚的夜晚弹吉他娱乐大家,这样也能帮他释放做副警长的工作压力。”

4. 避免受害者死时不必要的血腥细节。在俄克拉荷马市爆炸案发生后,一些记者选择对悬挂在联邦政府大楼附近树上的尸体绝口不提。先扪心自问,这些图像与细节对 你的读者或观众是否足够相关,是否会给他们带来不必要的伤害。同时,避免使用像“结束”、“安息”、或“受惊吓的社区缅怀死者”这样的词汇或语句。像好的 作家写故事那样使用简单明了的话。

5.用受害者家属及朋友的话或者有关遇难者的轶事讲述这个人的生活。尤其是那些关于这个人曾经如何克服困难的故事。使用遇难者的近期照片(但一定要尽快归还)。如此一来,你就知道这个人现实生活中的样子。

三.你的社区

报道社区中创伤性事件的技巧:

1. 记者要明白你对创伤性事件的报道会影响你的读者、观众或者听众。要记住你报道的语气可能会反映到这个社区对此事件的反应上。因此,你应该建立报道的准则, 比如:考虑报道有关受害者的公开纪念仪式而非私人葬礼。并且,如果你非得报道私人仪式,请告知殡仪馆,确保你不会冒犯。

2. 描写受害者的生活以及他们对所在社区的影响。这些关于受害者的短篇报道,包括他们的喜好,他们的特别之处,及他们生活中逐渐扩散的影响。在很多情况下,当受害者家属知道记者是在报道此类故事时,他们更愿意与记者交谈。1995 年在俄克拉荷马爆炸案发生后,《俄克拉荷马报》称这些故事为“生活档案”。《俄克拉荷马报》在1999 年5 月44 人丧生的5 级龙卷风后,以及在2000 年飞机失事10 名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足球队球员及教练员丧生后,都进行了“生活档案”的报道。在2001年911事件世贸中心被袭击后,《纽约时报》作了一些关于遇难者 的“悲痛肖像”短篇报道。《阿斯伯里公园快讯》(The Asbury Park Press)作了一系列向遇难者致敬的短篇报道。这些短篇可以每天都以类似的形式报道,直到每一位遇难者都被提及。这些短篇有时也会发展成为深度报道。

3. 给公众提供表达思考的论坛,尤其是表达鼓励的话。让人们知道他们可以怎样提供帮助及如何协助的资讯清单。达特新闻与创伤中心执行委员会主席,医学博士弗兰克·奥斯伯格(Frank M. Ochberg)提到:“当记者与心理治疗师意识到他们的对象有更深的危险或伤痛时,他们面临的挑战是相似的。技巧可能不同,但是目的是一致的:告知援助 的来源。”

4.发现人们互助的方式,包括善意的举动,在灾后重建过程中全程报道。这也许能为整个社区带来希望。

5.不断问这些问题:公众需要知道什么,有多少报道是多余的?当大众还没有沉迷于一个故事当中时,媒体什么时候开始过分沉迷?一个社区所拥有的不单只是一次大规模屠杀或灾难。我们的报道必须反映出这一点。

四.记者照顾好自己的技巧:

1.知道你的极限。

如果你被指派一个你自认为不能胜任的项目,礼貌地对你的上级表达你的顾虑。告诉你的上级你可能不是这个任务最好的人选,并解释原因。

2.休息。

远离现状几分钟或者几小时可能会帮助你缓解压力。

3.找一个敏感的聆听者。

他/她可以是编辑或者同事,但你必须信任这位聆听者,知道他/她不会因此评价你。或许这可以是一位过来人。

4.学会怎样处理你的压力。

找 一个爱好、做运动、参加宗教聚会,或者,也是最重要的,和家人、伴侣或者朋友待在一起——或者以上方式都试试。试著深呼吸。就像专业健康机构建议的:“很 长,很慢地深吸一口气,数到5之后,再以同样缓慢的速度呼出。想像着自己呼出额外的压力,吸进轻松。”这些对你的身心健康都有好处。

5.要明白这些问题可能会一发不可收拾。

战地记者恩尼·派尔(Ernie Pyle)在他1945 年4月去世之前写道:“我沉浸其中太久了。我的精神不稳定,我的心绪也迷惑。这伤害已经难以承受。”如果这也发生在你身上,你需要寻找专业的心理咨询。

五.视觉方面

摄影记者报道灾难新闻的技巧:

1. (记者)要明白自己可能是事件发生之后第一个到达现场。你可能会面临危险的处境,会遭到执法部门及大众的不友善对待。要保持冷静和专注。要知道摄影机不能 保证你不受伤。如果场面变的无法控制、太过危险,就要毫不犹豫地离开。任何上级或者编辑都应该明白一个人的性命比一张照片重要。

2. 要体恤、尊重每一位灾难受害者。对任何人的回复都不能粗鲁无礼。在访谈之前要先礼貌地介绍你自己。

3. 在灾难中你会纪录许多血腥的画面,扪心自问,这些画面是否有历史意义,还是画面会让读者或观众无法接受。

4. 尽一切可能避免介入个人私人的悲痛。这不表示你不能在公开场景中记录情绪性的画面。然而,当遇难者十分悲哀时,不能擅自闯入他们的私人住所或者打扰他们。

5. 要意识到你也是一个普通人,也必须照顾自己的心情。承认你的情绪。向你所信任的同事,朋友或者伴侣讲述你所经验的事情。并将他们写下来。用正面的想法取代 可怕的图像。每天都有健康的习惯。临床心理学家伊莲娜·纽曼(Elana Newman)曾对800名摄像记者进行过调查,她在美国摄影记者协会会议上讲到:“亲历死亡及伤害有很大代价,并且你亲历越多,代价越大。摄像记者投入 类似采访越多,他们就越可能受到心理上的影响。”如果你的问题已经一发不可收拾,要毫无疑虑地寻求心理帮助。”

六.管理

管理报道创伤事件者的技巧:

1. 谨记:

在 你的新闻工作室里,每个人受的影响都是不一样的。有些人可能会有立即的反应,而其他人可能几天、几周、几个月甚至几年后才会有反应。那些看上去或者口头上 说自己安然无恙的记者可能实际上是受影响最大的。其他人可能事先已建立好自己的反应机制,帮助他们调整悲剧带来的创伤,如此一来,他们受的影响可能小一 些。

个人的问题可能会加深灾难对他/她的影响。比如,一位正要离婚的员工可能会比其他人受影响更大。

某些受影响的员工可能会有一些征兆。不管是在工作上或者工作外,疲劳、烦躁和争吵是三个最寻常的征兆,鼓励他们的上级或同事聆听他们的心声、关心他们。

2. 委派一个人关注员工的表现,然后可以给你提出一些建议。在2001 年9.11 事件之后,新泽西的《阿斯伯里公园快讯》委派了两位“内部公评人”。身为记者与内部公评人的伊莲·斯文斯翠尼(Elaine Silvestrini)写到她和同事卡罗尔·果戈·威廉姆斯(Carol Gorga Williams)提倡易感的报道,并且关注员工的个人需要。“我们参加新闻会议,帮助解决问题,关心那些工作过多的员工,并且安排其他人来轮替,使他们 能稍微放松。当有人提醒我们某人可能经历困难时,我们也会去关心他们。”

3. 提供个人心理咨询。安排集会讲述可利用的资源、报道的语调、员工可以怎样助人及互相帮助、可行的压力释放方式,比如来自同伴的帮助。在这些集会中,不要期待员工会说出他们自己隐秘的想法。

4. 提供电子邮件或者备忘录,鼓励他们,认可他们的工作对整个社区的影响;提醒,今天是几号、星期几、记录缓解压力的技巧;公布读者对他们报道的正面意见。 2001 年9.11 事件发生后,包括《纽约时报》副总编威廉·E·施密特(William E. Schmidt)的备忘录和纽约白原市《杂志新闻》主编亨利·弗里曼(Henry Freeman)的其中一则备忘录:“我们报道新闻,并且会继续履行最高的新闻准则。我们现在的读者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我们。我们每天做的事情——尤其是 现在——是很重要的。但是,照顾好你自己也很重要。并且我们也要互相照顾。感谢你们给我此特权及荣誉做你们的主编。”

5. 鼓励员工做一些事情来帮助他们自己。在公告栏上粘贴小条,也包括写在备忘录及电子邮件。

七.记者作为第一线人员

洛杉矶警官在2003 年6 月“国土恐怖主义:第一现场记者入门”会议上讲到记者通常在警方及消防员之前到达现场,或者紧随其后。

此 现状对任何报道暴力攻击事件有经验的记者或是摄影人员都已不再新鲜。然而,在当今社会,恐怖主义已不仅是一个威胁,记者及他们的监督人必须意识到潜在的安 全及伦理问题。弗兰克·奥斯伯格(Frank Ochberg)博士提到:“警察、消防员及护理人员都有受过应急措施训练。当记者第一个到达现场时,他们面临艰难的抉择,关于他人及他们自己潜在的生理 及心理危险。”伦理问题包括在急救人员到达之前,是否应该帮助受伤人员,是否应该帮助驱散群众。简单地只做自己的工作,忽视受害者的求助对公众来说可能是 不道德的。

除了说明受害者的伦理问题之外,记者及摄影记者必须考虑到报道恐怖袭击的危险。作为第一个到达现场的报道者应该考虑到他们的安全及周边环境。

这些危险包括:

  • 肇事者是否还在场。
  • 暴力的威胁是否继续存在或者附近是否还有任何危险。
  • 在生物安全事故发生之后,该地区是否有污染威胁。
  • 恐怖分子是否有第二次爆炸或攻击的计划。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牙买加的一次会议上,国际新闻安全研究院主任罗德尼·皮德尔(Rodney Pinder)在他的演讲中提到,记者们必须要更加主动地接受培训以保护自己,免受生理及心理的伤害。他讲到:“许多人喜欢逞英雄,让他们自己及他们的同事冒风险。”

上级在指派记者和摄影记者到有潜在危险的地方工作时也应该意识到他们的责任,尤其是那些年纪较轻并且较缺乏经验的新闻工作者。他们应该寻找保护记者的方法,并建议他们采取适当的预防措施。

根据美国《新闻日报》记者詹姆斯·马度尔(James T. Madore )2003年3 月的一篇报道,《新闻日报》和《华盛顿邮报》已为报道危险事件的记者和摄影记者购买了安全设备保护他们。此外,一些记者在“国土恐怖主义”会议上也提到他们已经接受特别安全培训。

美国论坛集团出版部副编辑主席霍华德·特奈尔(Howard A. Tyner)告诉马度尔说,他们的报纸不会强迫记者报道危险事件,并且会建议他们采取预防措施。这些报纸包括《洛杉矶时报》、《芝加哥论坛报》和《新闻日报》。

“要记住,不仅一篇报道不值得记者的性命,一位死去的记者是无法传递任何资讯的”,特奈尔说。最后,可能也是最重要的,记者及他们的上级必须意识到心理层面的影响。陈述报道现况甚至心理咨询对于消除身为第一线记者的心理创伤是十分必要的。像哈根(Hagen)警官讲到的,如今的记者必须认识到首当其冲,亲临恐 怖袭击现场有很大的危险,包括生理的和心理的危险。

八.创伤后压力症候群

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在网站上发表了尚塔尔·麦克劳克林(Chantal McLaughlin)的一份案例调查,结果如下:

美国精神病学协会定义创伤后压力症候群为:三个月以上经常性的、侵入性的回忆起该事件、情感上麻木、逃避任何能够回想起该事件的人物与地点。其它常见的症状 是易激动,包括容易愤怒、有紧张不安的行为、精力不集中、难以入睡、缺乏安全感。创伤幸存者经常表现得消沉,觉得处理工作及家庭关系中困难。患有此症的人 可能不明白造成他们症状的原因,可能没有被诊断出来,默默地忍受痛苦,甚至长达数年之久。

在突然或长期地面临暴力或是其他灾难事件时,有精神紧张的情况是很正常的反应。但有一个关键问题是记者本身似乎认为有这样的反应是不正常的。暴力及其后的情绪影响着所有第一线的工作人员,包括警察、消防员、急救人员和记者。

记者和警察、急救人员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在同事面前比陌生人面前更容易敞开心胸。咖啡馆或者餐厅也许是不错的聚会场所,同事们可以在那里聊天,可以互相讨 论工作内容以及他们工作中的情绪。真诚的工作感想不需要任何表演技巧,表演技巧是人类学家《战地故事:驻外记者文化》作者马克·皮得提(Mark Pedelty)所提出的批评,并认为是记者们根深蒂固的“硬汉文化”(Machista culture)。

记者必须意识到工作讨论集会的需要,或者意识到在地震后、在世贸中心被袭击后有表达情绪机会的需要,并不如多数记者们所以为是脆弱的象征。相反地,如果有效 率的讨论及抒发情绪的话,将有助于增强工作的力量。有些行为如—写作、素描、绘画、谈话或者哭泣,似乎能够改变创伤性记忆在大脑中存储的方式,就好像硬碟 中的记忆从一个地方挪到另外一个地方。从瓜地马拉到波士尼亚倖存的儿童就利用绘画及在图案上着色的方式来治疗。特别是当行为伴随着悲伤,这些治疗的方式将 情绪的释放与该创伤的事件联想在一起,有助于这些幸存者日后回想到该事件时能减缓痛苦或不再感到难过。

记者通常透过写作或者报道来得到这种效果,但是也有一些东西你不能写在报纸上,因为那些太可怕或者逾越了报道的尺度,《俄克拉荷马报》特约撰稿人潘尼·欧文 (Penny Owen)讲到:“(在俄克拉荷马爆炸案发生之后)我真正需要的是有时间和我的同事们谈论所有发生过的事情。”然而,她也说到,“当我们工作的节奏逐渐慢 下来之后,大家对爆炸案已经十分厌倦,我们一直都没有机会仔细谈论。”

记者和常人一样,都能感受到自己或他人的痛苦。对自己的感受闭口不谈只会延长创伤的影响,并且使情况恶化。在报道重大灾难之后表达情感的需要是显而易见的, 如果身旁有一个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更有助于新闻工作者述说自己的情绪。提供专业的工作报告分享不仅对媒体老板有好处,对记者也有好处,因为最终的结果可能 会带来更动人的新闻。记者,包括自由撰稿者,应该寻找并善用和同事及专业咨询师交流的机会。

完成新闻采访工作后,和同事敞开心胸交谈,谈谈自己的想法,可以解决因采访带来的创伤。

“ 达特新闻与创伤中心“(Dart Center forJournalism&Trauma),总部位于华盛顿大学(编按:2009 已改设置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是为对新闻和创伤研究有兴趣的学生、教育人士、记者及新闻群组织提供的资源中心及课程开发者。达特中心认可并鼓励对灾难受 害者的杰出报道,并与国际创伤压力研究学会共同合作,就创伤问题组织培训记者。

原文下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