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VR遇上数据新闻,如何“相爱”而不“相杀”?

Print More

0戴上设备,晃晃脑袋,就能跟随叙利亚难民同走移民路,也可探索全球网民热议焦点……VR(虚拟现实)带来的临场感为数据新闻创造机遇,也带来挑战。VR和数据新闻的融合有何难点,又有何技巧呢?深度君独家编译谷歌新闻实验室的数据编辑Simon Rogers的心得,点击相应标题,即可查看文中提及的优秀作品。

小提示:今年9月23日至25日举行的第二届亚洲深度报道大会将设置VR分享,介绍前沿技术和经验,请关注会议官网和深度君的实时报道。


让读者沉浸其中,才是做新闻的王道。无论是上世纪50年代起就探索新闻“身临其境”之道的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主持人Walter Kronkite,还是最近在叙利亚尝试移动报道的纽约时报记者Declan Walsh,他们的优质报道都说明“最优质的新闻是让读者参与其中,关心发生了什么”。

1

图:沉浸式报道《我在叙利亚目睹的一切》What I Saw in Syria),Declan Walsh为纽约时报所做的报道触动人心

VR提供强大的浸入式新闻体验,日渐成为记者工具包里必不可少的利器。用VR做报道的成功例子不少,例如VR先锋Nonny de la Peña的系列作品《卫报》的VR作品——带读者进入6英尺×9英尺的单人监狱,体验“单独监禁”的滋味,又或是德国《柏林晨邮报》探寻难民生活的VR视频

数据新闻迈入VR大军的步履缓慢,一个重要原因是它带来全新挑战。但不少记者和程序员已经开始试水。华尔街日报记者Roger KennyAna Asnes Becker的作品《纳斯达克再次陷入股市泡沫?》Is the Nasdaq in another bubble?)巧用VR技术将读者带入了一场刺激的美国经济史探索之旅。这份作品入围了2016年由全球编辑网络主办的数据新闻奖。

然而,除此之外,我还没有看到其他大型新闻机构推过VR数据可视化作品(知道的小伙伴,请不吝赐教)。

2

这次谷歌制作“英国脱欧公决”互动指南,是我们尝试全景数据可视化的重要一步。英国投票决定是否留欧还是脱欧,是全欧范围内的重要事件。我们想以一个可视化作品展现每个国家(屏蔽谷歌服务的地区除外)的人们在谷歌最常搜索的相关问题。

谷歌团队和数据可视化工作室Pitch Interactive创始人Wes Grubbs领导的团队一同协作,构建了互动作品雏形,经程序员Michael Chang之手就变身沉浸式的VR作品了。通过这个实验,我们想知道:把简单直接的数据可视化转成重视体验的VR,是否可行?是否任何人都能理解其中的信息?

下面就是成品啦。你可以点击链接直接查看,也可点下方按钮,用谷歌的头戴式VR显示器“cardboard”浏览。动动头,环视四周,你就能看到每个国家最常搜索的问题了。

3

虽说我曾和设计师合作营造沉浸式数据体验,略有经验,但这回完全不一样。我们要在手机屏幕内展示一个无边界的全球空间,而非仅仅是无限延展的立方体。

数据新闻和技术发展相辅相成:现在任何数据记者可以制作地图,正是得益于众多简便的制图工具。VR还在数据新闻的外围游离,程序开发员有责任推动这项技术发展,做出理想的产品辅助新闻生产。目前记者能参考学习的,有谷歌VR团队编写的Cardboard视觉效果制作全面指南。这份指南教你如何有效营造全景视觉体验的诸多细节。你也可以查阅Kenny的另一份VR作品,称得上是程序开发员制作全景可视化的最佳指南。

我们的VR体验心得

VR带来了不同挑战。我们注意到VR和数据新闻的融合有以下特别之处:

1. 其实文字越多,读者就越容易厌烦。用VR开发产品的人,原则就是不让读者产生不适感:如果你把读者置于虚拟现实中,而这个现实和人们预期的体验不同,他们就容易感到恶心,就像晕车晕船一样

2. 在VR场景中,读者不再需要靠“点击”或“拍”来操作视觉,那么新问题就来了:如果要让读者通过观看实现操作,得看多久才能“激活”一个功能呢?早期的原型作品让我们感到晕眩,后来我们意识到问题在于两眼的虚拟间距太远了——感觉上左眼离右眼有10英尺那么远(10英尺约为304.8厘米)。

Bosch-VR-Cardboard-Viewer-User-image

3. 定位很重要。观众在虚拟世界里移动,很可能会迷路,我们发现在观众的视觉周围散布信息体验更佳。Pitch的团队草拟出了“盗梦空间”式的弯曲地图,探索纸上信息空间呈现的方法,比如,把次要的“侧边栏”信息放到身后。

4. 俯视比仰视舒服得多。在这个作品中,向下能看到欧盟的旗帜,引导读者查看不同国家的情况,视觉效果也很好。

5. 添加操作说明。来自Pitch的Adam Florin把VR技术描述为“还是有点像个移动靶,特别是在手机上”,比如一个来电就能让你晕头转向。对于这个全新的领域,我们觉得有必要在产品中插入操作说明,因此设置了窗口告诉你做法,帮你找准方向。

用可视化的行话说,这个项目“又快又投机取巧”。在理想状态下,你需要好几个月才能做完,但是脱欧公投时间紧迫,机会稍纵即逝,我们想试试。在数据新闻应用VR相当于花长时间将所有数据可视化吗?可能并非如此。但是用VR将部分数据可视化,的确日益成为内容生产者的重点了。

VR正活跃发展,它或许能帮助新闻找到全新的方向。在谷歌新闻实验室数据团队里,VR是我们想新增的数据利器。就像Cronkite所说的,帮读者和用户体验到“身临其境”,是新闻的要义所在。

本文原刊于Simon Roger的网站,经知识共享许可协议授权转载。他在Partially Derivative的访谈还提到了更多VR在数据新闻里的应用。


Simon RogersSimon Rogers是谷歌新闻实验室的数据编辑。他著有《事实是神圣的:数据的力量》一书,曾为Candlewick出版社儿童读物绘制一系列信息图。他曾供职于卫报,创建了卫报数据博客并担任编辑。今年4月,他参与主讲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推出的“数据新闻基础”慕课。

翻译/周炜乐
编辑/王一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