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为了获利:调查新闻众筹的深层意义在哪里?

Print More

不依托专业媒体,也能集思广益、获得资助,做出灵活优质的报道——众筹的一众优点促使全球不少新闻人自立门户,利用这一日趋普及的商业模式,在做独立调查、追求内容质量的同时,培育新的读者群体,为弱势群体发声。

深度君授权编译资深独立媒体人的分析,为你解读调查新闻众筹更深层的意义、需要考虑什么要素。关于众筹的此外还可参考深度君的文章《独家整理:记者如何开始众筹?》


创办于2000年的韩国公民新闻网站Oh My News是全球最早的新闻众筹实验之一。网站通过让读者们“打赏”最喜欢的文章,使最受欢迎的撰稿人获得资助。

16年后,谷歌刚刚宣布西班牙新闻网站eldiario.es成为其“数字新闻自主创新基金”(Digital News Initiative Innovation Fund)所资助的128个获奖项目之一。谷歌已向此基金投入2700万美元(约为1.75亿人民币),以“激发新想法,为欧洲各类新闻机构创造空间,进行新尝试。”据谷歌介绍,因为eldiario.es是在成功的传统众筹模型之上建立,能够确定特定读者群,邀请他们资助特定新闻报道,或为某一领域的报道填补筹款缺口。与此同时,策划中的项目Publish.org 则正朝着成为“卫报公民新闻项目Contributoria2.0”的目标前进,其计划是令付费会员享有权限,在选出最佳报道之余、不但可以自己做报道,还可以编辑他人的故事。

1

Publish.org的网站

新闻众筹的先行者们懂得,他们的尝试不只为获利,更在于打造忠实的读者社群。某种程度上说,他们寻找的是传统纸媒已经失去的那群忠实订阅者——以往每逢危机,这群读者就会寻求新闻媒体的帮助,视记者为亲人。数字新闻的产出模式下,碎片化的读者群已不再围绕在新闻生产者周围,而是转移到社交网络上。对于“高质量新闻为何需要付费”或“付费模式如何保证媒体真正做到独立”这样的问题,他们也已不再感兴趣。

创建可信赖的读者社群

各国新闻众筹项目不断涌现,如匈牙利的Atlatzo、萨尔瓦多的El Faro以及香港的Factwire,都是因为人们认识到信息通畅是每个公民赖以生存的必需品。他们明白,如果自己支持优质、准确的新闻报道,他们就能真正了解真相,不会被偏颇的、被特殊利益影响的信息所欺骗。

不过,不同地区在看待新闻众筹时还存在文化上的差异。在很多国家和地区,众筹仍被视为一种捐助请求,像是记者向其他人求助,人们可能像给教会捐点钱那样,提供数额很小的资金。所幸这种观念正在改变,越来越多的人明白,新闻众筹其实是一场意义深刻的平等主义行动。参与众筹者日益认识到,正如人不能只吃垃圾食品,他们也不能只消费垃圾信息。

如果公民的信息都来自被污染的信源,那他们将无法向政府及企业问责,亦无法知晓自身利益是否受到了损害。

众筹也是一种民主力量,因为它让受众也有了话语权。付费的读者会跟进报道、提出质量要求。诚然,旧的新闻报道商业模式仍然行之有效,但在很多地方,这样的模式令广告商(包括国家广告)对内容拥有过多控制权,也让记者有了太多趋炎附势的空间。而现在,人们自愿为新闻报道众筹,希望记者能生产优质报道,对记者也多了提要求的底气。

优质新闻背后的“Faces”众筹:吸引常规、小额筹款

2

2015年,匈牙利的独立深度报道网站Atlatszo.hu 创造性地发起线上和线下众筹,筹集了16.4万美元(约为106.3万人民币)。“我们希望传达的主要意思是,内容是免费的,但记者们还要谋生,所以恳请大家捐款。”创始人Tamas Bodoky说,”我们没有接受政党或寡头集团的资助,我们需要的是公众支持。” 名为“Faces”的众筹行动主要为记者筹集薪水,记者们则录制了短片描述自己的工作内容、业绩以及未来的报道项目;名为“Átlátszó 4000”的众筹行动则旨在吸引常规捐赠者,每月捐助小额资金即可,目前捐赠者总数已达3000人。“众筹对我们至关重要,我们定期在读者中举办活动吸引捐款,”Bodoky表示,“小额捐赠占到了2015年预算的一半以上。”

由读者选择题目

32015年最后一季度,萨尔瓦多报纸El Faro筹到了由565位捐赠者提供的2.6万美元,其中包括11家机构捐赠者。读者受邀资助他们“公民调查”项目(Excavación Ciudadana)的具体报道,调查涉及多种敏感话题,例如逃脱罪责、暴力、腐败、社会不平等或移民等。尽管没有达到5万美元的筹款目标,该报仍计划在近期继续开展众筹。

42015年9月,香港市民众筹成立了深度报道机构FactWire (中文名“传真社”),一共筹集资金58.5万美元(约合379万人民币),远远超过其300万港币(约合250.9万人民币)的目标。创始人吴晓东表示该众筹旨在了解“公众是否会支持一个独立、可信的新闻来源。”传真社以信托基金形式运作,利润将全部投入机构发展。传真社将对政府、公共机构、非营利组织及其他涉及公众利益的公共事务和议题进行深度报道。据吴晓东表示,“传真社”会在2016年3月份上线,并在4月底或5月初发出第一篇报道。

为权利受侵害的弱势群体发声

巴西深度报道组织 Agência Pública 由一群女记者于2011年在圣保罗创立。2015年,她们获得了936位捐赠者众筹的1.7万美元(约为人民币11万)。她们希望通过自己的报道问责政府和企业,曝光那些为举办大型体育赛事而迫使土著部族、城镇贫困居民和非法定居者搬迁、践踏他们权利的责任方。

屏幕快照 2016-03-21 18.15.01


延伸阅读:那么,如果建立新闻众筹项目,你还需要考虑以下5个因素:

1)收费模式:知名的新闻众筹平台大多收取费用,这就在活动经费筹集上迈出了一大步。网站通常会标明捐赠的风险,即如果你没有投对项目,你就不能取得任何收益。

5

2)是否保证内容独立:持有权众分意味着保持内容独立性也是一项重要的考虑因素。像荷兰的De Correspondent和德国的Krautreporter这一类,会员对于报道内容没有发言权。但是对于需要社群为特定故事众筹的机构,他们则需要对此多加考虑。出版商需要认识到要是社群不喜欢众筹报道所得出的结论,他们很有可能表示反感甚至退出。

3)是否确立长期付费关系:媒体都想建立长期付费关系,避免捐助者流失。但这也是分情况讨论的——需要以不同项目和报道吸引众筹的机构就无需考虑此问题。通常像Spot.us这样众筹网站的捐助者大都只针对某一个项目/报道投钱,没有持续投资的义务。

Print4)捐款的动机:据统计,大多数为Spot.us(美国非盈利众筹组织,已于2015年2月停止运营)投钱的会员是申请众筹者的亲戚朋友,而并不是那些对此有利害关系或者需要相关信息的人。这就意味着最好的、最有价值的报道并不一定是出现在首页顶端的那些。同时,这也从侧面说明长期会员模式会给内容生产者更多权力、增加灵活度。

5)社群是否足够庞大:与吸引地理位置相近的社群相比,吸引感兴趣的人群更易形成一个长期的、可行的众筹形式。

成功的众筹媒体大多注重发展创新技能、推动与观众的交流、不断创新、重视寻找独特新闻点、根据不同平台设计内容,而失败者也有不少共同点:常常排斥自我推销、以为能用传统盈利模式支撑运作,不借助网络的优势却一直生产传统媒体图片+文字的平面报道,不用数据分析了解观众的想法。

参考文章:
Why Crowdfunding Can Keep Journalism True to its Promise
《媒体人创业成功的八条准则》

翻译/沈哲凡
编辑/Ivan Zhai, 周炜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