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即时记录到生产发布一体化:移动报道,新闻人大有可为

Print More

有了手机,也能成半个记者?在移动技术发达的今天,一部会摄像的手机就能帮你及时传输网络平台、报道突发,成为公民记者的利器,但新闻人的作用在哪里?资深媒体人告诉我们 “智能手机永远无法替代专业摄影机,也不能取代老练的视频记者,但它能为记者所用,在最需要的时刻即时记录眼前发生的事件。”新闻人能推动移动报道逐渐走向生产、发布、消费一体化。

深度君经Journalism.co.uk授权编译,为你解析媒体采用移动报道的最新策略和趋势、新闻人需要掌握的技巧和工具。 想知道更多?请点击:移动报道入门建议更多移动报道工具和技巧介绍


对巴黎恐袭的报道再次让我们注意到一个重要的事实:智能手机能够全方位记录实时发生的事件。尽管移动新闻有如此潜力,并带来了一种便携式的生产方式,但通过这次报道我们发现,新闻人在移动报道的技术革命方面是滞后的,甚至缺席的。

新闻形式要迎合不断增长的手机受众,这已成为新闻从业者的共识,手机用户甚至已经成为一些网站的主流读者群。但在现实中的手机或平板新闻内容生产方面,则显示出另一幅图景。

1

图片来源: Sebastian Horndasch,Flickr

四年前,用手机拍摄和编辑视频还是有风险的实验;到了今天,科技的进步带来了大幅提升的芯片处理能力、4G网络、全画幅高清甚至超高清视频、更长的电池使用时间、专业水准的视频软件APP以及适合移动端传播的文件格式。

拍摄、编辑和发布视频几乎像玩游戏一样简单,无需太多准备。但在媒体上(起码是法国媒体),手机拍摄的案例还非常少。

也有一些媒体例外,如法国西北部布列塔尼半岛的平面媒体Le Télégramme和当地媒体集团Ouest France,它们在2011年就给记者们配备了iPhone。2015年夏天,瑞士媒体Léman Bleu尝试用一台iPhone 6 拍摄所有的电视新闻视频,是一项成功的试验。

自2015年初以来,法国电台Europe 1便开始尝试用智能手机拍摄视频。本地媒体也对轻型摄影工具在体育报道中的使用很感兴趣。欧洲一些本土公共电视频道正在欧洲地区电视联盟(Circom)的帮助下训练记者,向这个方向发展。

巴黎新闻实践学院和法国东部梅斯市的数字媒体硕士项目开始提供移动报道工作坊,法国和比利时的一些媒体俱乐部则也在赶上这一潮流:他们训练自由撰稿人,帮助他们丰富自己可提供的内容,从而扩大收入来源。法国新闻网站Rue89还上线了课程“写作和视频制作:适合网络和移动端的新形式”(法语),非常有用。

在媒体集团的发展策略中,视频往往是重中之重。但如果编辑部的日常操作不跟进适应在培训中学到的新方式,好习惯将只是纸上谈兵,可能只有一些好奇心强的记者才会坚持试验。

如果你对移动报道的潜力还有所怀疑,瑞士法语广播电视能给出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例子。从叙利亚边境出发,瑞士记者 Nicolae Schiau 跟随五位难民前往欧洲。他用随身的手机和GroPro摄像机,实时记录下了这段旅程——其对移动设备的创新性、沉浸式使用,完美阐释了移动报道的精髓。

法国国际电视网络France 24也尝试过移动报道。他们使用的则是手机软件Periscope,一个提供视频直播分享的移动平台。France 24没有去重复传统的电视内容生产模式,而是巧妙利用了移动平台上的创新,这点很有意思。

12月,在报道普京的莫斯科新闻发布会时,France 24下属Observer频道的创始人和执行主编Julien Pain使用了Periscope和Twitter。他询问会议室里的人期望从普京那里听到什么,从而用直播画面拉近观众与事件之间的距离。他还拍摄了出租车里遇到的普京反对者,教室里的孩子,及支持普京的新一代嬉皮士。这趟“直播莫斯科”公路秀激动人心且意义非凡,颇具新闻价值。

France 24的视频主编Sylvain Mornet在巴黎动漫展和人类博物馆重新开放的时候也做了相关尝试。可惜Periscope上的相关视频已经看不到了,但你还可以通过Twitter videos看到关于它的案例分析。

2

France 24的视频主编Sylvain Mornet利用Periscope对巴黎动漫展和人类博物馆重新开放做了移动报道

 

在英国和爱尔兰,移动报道受到更多重视。在过去两年中,英国BBC和爱尔兰广播电视机构RTE的约1000位记者接受了移动报道的训练,有3000台智能手机发放到了记者手中。他们的目标是创造更适合移动端使用的报道风格,无论是内容生产过程还是发布渠道。BBC同时发布了一个收集音频和视频的APP:移动新闻采集(Mobile News Gathering)。

在RTE和一众记者的推动下,移动报道甚至有了自己的节日:动闻展(MoJoCon)。今年,这个活动吸引了记者、视频专家和开发相关APP和周边产品的创业者。

在美国,自《华尔街日报》与移动平台Tout2011年开始合作以来,使用智能手机拍摄的新闻视频数量迅速增加。,通过一个手机APP,任何记者都可以上传一段20秒的视频,同步发表在文章中或专页里。

Periscope和巴黎恐袭

让我们回到11月13日周末发生恐怖袭击的巴黎。城市里各个角落都有居民用Periscope直播身边的情形,大量非专业拍摄的视频在电视节目上播放,传遍世界,有些还卖出了高价。

除了如德国记者Philipp Weber等少数专业人士拍摄的视频外,直播视频多是由普通人拍摄的。它们画面抖动,竖屏拍摄(专业的拍摄应使用横屏),并伴着随感情变化脱口而出的评价。这些问题都可以原谅,因为这些视频带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迅速提供同步发生的重大事件画面。

扣人心弦的及时性是即时新闻事件的核心,它比任何其他因素都重要,是吸引大量观众的法宝。一些巴黎的Periscope直播者通过单个视频就吸引了全球各地2000余名观众,Rémy Buisine, Moctar Kane和Stéphane Hannache是恐袭当晚受到最多关注的账号。

3

Periscope用户对巴黎恐袭的现场直播

在布鲁塞尔,我偶然关注了一名转行为时尚博主的前超模的Periscope直播。在三天时间里,Chantal Hoogvliet在自己的阳台上,用手机记录了守夜者、默哀时刻以及袭击后的气氛。以视频为基础,她召集起一个巨大的社群:81531个订阅者,每次直播平均700人观看,1400次重放。

但新闻人去干嘛了?

悲剧和突发事件来临时,新闻工作者总是有一大堆活要干。但媒体机构迫切需要思考如何使用有以下功能的轻便工具:

• 让记者深入事件中心区域;
• 带来新的叙述形式;
• 吸引更多互联的、移动的和潜在的国际读者;
• 充分使用社交媒体;
• 使现场记者工作起来更灵活敏捷;

沉浸式直播的潜力与记者的专业性相结合,将会带来令人瞩目的机遇,同时成本低廉。

在France 2电视Envoyé Specia频道工作的Pierre Monégier使用Periscope,播放了巴黎市政大厅的默哀过程和部分演讲致辞。直播过程中,他没有添加任何评论。

一些新闻机构确实也在使用Periscope,但这里有个自相矛盾的地方:媒体是在他们温暖舒适的办公室里,或在一个演播环境中使用这种直播工具,其节奏带着营销策划的意味。他们将传统思维方式用于原本颠覆性的APP,重复过去的生产步骤:演播室、采访、恒定的播出时长。

移动报道,不只是直播视频那么简单

移动报道显然不仅限于视频直播。多媒体手段提供了在现场简单混合文字、图片和声音的技术能力。开发者们设计了许多工具——如Storehouse,帮助人们在移动过程中生产、发布和消费信息。

梅斯大学数据新闻系的研究生们花了一天测试移动报道所带来的可能性:丰富文章内容,在现场生成报道——形式和花样层出不穷。随着网络在编辑部的出现,如果我们仅仅讨论数字化的重要性而不提供具体路径,那么移动报道就无法充分发挥其潜力。

智能手机永远无法替代专业摄影机,也不能取代老练的视频记者,但它能为记者所用,在最需要的时刻即时记录眼前发生的事件。

这些工具你都能拥有!

对移动报道心动了吗?下图展示的是一个基础工具包,包括了各类APP和周边产品(以IOS和安卓系统手机为例)。它轻便、便宜,而且出产的视频内容适用于网站标准。

 

4

5

Nicolas Becquet是比利时媒体《回声》(L’Echo)的记者、培训师和数字平台的负责人。本文首发于meta-media.fr,全球深度报道网经授权发布。英文版本由 Paul McNally翻译。

原文:Mobile reporting has great potential, but where are the journalists?
https://www.journalism.co.uk/news/mobile-journalism-has-great-potential-but-where-are-the-journalists-/s2/a594525/

翻译/王一苇 编辑/Ivan Zhai, 周炜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