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大会首日会议精选:如何调查银行

Print More

2015挪威全球深度报道大会汇集140余个国家的900多名参会者。三天会议内容紧凑,第一天就有20余场会议和讨论,13场数据新闻工作坊。议题从调查意大利黑手党,到欧洲移民档案,跨度大,干货足。还有一些分享经验的主题讨论,包括培训调查记者如何在报道过程中做好自我保护,以及如何更好利用资源进行报道。

调查报道的关键之一,就是锁定要调查的对象。在规划跨境金融报道时,银行因为资料全、公开度较高,信息相对可信等优势更容易成为调查线索的突破口。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开展的两个调查报道项目“Swiss Leaks”和“Evicted and Abandoned”分别从汇丰银行和世界银行的数据入手,且经过了严谨的数据分析和验证步骤,成为跨境金融报道的典范。


如何调查银行?

国际记者组织(ICIJ)2014年2月发布的数据调查报道“瑞士解密”(Swiss Leaks)堪称目前为止规模最大的跨境调查报道:来自45个国家、63家媒体的140多名记者共同合作,获取了近6万份文件,其中包含近203个国家的10万多名客户的账户资料,涉及金额超过1千亿美金。参与该报道项目的数据新闻记者Mar Cabra,《卫报》前编辑David Leigh和来自瑞士《周日晨报》(Le Matin Dimanche)和德国的《法兰克福汇报》(Sonntags Zeitung)联合调查团队的Oliver Zihlmann分享了建立公开数据库、媒体操作和查证银行违规的经验。

找到数据、搭建数据公开分享和使用平台是完成调查报道、挖掘新闻故事的关键。Mar Cabra介绍,他们获得了HSBC瑞士分行所有用户的个人资料共6万份,涉及10万名用户。每份资料均包括地址、银行账号等信息,他们按照报道要求重组、搭建起新的数据库,分享给所在团队的成员。所有成员均有权限查看、检索、下载、分享数据库里的数据,而且会通过论坛和社交网络与网民交流,不断修正完善数据记录。

Mar Cabra

另外,在利用数据时,ICIJ不光是数据提供者,更是推动数据社会公用最大化的践行者。在数据公开的基础上,他们帮助数据使用者锁定社会上的显赫人物,调查并理解公司、人和金钱之间的联系。

在此基础上,《卫报》等媒体开始验证数据,寻找合适的新闻故事做报道。《卫报》前编辑David Leigh分享了他们以ICIJ数据为基础做调查的经验,即首先要验证信息,保证信息可以检索,譬如利用当地经验将账户资料的人名和实际身份一一对应。于是,他们发现瑞士当地银行会协助客户建立离岸公司躲避税款,同时英国 “Nom-dom”的规定(适用于永久居住地区不在英国的英国国籍持有者)也令很多国外有亲戚的英国人得以在瑞士开设秘密账户逃避税款。于是,他们以“HSBC files timeline:from Swiss bank leak to fallout”和“HSBC files show how Swiss bank helped clients dodge taxes and hide millions”等为题报道了相关事件。报道刊发后反响强烈,媒体收到包括HSBC在内的众多投诉信和律师函,并需要解释这些报道并没有侵犯隐私权。参与该项调查报道的记者们表示,媒体操作时需要特别明确法律规定和道德规范,做出合理解释,掌握主动权。

Mar, David and Oliver

如果在数据挖掘时发现了银行非法操作的蛛丝马迹,该如何证明呢?Oliver Zihlmann介绍了他们的必备神器“时间轴”。他们通过锁定有犯罪记录的客户,寻找他们的开户时间、犯罪事由、入狱时间以及相关法律规定来判断银行是否有需要承担协助客户进行逃税、洗钱等违法行为的责任。他们使用的是“Aeon Timeline”的软件,可以多个时间轴叠加在一起对比。Oliver Zihlmann说,他们做调查时面对海量数据,要想快速呈现,就需要把它放在时间的角度去考虑:搞清楚是谁在何时做了什么,再把这些元素放在一起,事件和人物就变得动态可感。在发现一个个案犯之后,他们的报道成功迫使汇丰银行付出4千3百万美金的罚款,名誉也因而受损。

如何调查世界银行?

ICIJ的另一个项目 “Evicted and Abandoned:The World Bank’s Broken Promise to the Poor”(“被遗弃与被驱逐:世界银行背弃对贫困人群的承诺”)发现,在过去十年间(2004至2013年),世界银行的969个发展项目使340万人口被迫迁移故土,而银行并没有遵守承诺为这数百万民众妥善安排居所、补偿损失。ICIJ的记者Sasha Chavkin,Cecile Schillis-Gallego分享了他们仅利用世界银行的公开数据就成功组织跨境合作、验证结果、得出结论的经验。

world bank

循序渐进,掌握内部信源。报道团队共获取了60,000份世界银行公布的因发展项目而产生迁移的数据报告,不过想以此出发调查作为世界金融权威机构的世界银行绝非易事。ICIJ采用了“剥洋葱”的战术,从接触公民权利组织出发,一步步从世界银行顾问、银行旧雇员到现任的工作人员,最终找到两位内部线人提供调查指导,避免受到干扰信息的影响。

严格验证数据,分类对应。“不要拿着数据想当然,” Cecile Schillis-Gallego如是说。ICIJ的结论是建立在严格的数据验证之上。他们检索发现,世界银行公布的相关数据连贯性差,衡量的标准不一致——比如有的是记录迁移的人数,有的则是登记受影响房屋的数量,而也不够完整,有些数据甚至离奇,因此需要将数据前后对应,分类讨论。报道团队会派自己的记者或者找当地的自由撰稿人作实地调查报道,选取来自不同领域的记者合作,将数据和现实结合。为了保证合作的质量,他们会为所有参与的合作方设置进程提醒,也会让他们交叉查验,保证数据准确度。

公开数据更有利于挖掘精彩新闻,要善于和数据提供方沟通。经过10个月的数据处理、验证及与世界银行的“较量”,ICIJ发现,公开数据的好处是蕴藏了众多好新闻资源,容易获取,但很少有人专门深入探索。在获取数据之后,记者最好尽可能地与数据提供机构沟通交涉,以此查验数据的真实度、来源、背后的逻辑等等,因为像世界银行这样庞大的机构往往设有复杂的规定,无法做到完全公开透明。


撰写/周炜乐   编辑/王一苇、张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