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亚洲 | 环境报道, 如何松动社会坚冰?

Print More

环境问题,与公共利益密切相关。九月的亚洲深度报道大会上,资深环境记者Joydeep Gupta和Abu Siddique将分享环境报道经验,讲述如何深挖环境污染的生存危机和权力无能,推动问题解决。


毒气污染起底先锋:Joydeep Gupta

Joydeep Gupta

印度记者Joydeep Gupta是地球新闻报道网(Earth Journalism Network)和中外对话合作的第三极项目(The Third Pole)南亚总监。他的报道关注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环境污染和可持续发展等领域,曾多次报道地球峰会、联合国气候大会等环境会议。

自1984年印度博帕尔毒气泄漏事件开始,Gupta就专注于环境报道。 2014年,他为中外对话撰文《30周年祭:博帕尔毒气泄漏遗毒犹存》(Bhopal disaster: 30 years on the crisis remains),回顾了他在事发七天后在博帕尔所见所闻。他发现几千名事故幸存者中,有些人毒气致残、生计无着,有些人未得赔偿、家贫如洗,提醒人们勿忘毒气泄漏灾难的贻害。

Bhopal

2012年德里可持续发展峰会上,Gupta因环境报道的突出贡献被授予“绿色地球奖(Green Globe Award)”。 “我所关心的是,能真实全面反映人的生存与环境的报道。”他在颁奖典礼上说道。“我能拥有这个奖项,收获祝福,这让我感到世界上有很多人也在关心环境议题。”

 

水污染揭黑者:Abu Siddiqueabu siddique

同是环境记者的Abu Siddique,供职于孟加拉国英文报纸Dhaka Tribune,关心的则是水资源和气候变化。Siddique是土生土长的孟加拉国人,水是这个恒河三角洲小国的经济命脉,然而近年来一直受到全球变暖和其他环境污染的严重威胁。

 

2014年12月,一艘满载的油轮与另一艘船在孟加拉国孙德尔本斯(三十万升原油泄漏于世界上最大的单块红树林保护区。Siddique迅速前往污染区域,连续观察几日夜,调查油污对红树林生态的影响,并首个报道了白海豚死亡的消息。面对如此严重的生态破坏,政府声称没有能力解决污染,油污影响不大,迟迟未行动。他质问政府:航线设计是否符合红树林保护区的生态要求,促使多个社会组织、民间力量开始行动,自发清理油污,问责政府,推动其建立更严格的环境保护条例。

                                     Abu Siddique对孙德尔本斯石油泄漏事件的报道

dead dolphin

                                                     因石油污染而死亡的白海豚

时至今日,环境报道在孟加拉国仍是新领域。Siddique说,10到15年前,环境新闻不可能出现在当地新闻媒体占据头条。全国50多家国家级媒体中,只有4家设有专门的环境记者。但如今,尽管政经、犯罪等新闻仍是主流,环境新闻偶尔也会挤上头条,引发社会关注,也有越来越多的记者愿意长年投身环境报道。“对我们这些关心环境的人而言,” Siddique说,“这是个令人振奋的进展。”

欲了解分享详情,请关注大会官网深度君报道

文/梁思然

编辑/周炜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