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新闻的困境:报道在哪里?

阿拉伯媒体的主体——无论纸媒还是网媒——大多依靠国家或国际通讯社生产的新闻。阿拉伯语报纸头版唯一的原创内容是标题,他们总是迷恋数字而非人的故事。如果这些媒体只发表独家报道,还会有几家存活?

那些大牛说过的话

首届亚洲深度报道大会落幕,大牛们在会上分享的“痛并快乐”的经验和“闪瞎眼”的金句也散落在时间的尘埃里。深度君不辞辛劳,采撷从尘埃中开出的一朵朵花,供诸位欣赏。

亚洲调查新闻的未来

我们正在和很多问题进行较量。迪克西特说,比如过度商业化,再比如,尽管媒体人手中握有政府不当行为的证据,但他们都不愿做第一个丢出石头的人。

深度报道的力量

深度报道影响公共政策和问责机制的例子并不少见。从小镇报纸到大城市媒体,充当监督角色的记者们不倦地追问:钱花到哪儿去了?权力是如何行使的?全球深度报道网盘点九大深具影响力的案例,向你展示深度报道的力量。

我们为什么要来亚洲

在过去的20年间,深度报道机构在世界各地蓬勃发展,亚洲却成为这一潮流中的“三无”地区:没有调查网络、没有年度会议、没有支持深度报道的基金。但历史站在我们这一边。聪明的领导人知道,要实行反腐和政府问责,他们需要一个深度报道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