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GEN | VR、游戏、机器人写作:新闻新玩法效果如何?

Print More

Business infographics by using modern of digital devices or web apps, reporting, statistic data with icons

为期三天的2016年全球编辑网络(GEN)峰会于6月15日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拉开序幕。“平台驱动新闻的崛起”的大会议题吸引了600多名全球媒体高管和业内人士汇聚在欧洲古城,其中有90多位讲者,16家公司、供应商和组织参加GEN展览会。

技术如何助力新闻业创新?虚拟现实、新闻游戏和机器人写作等新鲜玩法的应用如何?深度君精选首日会议精华,帮你剖析机遇与困境。点击相应标题,即可查看作品【内附新闻游戏必玩清单】。


虚拟现实:讲好故事,直面难题,前景自广阔

虚拟现实(Virtue Reality,简称VR)因其沉浸式体验受到热捧,技术公司热衷于开发相关技术,媒体也在尝试如何用VR做出效果炫酷、直抵人心的作品。不断翻新报道形式的BBC是典型代表,他们专注互联网和未来服务的研发部门正努力开发一系列沉浸式视频作品,包括虚拟现实纪录片、动画、360度全景视频等。代表作之一就是采用了VR技术的动画作品We Wait,故事改编自记者采访,以实景拍摄还原叙利亚难民家庭渡海到欧洲的艰辛历程。

屏幕快照 2016-06-17 18.12.21

We Wait预告片的截图

虽然VR的效果炫酷,但该研发部门的编辑Zillah Watson认为,目前应用VR时仍需解决成本问题。“现在的制作太慢,”Zillah说,“把影像拼接在一起很费劲。制作虚拟现实的成本很高。”

Zillah认为记者切忌过度痴迷技术。要做沉浸式新闻之前,先考虑有没有使用360度相机的必要? 如果一般相机能满足拍摄需求,就没必要用360度炫技。

在什么情况下适用360度视频呢?她认为,如果故事叙述需要借助地理位置,用360度视频就可以营造立体感,方便查看全景;如果需要还原现实,360度视频能增强观众体验,吸引参与。360度视频也是制作影片的新手法,适合吸睛,适用于非特写或非跳开画面。影片叙述应采用主角视角,避免镜头晃动,不包含淡出到黑场的镜头。

尽管仍有难题,VR的商业发展颇为可观。硬件制造商HumanEyes预计VR的全球硬件市场总额到2020年会翻至四倍,从目前的32亿美元增值159亿美元。同时,全球软件市场总额将达到2020年的245亿美元,是目前水平的50倍。

叙利亚首个公民记者组织SMART新闻做了不少VR好作品。其创始人Chamsy Sarkis认为,在叙利亚做VR利于激发受众的同情心理,但VR技术也会被滥用、误用。

在VR展厅,SMART新闻正式发布了名为《诺贝尔的噩梦》(Nobel’s Nightmare)的VR短片。戴上设备,你会和名为“白盔”的叙利亚民间救援队站在同一辆卡车里,火速前往俄罗斯轰炸处救援。在那里,你可以看到平民被乱石淹埋的悲惨景象。该短片由六个捆绑在一起的GoPro拍摄而成,制作团队从200多小时的视频素材剪成5分钟的成品,目前已有10多种语言版本,且已经捧得2016年洛杉矶新媒体电影节虚拟现实单元最佳影片奖。

Chamsy认为,VR的最大优势是可以让人们身临其境。但是在叙利亚做VR,挑战重重,设备运送、安全保障、员工培训、网络传输、事实核实以及制作开销等方面的问题都亟需解决。

SMART新闻创始人Chamsy

右为叙利亚首个公民记者组织SMART新闻创始人Chamsy Sarkis

SMART新闻以其强大的信源网络见长,Chamsy表示他们在几小时内就能在偏远的叙利亚村庄找到联络人。该组织对400多名公民记者作远程培训,主要教授拍摄视频的技巧,并将成品供给各大媒体。目前SMART新闻共有150名全职员工,三分之二居于叙利亚。

作为西班牙首家VR平台的Clarin也专做新闻,主编DARÍO D’ATRI表示他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寻求一种适合数字平台的叙事方式,用多维形式叙述复杂故事。

新闻游戏,意义才是王道

在这个流行跨界的时代,媒体和游戏的结合成了新宠。不少媒体都在研究如何融汇两者优势,制作出设计体验感强、吸引人的好产品。

其道理不难理解。游戏情节生动、用户体验佳,适于媒体包装内容。但游戏是否会让媒体的严肃报道变成娱乐消遣?此次会议的讲者均认为新闻游戏并不一定要滑稽好玩,也可以意义深刻。美国大学的Cherisse Datu指出游戏不同于玩具。她认为游戏是为达成某个特定目标、所做的一系列有意义的选择。玩具则是玩乐的媒介。

ESPN旗下新闻网站The Undefeated的数字创新副编辑Latoya Peterson认为,认为新闻游戏不止于一种形式,可以分为文字游戏、抽象游戏、情感类游戏、政治游戏这四大类。有着二十五年游戏玩龄、八年媒体从业经验的她介绍了几款发人深省的游戏。

譬如,她提及一款悼念马德里恐怖袭击的小游戏,虽然仅在48小时内制作完成,设置简单,但有新闻价值。另一例是独立小游戏《请出示文件》,玩家充当东欧国家的一个边检官,每天审查大量证件,负责查出问题证件,循环往复。玩家在机械工作的同时,也面临国家安全和个人尊严的抉择。还有方块碰撞变色的游戏《多边形的故事》,设计者意在展现同一社会的不同族群彼此身份认同的碰撞。

屏幕快照 2016-06-17 18.24.43

屏幕快照 2016-06-17 18.25.00

还有一款看上去不像游戏的“That Dragon,Cancer”:一个孩子死于癌症的父亲无法扭转悲惨命运,玩家唯一能做的操作就是让其跪下祈祷。

屏幕快照 2016-06-17 18.21.27

德国游戏工作室the Good Evil的创始人Marcus Bosch认为,大家玩游戏很普遍,在其间也可有所思、有所学。在斯诺登泄密后,the Good Evil把家喻户晓的贪吃蛇游戏稍作改动,出了一款数据安全游戏。游戏里,贪吃蛇变身为一串不停吞噬手机短信、社交媒体信息等隐私数据的怪兽,需要避开障碍物才能幸存。

此处附赠媒体人+游戏玩家们推荐的必玩清单:

机器人抢走新闻饭碗?威胁还早

据信息咨询公司高德纳预测,截止到2018年,20%的新闻内容会由机器生产。记者对机器人写新闻爱恨交加。一方面机器人可以帮记者减少枯燥的重复工作;另一方面记者也担心机器人会抢了他们的饭碗。但是讨论“新闻机器人”议题的讲者都很乐观,认为机器人写新闻不会造成威胁。机器人主要靠程序,能做些任务,但是并不能取代记者;反而,我们应该支持机器人参与。它们既可以帮记者完成厌恶型工作,还可以吸引新的读者。而且,机器人是依人的指令行事,人才是主导。

robot j 2

不过机器人写新闻诱发新的伦理问题:如果机器人写的新闻有误,谁来承担责任?Claude de Loupy是研究媒体应用语义技术的公司Syllabs的创始人,他认为此时编辑应为责任人,因为他/她是最后的决策者。但目前这还是法律空白。

另外预告:深度君还将分享国际数字创新大赛总决赛的战况。此次十一支分站比赛获胜队伍需要在48小时内开发新闻游戏,角逐全球胜者,财新数据可视化实验室团队是唯一一支中国参赛队伍。欲知财新能否捧奖?请继续关注深度君网站(cn.gijn.org)、微信(gijn_cn)和微博@全球深度报道网的报道。

编辑/周炜乐

One thought on “直击GEN | VR、游戏、机器人写作:新闻新玩法效果如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