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球会议到全球网络 调查新闻如何走得更远

Print More

编者注:在2015年的第九届全球深度报道大会(GIJC15)前夕,全球深度报道网(Global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Network/GIJN)执行总监David Kaplan撰写此文,回顾了GIJN与全球深度报道大会的由来与发展历程。

GIJN诞生于16年前一个简单的想法:通过组织全球及地区性会议,使世界各地的调查记者齐聚一堂,分享、交流报道方法与经验。如今,GIJN已从一个松散的大会组织团队,发展为拥有遍布68个国家、共155个成员的国际性非盈利机构,致力于以提供资源与培训机会、支持非盈利深度报道机构建立等方式,推动深度报道的发展。

今年,全球深度报道大会走到第十届,将于11月在南非举行。藉此机会,深度网编译重刊Kaplan的文章,分享过去十余年间,深度报道大会如何从欧洲、北美发端,逐步走向南美、亚洲,到现在第一次走进非洲大陆,以及全球性网络构建对深度报道的意义。

本文首刊于GIJC15会刊,较原文有删改。


Nils Mulvad(中)和Brant Houston(左)在思考深度报道的发展。

为了庆祝当时刚刚举办的一次记者聚会,Nils Mulvad在他丹麦奥尔胡斯的家中与来自远方的客人Brant Houston开怀畅饮了一番。那是2000年的春天,他们刚刚组织了将近100名记者探讨调查新闻的技巧,尤其是快速发展中的计算机辅助报道(CAR)。

在Houston的家乡密苏里,他是CAR的先锋人物,运营着调查记者与编辑协会(Investigative Reporters and Editors/IRE)。这是一家在美国创办的调查记者协会,隶属于这家协会的国家计算机辅助报道(NICAR)正在吸引国际社会的目光。确实,在1996年,Mulvad就参加了调查新闻记者与编辑的“新兵训练营”,他被CAR难倒了。回去之后,他成立了丹麦国际分析性报道中心(DICAR),着手把数据新闻介绍给欧洲的同行们。后来,他每年举办的活动能吸引六个国家的记者。他与Houston正在思考未来的发展。

不如我们下次把全球的记者都邀请过来吧?”Houston提出一个想法。

在全球化的推动下,乘互联网、手机以及冷战结束之便,调查报道已经传播到全世界,当时,已有充分的条件来发展这项事业。不过对于日益壮大的揭露丑闻的记者群体来说,他们没有中心,缺乏凝聚力。然而,Houston和Mulvad不知道记者们会不会响应他们的号召,尤其是在其顶着好胜心切和独来独往名声的情况下。

2001年,在丹麦国际分析性报道中心、调查记者与编辑协会与丹麦调查记者协会的支持下,Mulvad在哥本哈根最有名的酒店预定了4月份周末的一个场地。他满怀希冀,“我们觉得有些人会来,但其实心里也很没底,”Houston回忆道。“结果证明,我们在对的时机举办了对的活动。”

结果,共计来自40个国家的300多名记者在那个周末飞往哥本哈根,讨论调查新闻的技巧和工具,寻找志同道合的人。当那些不屈不挠要揭露丑闻的记者发现,世界上有人与他们做着一样的事,那氛围就好比宗教觉醒一般。“调查记者有太多相似之处,不论他们来自哪里,在哪里工作。”Houston说,“他们能迅速理解对方,又迅速相互产生联结。很多人都很惊讶,因为在活动的第一天,大家便无私地分享各自的心得。到第二天,这已经成了常态。”

今年全球大会已确认出席的讲者有将近150位,将带来共130多场干货丰富的讲座、研讨会分享与工作坊培训等。点击这里可获取更多大会资讯。

这些尝试就是全球深度报道大会的开端。今年,全球大会将要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第十次会议。这些年来,大会凝聚、培养了100个国家的5,000多名记者。这个过程中,他们对于调查新闻和数据新闻在全世界的推广起到了重要作用。除此之外,他们提升了调查的水平,完成了出色的团队合作,还帮助创立了几十个调查新闻组织。

“我从来不敢想象大会能走到今天这一步,”Mulvad说。“它变成了我职业生涯里最重要的一件事。我们那时不知道它会怎样,这一切就发生了。”

第一次大会结束的两年后,Mulvad的团队又在哥本哈根举行了第二次聚会。911恐怖袭击令全球安保措施大幅收紧,人们出行困难,缺席人数众多,但仍然有300人到场,大家热情不减。这使得Houston和Mulvad坚信,记者们对技能分享和训练的需要,以及对合作的追求绝非偶然。“每个人都希望和其他记者保持联系,”Houston说,“我们希望建立一个持续的联系网。”他们起草了一份原则声明,在大会中召集了一个小会,以建立一个非正式协会。

这个新团队的组织声明简洁直接:他们将建立一个网络,联结“多个独立新闻组织,以支持记者在从事调查新闻和利用计算机进行辅助报道过程中的培训和信息共享”。团队的目标是:组织大会和研讨会;帮助调查新闻和数据新闻组织持续运行;支持并宣传最佳经验;确保浏览公共文件和数据的渠道保持畅通;给全球调查记者提供资源和网络服务。

声明规定,会员仅限于全球的非盈利性或类似组织。原因是,尽管商业媒体确实在调查报道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大多数培训、授课、辅导和技能交流都是由非盈利组织完成的,后者使调查报道得以在全世界发展推广。

共计22个国家的35个组织签署了此份具有奠基性意义的文件,其中,超过三分之二的组织来自于欧洲。此外,成员名单还包括了全球调查新闻的精英组织:巴西、德国、荷兰、斯堪的纳维亚、南非和美国的协会组织,加纳、菲律宾、尼泊尔和罗马尼亚的报道中心等。成员中有很少的几家学校和培训机构,有一个专注于媒体发展的非政府组织,还有一个在那时还不知名的跨境联盟——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CIJ)。IRE为新网络提供了邮件用户服务,到现在这仍是组织的重要联系方式,不过那时既没有资金也没有中心组织。

他们称自己为全球深度报道网,或是GIJN。

在历届全球大会中,GIJN一直扮演着松散支持系统的角色。全球大会在2005年阿姆斯特丹开幕,每18到24个月举行一次。在丹麦-弗兰芒调查记者协会的赞助下,阿姆斯特丹的活动吸引了数百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人。此后,加拿大记者协会于2007年成功在多伦多举办了会议。挪威的调查新闻协会SKUP和瑞士调查记者网则先后于2008年和2010年分别在利勒哈默尔和日内瓦举办了大会。

直至在日内瓦举办的第六次大会,活动的规模和复杂程度以可见的速度扩大增长。来自80个国家的500余名媒体人涌向大会,很多人已经是第三或第四次参加了。这个由Houston和Mulvad建立、仍处于初期阶段的全球性团体确实已经向世界各地扩张开来。当商业媒体正在经受广告流失和衰退的双重打击时,非盈利组织,也就是GIJN的核心成员们,成为了向世界范围扩张的模范。

2010年,Houston和Mulvad为GIJN设立了非正式董事会——当时称为“志愿团队”,以便处理松散支持系统所面对的诸多事务:大会组织者要募捐和寻找优秀记者;当涉及跨境报道时,记者想知道如何联系上在其他大洲的同事;备受阻挠的编辑们想知道如何成立他们自己的非盈利组织;其他人则需要研讨会和最先进的秘诀和技巧。而曾经只是“跑龙套”的数据新闻变成了大热门,全球大会的培训老师们培养了整整一代行业急需的、懂电脑的记者。

有多次参会经验的记者越来越清楚,更复杂的管理结构才能使全球大会和全球网络良性发展。2011年,在Houston、Mulvad和其他人的支持下,我提议设立一个秘书处,来处理GIJN收到的请求咨询、帮助举办全球大会和进一步提升GIJN的核心使命——在全世界壮大调查新闻。2011年10月,在乌克兰基辅的第七次全球大会上,GIJN的成员代表主持了热烈辩论,并通过了成立临时秘书处的提议,从2012年2月开始执行。

2013年里约全球大会的与会人数创造了记录。

我很荣幸地成为这个新成立团队的总监。得益于艾德思姆基金会等支持者35,000美元的种子资金,我们花了一年时间打基础:建立网站,提供大量资源以及关于调查新闻的资讯;设立多个关系网络和社交媒体平台;我们设立了一个野心勃勃的目标,要将GIJN从一个以欧洲和北美为主的网络转变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全球网络。我们在2013年里约热内卢的全球大会上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我们的秘书处与巴西调查新闻协会(Abraji)结成伙伴关系,一起举办发展中国家的第一个全球大会。我们将我们的会议与巴西调查新闻协会的年度代表大会、拉丁美洲调查新闻大会(COLPIN)合并。这些举措的影响力令人欣喜。原计划与会人员100个,实际上有93个国家的1,350人参加了里约大会,与会人数创造了记录。

在里约,GIJN的成员高度认可了我们的工作。另外,他们近乎一致地投票决定,将秘书处设为常驻部门,秘书处人员保留原职(否决了替换岗位的提议),并任命我为GIJN的第一任执行总监,任期三年。

紧接着,2014年5月,在一个关于GIJN未来如何发展的辩论后,成员们再一次压倒性赞成为GIJN设立更多部门和取得正式的法律身份。那时,GIJN已有来自44个国家的98个成员组织。在一个线上选举中,90%以上的成员投票支持将全球网络注册为美国的非盈利机构,选举一个董事会,分别代表六个大洲。随后,又举行了GIJN第一任董事会的选举投票,这个网络拥有了正式的管理层,由来自11个国家的15名记者组成。

现在,GIJN有了十个带薪在职员工,并定期发布英文、中文、西班牙语俄罗斯语阿拉伯语资讯。我们的社交网络有130,000多个关注者,网站也十分活跃,每日有来自90个国家的读者。我们现在的会员是以往的三倍,共有68个国家的155个组织。自从设立了秘书处以来,我们回应了将近5,000条来自世界各地的咨询。2014年,我们共同赞助了亚洲的第一届深度报道大会,吸引了300多名来自日本、巴基斯坦等多个国家的记者。2015年,我们与挪威的调查新闻协会一齐聚集了来自120个国家的1,000名记者参加第九届全球大会GIJC15,参与国家的数量创新高。

我们的未来会怎样?我们正努力地使GIJN的会员更加国际化。我们有诸多建立网络的倡议,将全世界的记者通过网络联系起来,共享资源和能力。我们壮大调查新闻的组织;扩展GIJN的线上资源中心;加强回应寻求帮助的能力;训练调查组织,使其拥有商务技能、募捐能力和收入多元化的渠道。

第二届亚洲深度报道大会尼泊尔举办,在VR工作坊上,参会者正在体验谷歌纸板眼镜。

我们第二次区域性大会在尼泊尔举办,受到众多关注,因为它第一次将GIJN和全球性的揭露真相的运动带到南亚。亚洲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人口,有来自从首尔到孟买的充满活力的调查记者,对于新闻监督而言,那里潜力巨大。

非洲的进展也同样让我们感到激动。2015年的全球大会上,我们的成员坚定地投票,要在南非的约翰内斯堡举办下一届全球大会——GIJC17。总的来说,我们为GIJN和全球大会对世界的贡献感到兴奋。我们的同事每天都在揭露贪污、滥用职权和责任缺位,我们总能最先看到他们的影响力。为此,我们对十年前举杯相庆的两位领导人物感激不尽,他们的远见看到了调查新闻的可能性。

“我们正在往下个阶段发展,”Brant Houston反思道。“当人们觉得离不开你时,你就知道你已经到达了这个阶段。”

 

编译/黄立旖

编辑/Ivan Zhai,梁思然

 

 


David E. Kaplan现任GIJN执行总监,曾管理国际调查记者同盟,以及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担任首席深度报道记者。Kaplan从事深度报道三十多年,报道覆盖二十多个国家,获得了二十多个新闻奖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