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选题记者写 会员制媒体不走寻常路

Print More

编者注:今年5月,纽约大学新闻学教授Jay Rosen发起“会员制迷思项目”(The Membership Puzzle Project),计划对欧美各国公共服务媒体的会员制进行为期一年的研究,分析其中成功和失败经验,找一种可行的模式。本文是近期研究成果之一,将介绍众多编辑部与会员的互动如何能反哺内容生产,以及帮助提高整体受众素养。


据部分欧洲媒体反映,媒体巨头的公信力正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传统媒体捉襟见肘,无法维系往日的报道水准,这使得媒体不得不转而报道更有商业价值的信息。为了重新拥有编辑自主权,报道他们认为有价值的新闻选题,一些传统媒体记者自发成立了采用会员制运营的媒体。我们在此分享一些运营经验,以便和同行交流对话。

1.会员可以出谋划策,协助核实信息,共同完成报道

Follow the Money是荷兰一家关注金融行业的调查新闻机构,其联合创始人Arne Van der Wal说:“大家总是认为传统媒体对重要的议题视而不见。他们认为传统媒体更在意大人物说些什么,而不是去调查真相。”Follow the Money网站则通过会员制集资,调查金融行业内幕。有的时候,编辑甚至会在评论区根据热评来选择报道的话题。

除了一般读者的评论,相关专业人士在评论中的分享还能帮助其他人更好理解故事,这一点同样对Follow the Money的报道有所助益。网站首页会将热门评论标亮,这在其他的媒体网站上是罕见的,因为他们都巴不得挤出更多的空间来刊载更多新闻报道。在苏格兰,The Ferret,一个由读者出资的独立媒体的选题方法和此大致相同,在开始调查和报道前,记者和编辑们通过会公开和读者讨论调查思路。

The Ferret的主管说:“在撰写流浪汉和住房问题的报道时,我们把话题发布在论坛上,寻求大家的意见。”最近,他们一个难民报道在社交媒体上获得了几千次分享。整个调查过程对会员们和资助人是公开透明的,最后成文的故事还被议会的公共政策文件提及。

在希腊雅典,有家叫Inside Story的媒体会由订阅读者们选题,再择优取材。所有人都通过邮件提交选题,编辑组再从中挑选六个入围最终名单。他们会被邀请到Inside Story的办公室做一个简短说明,其他参与者投票,选出三个最佳话题,由记者们跟进调查。

在一个活动中,有读者对希腊的农产品为什么无法在国际市场上占得优势感到好奇,并向编辑提交了这个选题。编辑Machie Tratsa对此展开调查,并发表了一篇报道,读者评价道:“读了这个故事,我交的钱值了。”

2.追加集资款很困难,但也可行

斯洛伐克的网络媒体创始人Tomas Bella表示,要为一个调查筹得2000欧元的旅行经费,是极其费力的,必须要花很多时间和赞助人沟通。

向读者求助并得到积极支持,这听起来像是互利共赢,但是媒体人必须清楚,在用户参与的过程中,协调沟通产生的成本可能会比利润高。

Dennik N现在正准备众筹一笔更大的款项,以聘用一名驻外记者。像Bella所说,“众筹其实是一个途径,看看读者是不是同意我们这么做。我们也有不对外开放的Facebook小组,读者可以在里面投诉,评论或者提出他们的故事选题。”

德国非盈利调查新闻网站Correct!v会为自由记者筹措资金。其社群参与编辑Luise Lange解释,自由记者首先要与Correct!v联系以及讨论选题,如果选题想法符合他们的内容策略,记者便可筹钱并与会员进行合作报道。作为一个非盈利机构,社会影响力是他们成功的衡量标准,因此,Correct!v还鼓励其他媒体机构免费分享他们的内容。

Correct!v认为越多人看到他们的故事就越好:“无论你运营本地博客、线上平台或是报纸广播站,提供免费阅读吧。”他们关于德国71,000名医生从药品公司获利百万欧元的报道,与Pro Publica著名的医疗调查数据库Dollars for Doc很类似。2009年,Pro Publica开始搜集并记录美国七大医药公司聘请医生推广药品的丑闻,病人们可以在数据库网站搜索医生的名字,看看他们是否有和医药公司合作的历史,用于判断医生所开得处方是否有药品推广的嫌疑。2010年,美国通过一项医疗法,规定所有药品公司都要向联邦政府提交与医生合作的相关记录,2013年开始实施。

3.会员制媒体应该比传统媒体有更强的抗打压能力

会员集资制度的一个优点,就是即使在恶劣的国家制度危机中,它也能使机构正常运转。2010年,匈牙利的媒体因Viktor Orbán新政府上台而遭遇危机,反对新闻自由的政府官员迅速接管了公共媒体,把它们变成了政治家的传声筒。

2016年,匈牙利最大的反对派报纸关停,它的金主Mediaworks被卖给了Viktor Orbán的支持者。有着15年记者经验的 Andras PethoDirekt36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因为运营的是非营利组织,匈牙利政府无法对他施加压力。他后来调查了匈牙利政客们的腐败丑闻并发表报道,入围欧洲新闻奖。

4.调查报道可以满足会员们的求知欲

在与一些新闻工作者和读者的交流中,我们常常为他们的创意折服。许多调查媒体不只是撰写和发表故事,他们还分出精力传授技能,这是对新闻调查莫大的帮助,也有助于提升会员们的专业水平。以下有几种可供借鉴的互动教学模式。

培训项目:The Bristol Cable位于英国的布里斯托,他们开设了免费项目,教会员们如何做采访、剪辑视频、甚至如何做调查报道。他们还设计了为期五个月的新闻训练课程,对全社会开放,没有经验的人也可以申请。课程的老师分别来自《卫报》、英国调查新闻中心和The Bristol Cable,他们训练的目的是希望学员们能勇敢质疑不正当的商业行为,监督政府,大量采访,然后做高质量的调查。

线下聚会:俄罗斯的Republic每周都组织会员聚会,参与者可以从专家开设的讲座中了解人工智能、加密货币经济和VR等行业现状。这些讲座都会被记录下来,作为长篇报道发布在网站上。Republic还会组织问答活动,邀请相关领域的专家,就教育、民间金融和医疗保健等人们感兴趣的话题进行讲解。

合作开展事实核查:The Ferret每个月都会组织事实核查的活动,每次活动有20至30人参加。主管说,活动必须能让会员们学会一些技巧,或者感到有意义,这样他们才会想再次参加。在这种活动中,参与者能学会如何去寻找信息,核对信息来源,辨别真假。非会员也可以缴纳5英镑来参与活动,活动后获得三个月的免费订阅。每次活动开展三个小时,地点不一,最近的一次活动是在当地的小教堂举行的。The Ferret获得了谷歌数字新闻计划(Google Digital News Initiative)50,000英镑的资助,用于在英国脱欧后进一步发展研究这种模式。

教学:跟美国许多城市的媒介素养课程一样,Dennik N在斯洛文尼亚开设巡回课程,教中学生辨别假新闻。他们还为承担不起教材的老师印刷杂志,用于教孩子们批判性思维和新闻判断能力。Dennik N为一个图书捐赠项目众筹了30,000欧元,帮年轻人了解网络风险。

这些案例都证明了会员制发展的可能。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常常因为会员们的积极反馈感到满足。我们也欢迎你来分享自己的故事。

 

 

编译/黄立旖

编辑/梁思然,Ivan Zhai

 

相关阅读

报道亚洲 | 解读亚洲独立网媒的商业模式

欧美新媒体推会员计划 成败经验值得借鉴

媒体人创业成功的八条准则

如何应对官司、财政问题与新闻业危机,前《卫报》编辑经验分享

 


本文最先刊载于The Membership Puzzle Project网站,经许可后进行部分删改。The Membership Puzzle Project旨在为公共服务类新闻开拓会员集资制与可持续发展战略。The Membership Puzzle Project团队将会在11月的南非召开的2017全球深度报道大会上分享更多故事。

Andrew Urodoc是项目的助理研究员,同时也致力于The Outline, Republic, Calvert Journal, Open Democracy和Esquire Russia的发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