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奥运会可视化精选:图说奥运奖牌榜

Print More

里约奥运会开战,奖牌榜再成瞩目焦点。国家经济、人口、名将、记录、禁药……奥运成绩周围隐藏着众多生动故事,深度君筛选了各大媒体梳理图为你解密。


1. 纽约时报:奥运夺牌,哪家最强?

奥运会百年来,哪些国家是夺金大户?他们都集中在世界哪些地区?纽约时报在北京奥运会结束后细数了1896年至2008年之间全球各国获得奖牌的数量。

点击年份即可查看当年情况。上方,国家的奖牌获得情况均由气泡呈现,颜色代表所处区域(欧洲国家是绿色,亚洲国家是浅橄榄绿),大小代表奖牌数量。它们在“地理视图”按地图位置排列,到了“榜单视图”则按奖牌数前后排开。拖动滑动条就能感受奖牌版图的逐年变化。

1

明显看出,奥运会百年来由少数欧洲和北美国家的垄断“游戏”,逐步变成五大洲国家机会共享的激烈竞技,恰是各国重视体育、奥运会机制改革赋权、国际参与日趋包容的折射。

下方是逐年奖牌榜数据。

如果想查看运动项目原理等有趣统计,可以点击此处查看纽时2012年度图表中的“奥运会”系列。

2. 卫报:奥运大国&名将知多少?

如果总计来看,哪些国家是真正的夺金大户、各自有何特点?有哪些夺牌名将呢?伦敦奥运会后,卫报从国际奥委会收集了116年来的奖牌信息,用黄蓝气泡梳理各国金牌、奖牌数量,嵌入了著名运动员的肖像和简介,细数五个运动项目里(100米跑、自行车个人冲刺赛、一万米跑、四人单桨无舵手艇)历史上获得奖牌最多的国家。

2

到2012年为止,美国在奥运史上获得了930枚金牌、2297枚奖牌,排名第一。德国以400枚金牌、1260枚奖牌居于次席,前苏联曾获得395枚金牌、1010枚奖牌,位列第三。英国、法国、意大利分别为第四、第五、第六大奖牌大户。自1984年许海峰夺金以来,中国奥运代表团已迅速跃升奖牌大国,共获得163枚金牌、385枚奖牌,位列世界第七。

国家荣耀背后,名将功不可没。美国田径传奇卡尔·刘易斯在1984至1992年三届奥运会上夺得9金,也是当时首位在低海拔地区跑进10秒大关的运动员,当之无愧地成为国际田联评定的20世纪最伟大的田径运动员。

2.1在菲尔普斯2008年独卷8金之前,他的前辈、美国游泳名将马克·斯皮茨一直是个人夺金王——他在1972年慕尼黑上席卷7金,在其运动生涯里打破了33次世界纪录。

在体操界,曾夺5金的“体操皇后”、罗马尼亚运动员纳迪娅·科马内奇是首位在奥运体操项目中获得满分10分的运动员。前苏联的拉瑞萨·拉提尼娜,在1956年至1964年三届奥运会上赢得了9枚金牌、18枚奖牌,保持个人夺奖记录长达48年。

2.2在中国,观众早已对奥运功臣熟捻于心。卫报的数据组选择了杨威——奥运会三金两银的得主,曾在2008年奥运会率领中国体操男队8年后重夺男子团体金牌,是中国运动员追求奥运会荣耀的缩影。

 

3. 纽时:记录是如何被刷新的?

2012年奥运会,牙买加名将博尔特在百米飞人大战折桂,以9.63秒刷新世界记录。他比历史上的奖牌得主领先多少?为了分析飞人大战历史,纽约时报收集了《奥林匹克全书》(The Complete Book of the Olympics)、国际奥委会国际业余田径联合会的数据,将奖牌得主依照成绩依次在田径跑道上排列,呈现在清晰的短视频里。

视频以倒叙呈现了记录的演进史:在40年前,奥运会短跑记录才首次进了10秒之内——美国的吉姆·海因斯跑出了9.95秒。在1936年,他的同胞杰西·欧文斯以10.3秒就能傲视群雄。若在32年前,他只需像前辈阿奇·哈恩一样跑出11秒就能夺金,比首届奥运会的百米冠军还要快1秒……这样看来,要是首届冠军和博尔特通常竞技,当博尔特撞线欢呼时,他还在20米后加速冲刺呢。

屏幕快照 2016-08-04 17.42.18

如果和近年来不同年龄段的成绩相比,奖牌得主位于什么水平呢?纽时将现有记录点纵向排列,与不同年份的奖牌得主成绩比较,发现2012年8岁及以下的男子记录创造者可以在首届运动会可以摘铜(13.46秒),15到16岁组的男子记录(10.27秒)则可以和1980年银牌得主成绩相媲美。

想了解更多比赛?他们还梳理了男子跳远男子100米自由泳等比赛记录,点击即可查看。

然而,在奥运会上推前浪,有多难?纽时统计了到2012年奥运会为止世界纪录的保持时间,时长可以久如二十几年,也可以只隔几个月。

3-纽时-世界纪录

女子4x100m世界纪录的演进过程

看田径项目,女子项目的记录保持时间长于男子。女子4x100m接力的世界纪录,由东德代表队在1985年创立,在当时已经保持了26年11个月之久,在伦敦奥运会由美国队以0.55秒打破。

男子田径项目记录保持时间最长的是4x400m接力项目,已经由美国队保持了19年。而在4x100m接力项目上,牙买加队在奥运会上打破了11个月前自己创造的记录,提高了0.2秒。

点击运动名,在右侧查看以世界纪录保持时长和目前成绩,左侧可切换男女运动。成绩以纵向的时间轴/距离轴代替,从下至上、左至右浏览,就能看到看似相差细微的记录是如何打破常年趁机,不断刷新。

4. Mother Jones: 哪国的奖牌更值?

奖牌数量、记录数字都是国家体育实力的直观体现,但如果细究支撑成绩的国力和人口,谁才算真赢家?非盈利性新闻网站Mother Jones将1960年以来参会国家奖牌数量与GDP、人口数量的对比,发现2008年奥运会上参赛的小国——牙买加、巴哈马、古巴、爱沙尼亚、哈萨克斯坦、肯尼亚、蒙古和津巴布韦等,奖牌的性价比优于中美这样的卷金大户。他们的方法是,每个国家设置“奖牌分数”,即金牌计4分,银牌2分,铜牌1分,平均到人口数量和经济数据,得出每个国家人口和GDP奖牌享有率,并制成散点图。由于夏季奥运会四年举办一次,所以他们将奖牌数推算到间隔年。

屏幕快照 2016-08-05 23.37.27

Mother Jones的统计表

如图,横轴是每10亿GDP分得的奖牌分数,纵轴则为每100万人分得的奖牌分数。在2008年奥运会上,牙买加仅赢得11枚奖牌,奖牌分数为32,算上人口和经济,牙买加每10亿美元GDP的奖牌分为0.8,每100万人的奖牌分为11.9,头号大户美国相形见绌,奖牌分数分别仅为0.02和0.8。

其实美国人口的奖牌享有率保持稳定,但由于经济增长,GDP的性价比却一路下滑。

中国的奖牌享有率显而易见:奖牌数飞速增长,人口增长但速度缓慢,经济在近三十年间迅猛增长, 两者对应得出的性价比一个走高,一个下落。

人口多的国家,获得奖牌的几率可能更高,但人口还真不一定是绝对优势。想想印度,他们到2008年为止仅获得20枚奖牌,当年排名第50的成绩虽然劣于蒙古,但已经是史上最佳了。在体坛腐败阴云下,纵使GDP高歌猛进,运动员也无法获得足够的训练保障,自然成绩上不去。

随时间的推移,小国弱国逐渐在奥运会崭露头角。总体而言,他们的GDP对应的奖牌性价比优于大国,但在人口享有率上则相对较弱。

若想探查单个国家,你还可以在页面下方选择想比较的数据,也可查看柱形图或折线图。屏幕快照 2016-08-05 23.38.31

 

5. 经济学人&赫芬顿邮报:有多少运动员/奖牌惹了禁药的祸?

和奖牌荣誉相伴而生的,是不绝于耳的服药丑闻。俄罗斯田径队因服用兴奋剂而被国际田联暂停国际大赛资格,无缘里约奥运。在奥运史上,服药的案例几多?经济学人统计1968年至2012年奥运会记录(1968年奥运会是首次实行药物检测的奥运会),发现除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之外,大部分奥运会中均有服药案例,近六届奥运会的服药总数明显增多,且女运动员服药数量也在上升。

单届被检服药人数以叠加柱状图呈现,以深蓝色和浅蓝色分别代表男女,下方标示奖牌得主数量和奥运会名称,观者一目了然。

4

经济学人统计图

2012年是运动员服药次数最多的一届。共有17个国家的36名运动员在药物检测中呈阳性,禁用成分包括瘦肉精(盐酸克伦特罗)、康力龙、二甲基戊胺等,女性运动员服药人数高达23人,为史上最多。2004年雅典奥运会、2008年北京奥运会、2000年悉尼奥运会和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排在其后。

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虽然国际奥委会的数据显示禁药服用为零,但不少独立分析发现有19名奖牌获得者曾服用禁药。

那么哪些国家和运动备受禁药侵袭?有哪些奖牌得主因服药丧失奖牌呢?赫芬顿邮报绘制了一张“禁药服用信息图”,发现服药的奖牌获得者里,来自俄罗斯的最多,而举重的奖牌得主最常服药。三种最受青睐的禁药分别是“达比波廷”(Darbepoetin,增加为肌肉运氧的红细胞)、呋塞米(Furosemide,可减轻体重)和四氢孕三烯酮(THG,是为了躲避检测研制的新型类固醇,可以增强肌肉力量、促进肌纤维的生长)。

6

信息图依次将被检出服药的奖牌得主列于Z形曲线。1968年,首位服用禁药的奖牌获得者出现——瑞典现代五项选手利延沃尔(Hans-Gunnar Liljenwall)在获得铜牌后被检出阳性。他声称在手枪射击前为了放松肌肉,喝了两瓶。在那时,兴奋剂检测的手段较弱,对合成类固醇束手无策。此后,随检测手段的升级,更多服药的奖牌得主瞬间现形。

例如,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男子飞人大战中加拿大人本·约翰逊一举击败卡尔·刘易斯,并大幅提高了世界纪录。他的金牌仅仅在脖子上挂了数小时,随后被宣布查出禁药司坦唑醇(Stanozolol),这也是一种合成类固醇。而亚军卡尔·刘易斯也不清白,2003年,他承认在汉城奥运会之前服用过违禁药物。(果壳网,《禁药:它当硕鼠时,体育界还没有猫》)在服药名单上,还有女飞人玛丽恩·琼斯、“车王”兰斯·阿姆斯特朗、举重名将佩雷佩切诺夫等。

编辑/王一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