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报道新助力:NGO、专业公司和前FBI的高手们

Print More

2015全球深度报道大会上的亮点之一是跨境报道。从国际同行的分享看,合作调查再也不是媒体人卧底潜入、苦心搜集资料的孤胆故事;现在,他们背后有监察贪腐的NGO组织、专业调查公司以及前探员提供的专业技术和数据支持,正是这样的多方合作,才造就了一篇篇严谨扎实的调查报道。

调查记者与这些“跨界高手”是如何协作?NGO和专业调查公司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如何最有效地获取线索?来自透明国际、专业调查公司Mintz集团的主管和前FBI探员分享了他们助力调查新闻的技能、心得和建议。

fbi

NGO和调查报道“联姻”

从1995年起,以监察贪腐为宗旨的国际组织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便制定和发布国家清廉指数,比较各国的贪污状况,受到全球关注。该组织欧洲和中亚地区主管Anne Koch 首先分享了自己对调查贪腐的一些观察。

A9ZmyXLCAAACS3S

Koch说:“贪腐的本质是隐秘的,因此调查报道的披露起到了关键作用。”透明国际曾在30个国家的13个商业领域进行问卷调查,让参与者选出自己认为打击贪腐最有效的方式。参与者有6个选项,包括调查报道、公司合规(company compliance,是指商业银行的经营活动与法律、规则和准则相一致)、反腐法律法规等。结果,大多数受访者认为,调查报道是最有效的反腐手段。

透明国际在全球有100多个分会。它们在当地与公民合作,宣传反腐意识,呼吁政府廉洁。但记者出身的Koch认为,全球政府腐败情况在过去20年并未改善,甚至有恶化的趋势。在此背景下,该组织的一些地方机构积极展开调查,披露政府官员的腐败行为。

Koch指出,NGO和记者做调查的目的不同。NGO做调查是想改变政策,记者则是要揭露贪腐。

她以透明国际在俄罗斯、法国和捷克分会所做的调查为例。透明国际俄罗斯分会曾发布了一份公民调查贪腐手册,指导民众如何进行公司、房产调查以揭露贪污腐败,其中包括如何寻找公司最终受益者的方法。他们与调查记者、有组织犯罪和腐败报道项目(OCCRP)合作,使用了手册介绍的方法,披露俄罗斯加里宁格勒州州长亲属的公司在一单医疗设备合同中中标,涉嫌利益冲突。透明国际的当地成员调查了合同,提起诉讼,目前这个案件正在调查之中。Koch说虽然合同涉及金额不多,但这是俄罗斯第一次因涉嫌与公众利益冲突而调查一州之长,因此意义重大。

TI russia

此外,通过调查,透明国际法国分会还发现三个非洲国家领导人在法国的资产涉嫌贪腐;而捷克分会则与欧洲商业信息供应商Bisnode合作调查离岸公司的逃税情况。

Koch认为NGO和调查记者的共同点更多。尤其是在调查报道和公民社会紧密联系的区域,空间越来越小,二者需要携手合作。

专业调查公司:找出藏匿赃款的模式

Jim Mintz二十几年前创立了专业调查公司Mintz集团,接受全球律师所、公司、个人的调查业务。 他曾在美国中情局工作,有30多年做调查经验,并在哥伦比亚大学讲授调查报道将近十年。Mintz表示,在调查欺诈案时,常常会有多方参与,如警察、记者、受害人委托的专业公司等。每个职业都有自己进行调查的方法和传统,而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找出不法行为。

Mintz在会上向观众展示了他们做的一款可视化工具。这套工具已经收集了全球30位涉嫌贪污的总统和高官的公开资料,分析他们收受贿赂的模式,并将其可视化。用户可以从中可以看到贪官藏匿赃款的方式,并获得追踪的方法。该工具免费使用,即将正式发布。

找赃款

下面是这款工具的部分分析结论:

贪官藏匿赃款五部曲:找机会收受贿赂;交给可靠的人;建立某种架构,以便摆脱追踪;把钱放到这个架构中;挪用赃款。

贪官藏匿赃款的步骤

每个步骤还可以继续分解。譬如,“找机会收受贿赂”可以分为五种情况:操纵政府合同、挪用政府资金、把国家资产据为己有、以惊人高价将产品卖给政府、还罪犯自由之身。

分享中,每种情况都会配以真实案例以给用户真情实感,如“操作政府合同”的案例是肯尼亚:一位肯尼亚商人想获得在机场开免税店的资格,并通过中间人得知时任总统要价200万美元。在一次会面过程中,他便带了一个装有50万美元的箱子作为见面礼。

分析指,这些贪官一般选择把钱交给家人、朋友、律师、行贿者等这些信得过的人。

工具发现,贪官用来摆脱追踪的架构包括不记名股票、隐秘公司或信托、捏造账户持有人和保密银行账户。而使用架构的方法则一般是把钱存入保密银行账户、投资房产、转移现金、携带黄金和珠宝快速逃离。

另外,贪官们使用赃款的途径多包括巩固政治影响力、享受帝王般的奢侈生活、在海外购置房产、购买酷炫的交通工具如飞机豪车和奢侈品等。

如何找这些赃款?

只要点击工具上的红色按键“找钱”,整个可视化图表就会从蓝色变成红色,告诉你在调查五个步骤的每一个细节时,应如何具体操作。

譬如,当某个腐败高官把钱花在奢华享用上时,调查者可以尝试采访与其豪宅建造有关的供应商群体,他们可能会很愿意谈论自己的这项丰功伟绩。菲律宾调查新闻中心的记者们就曾在调查菲律宾前总统Joseph Estrada和他的家人时,联系了建筑师、承建商、供应商和其它承包商。记者们采访到一个室内设计师,他告诉记者,在据信是 Estrada一个妻子的豪宅游泳池里,有真沙和可以制造海浪的机器。Estrada最终因贪腐被判终身监禁。

如何与FBI探员打交道

Joe Davidson是前FBI督察,有着30年管理、调查和培训的经验,本人大力支持调查报道。在会上,他分享了记者如何与探员打交道获得线索的技巧。

Davidson表示,法律或工作规定允许的情况下,很多FBI探员都会想把自己调查的真相公之于众,譬如他自己就多次向记者提供线索。记者能否获得信息的关键是要找对人,譬如每个案件都有专门跟进的FBI探员,记者应该找到这个专案探员获取信息。如果无法直接找到对方,可以尝试联系美国当地的FBI办公室,向他们说明自己想了解的案件,请他们帮忙联系。

Davidson建议,与FBI探员打交道时,记者应掌握足够的信息。“当你提供一点他们所不知道的信息(当然他们不会告诉你他们不知道),他们就会告诉你一些他们所掌握的信息,”Davidson说。“这就是FBI的操作方式。”

编辑:Ivan Zhai,周炜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