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亚洲 | 解读亚洲独立网媒的商业模式

第二届亚洲深度报道大会聚集了来自全球特别是亚洲地区的媒体人,其中不少是独立媒体。对于它们来说,前行每一步都不容易,如何可以生存下来,并做出有影响力的深度报道?深度君现场采访了来自马来西亚、韩国和印度的独立网络媒体创始人,请他们介绍各自不同的发展模式。

报道亚洲 | 善用国际资源平台 做更专业的环境报道

气候变化已然危及到人类的生存,而世界最高峰脚下的社会却忽略了、甚至试图无视种种信号。如何报道环境与气候变化关系到公众如何理解与应对现存的危机。三位长期关注全球环境与气候变化问题的南亚记者分别从实地调查案例,报道方向与注意事项,以及与数据新闻结合三个方面,分享环境报道要领。

报道亚洲 | 勇气与安全——女性记者调查经验谈

“迄今为止,我的每一次在外调查都会遭到骚扰——尽管形式有所不同。(可能)很多人觉得,因为我是女性我就会被他们吓倒。”今年的亚洲深度报道大会上,印度自由记者Stella Paul道出了女性调查记者的心声——相比异性同行,她们在工作中会遇到更多危险和挑战。 Paul今年刚获得由国际妇女媒体基金会颁发的“新闻勇气奖”,对于女记者在调查中可能遇到的性骚扰和人身安全威胁,她有何应对经验?

报道亚洲 | 如何打造深度调查的数据团队

传统的新闻团队通常包括编辑、记者、设计师、摄影师等角色。但为了适应“大数据时代”的调查报道,各大媒体开始纷纷转型,为自己的新闻团队补充数据专家。如何管理和激励一支有数据意识的调查团队,把报道做得更好呢?三位资深数据大牛在亚洲深度报道大会上分享了她们的经验。

报道亚洲 | 为少数族裔与弱势群体发声 勇气之外记者还需哪些技巧?

少数族裔与边缘群体,两者的形成都有其复杂的历史与文化背景。在不同的社会,这两者的声音也常被不同程度地忽略。来自泰国和印度的自由记者——Prangtip Daorueng和Stella Paul长年关注少数族裔与边缘群体议题,美联社驻缅甸记者Esther Htusan自己便出身于少数族裔,在各自族裔众多,民族矛盾繁生的国度里,她们为何关注这些群体,又如何报道他们的困境与挣扎?

报道亚洲 | 探索VR新闻的未来:谷歌、财新的VR制作神器与技巧分享

要问这两年新闻界最火的是什么?对虚拟现实(VR)新闻的争相探索当仁不让。目前国内外有哪些VR新闻应用值得关注?VR新闻前景如何?在第二届亚洲深度报道大会上,谷歌新闻实验室(印度分部)和中国内地财新视频分享了各自最前沿的技术探索和实践,并联手为现场的调查记者带来一番VR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