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越号”之殇:韩国记者有关灾难报道的十个建议

Print More

Maritime police search for missing passengers near capsized South Korean ferry "Sewol" at the sea off Jindo

编者按:

去年四月韩国“世越号”海难发生时,报道这一悲剧事件的韩国记者们遇到许多令他们措手不及的挑战。

这篇手记里,韩国记者们奉上自己的经验教训,供报道灾难的同行参考。这十点建议,是他们希望自己在报道这场灾难前能早一点明白的道理。

本文由美国达特新闻与创伤中心(Dart Centre for Journalism and Trauma)发表,全球深度报道网(GIJN)获得授权进行转载并编译,未经授权,谢绝搬运。


去年4月16日,韩国“世越号”沉船事件震惊世界,事故造成295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是一所中学准备去春游的学生。事故发生后,媒体的错误报道、官方的隐瞒信息,更让政府和媒体深陷信任危机。痛定思痛,韩国记者面对了自己的失败和教训,也承受了见证灾难所带来的创伤。韩国SBS电视台资深调查记者、哈佛尼曼学者Chong-ae Lee和报道过该海难事件的记者交流后,总结出以下十点有关类似灾难的报道建议:

 

1. 即使是突发,即使是由政府机构或执法部门正式发布的,也要质疑每一篇新闻稿。(编注:韩国海警事发后曾发布“动员160名潜水员实施搜救”的虚假报告,而实际只有6名潜水员,引发全韩震怒。)试着去调查他们所声称的信息是否属实。这意味着,媒体可能需要派一些更有经验的资深记者去现场-不一定是去做现场报道,而是以调查记者的身份。同样要记住的是,在灾难报道中,如果报道内容不准确,抢到头条也没有用。

 

2. 灾难报道的指导和培训必须在事件发生前进行,否则记者们无法临时做好准备。与灾难创伤相关的新闻伦理问题也应该成为这些指导中的一部分,这些指导原则不会在报道事件的过程中被学到。

 

3. 记者的职责不光包括告诉人们正在发生什么,还包括确保报道的公允。记者必须倾听受害者、幸存者、家属各方的声音,并在报道中给予这些声音平等的地位。要真正倾听受害者和他们的家属想说什么,而不只是听到你希望他们说的话。

Family members of passengers aboard the sunken ferry Sewol struggle with a security officer, while attempting to attend a trial of the ferry's crew members at Gwangju District Court in Gwangju

4. 要明白,受害者和家属已经遭受巨大打击,可能正在痛苦之中。要十分敏感和小心,避免带来进一步的伤害。不要去打扰处于悲伤和阵痛中的人们,他们可能会因此感到愤怒甚至发狂。试着向人们解释你要做的是什么,为什么这件事重要到他们应该考虑接受采访。在灾难报道中,不要掩饰自己的身份,也不要撒谎,即使对方可能因此不接受采访,也要做到最大程度的真诚和尊重。在接近他们时先不要带上录音笔或者摄像机,可能有助于初步建立信任。

 

Screen Shot 2015-06-04 at 3.17.45 PM

5. 要知道,悲伤的情绪也可以在一定距离或间接镜头中表现出来,离一个悲痛的家庭太近并不总是最有效的办法。CNN这则有关世越号船难的视频报道就是一个好例子——怀着尊重保持距离也能讲出令人哀怮的故事。

 

6. 不要试图引发受害者、家属或公众的更多情绪。报道的意义不是挑起情绪,而是提供信息,帮助人们处理状况,想办法避免类似事故再次发生。反复呈现愤怒、悲伤的家属不能帮到任何人。

 

7. 报道灾难事件的记者应该相互照应,相互鼓励,相互打气:告诉对方为什么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让对方知道他/她并不孤单。经历过各种创伤事件的资深记者也应该照看自己的同事,让他们知道如果承受不了还有人可以倾诉。大部分报道灾难的记者多多少少都会受到创伤事件的影响,同伴的支持被证明是最好的帮助。

 

Screen Shot 2015-06-04 at 3.16.02 PM

8. 如果大量记者试图接近受害者及家属看上去已经害多利少,那么试着建立一个消息源小组。家属的痛苦情绪不是我们争夺的对象。一些记者认为,如果当时有资深记者告诉他们:“不要强迫遇难者家属开口,我们不需要仅仅为了展现他们很痛苦而做采访”-如果当时有人这么提醒,这些记者可能会用不同的方式处理,家属也会更加信任媒体。比如,当韩国安山市檀园高中重新开学,三年级学生重返校园时(编注:“世越”号上载有325名他们的同学和15名老师),韩国SBS电视台决定用水彩画代替对学生的远程拍摄:

Screen Shot 2015-06-04 at 3.16.34 PM

这种处理和真实画面一样有效。所以,想想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来接近和处理创伤。

 

9. 数字时代允许我们有多种不同长度的采访版本。很多家庭事后感到不满的一点是,采访进行了10分钟,新闻中却只播出了10-20秒。为了赢得他们的信任,韩国JTBC有线电视台便开始呈现更长的采访片段。即使长采访不能用在电视上,剪辑较少的采访可以放到网上,遇难者家属可能会因此感觉他们的声音至少被听到了,他们的诉说也受到尊重。

 

10. 有一名记者建议,如果人们对记者的不信任和厌恶情绪很强烈,试着用更人性的角度和他们建立联系,并向他们道歉。这位记者说,她重返珍岛(世越号失事地点)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探望这些家属并就她的同行做错的地方向他们真诚道歉。她告诉他们,这次来不是为了做报道,而是为了解释清楚。她说,很多不对的地方都是缺乏经验和决策失误造成的无心之失,如果这些增加了他们的痛苦,她深表歉意。过后,一些遇难者家属愿意向她敞开心扉,这也帮助她自己走出心里阴影。有些报社也为“世越号”灾难报道中做得不对的地方刊登道歉信。代表全韩国63家媒体、5623名记者的国家媒体工作者联盟(the National Union of Media Workers)也提出道歉。所有这些道歉,都是为了重新赢得信任所做出的努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