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还值得信任吗?在混沌的时代中重塑媒体可信度

Print More

过去的几个星期里的情况大家有目共睹,某些西方国家在关键的选举时期可以干预社会争论,利用社交媒体机器人和精心设计的伪造文件搅乱舆论的潭水。他们的目的也很明显,就是加剧社会的分裂,蚕食人们对民主的信念。

也难怪在此混乱生态里扮演主要角色的媒体人们会尤其担心,毕竟他们将失去社会的信任。在过去两年里,高等教育机构、非政府机构和数字平台不断开发多样的项目,研究媒体如何失信于公众,并试图拿出一些可行的方案来扭转这个颓势。

哥伦比亚大学国际与公共关系学院的技术、媒体与传播专业主任Anya Schiffrin最近发表了一篇论文:《缩小差距,重建公众对媒体的信心》,与她一起撰写此文的Beatrice Santa-Wood、Susanne de Martino、Ellen Hume等人几乎把所有关于媒体可信度的研究项目都收集了起来。

纽约市立大学的新闻诚信倡议项目、伦理新闻网络的报道可信度要素、奈特信托委员会、媒体与民主(这个项目的报告会在今年底发布),以及圣克拉拉大学的马克库拉应用伦理中心的信任度项目,都在论文中被提及。(请参阅下面列出的其他项目。)

但是这篇论文提出,在大众传媒短短的历史中,人们不是第一次担忧劣质信息对社会造成负面影响。19世纪末,人们就着手开始研究这个话题,直到20世纪60年代电视普及,研究又卷土重来。20世纪80年代,人们对这个话题的兴趣不断攀升,“公民记者”的概念首次被提出,媒介素养被捧为拉近媒体和观众距离的法宝。

在回顾了学术机构对媒体与信任度的研究历程后,这篇论文的作者们发现,他们找不出确凿的证据,来证明媒体如何建立可信度,又如何失去了它。另一个重要发现,就是“每个媒体环境都有独一无二的特质,使得许多操作模式无法在其他的国家或社会中推广。”比方说,美国的自由主义者倾向于相信媒体,而在英国,天然对媒体有信任的则是保守派。同样,在某个国家,媒体纠正自己的错误可以巩固读者对它的信任;而在其他国家里,这种做法却会滋生不信任感。

然而,研究人员们还发现了一些共同的特点。譬如,人们倾向于相信与他们的信念一致的媒体,以及他们熟悉的内容。在网络时代中,这个趋势尤其危险。举个例子,如果一条虚假信息被传播了无数次,读者们烂熟于心,久而久之,他们就会相信这是真的。

Schiffrin教授的论文还着眼于世界上其他国家里,新闻媒体机构是如何面对信任危机。15个被访的编辑中,有将近半数认为,新闻的基本职能是传达真相,这些真相就能证明媒体是可信的。另一半人认为,寻求真相确实是新闻的本质,但在新时代里,媒体也要主动出击,让读者和社会相信他们是可靠的。

尽管他们意见相左,但所有人似乎都认同,想要增进可信度,他们必须坚持两个原则。第一,透明度,例如向社会公布资金来源、解释新闻编辑部的运行机制、选题方式、公开接受并修正错误等;第二,参与度,比如让读者能在选题与编辑过程中发声、参与商业性决策、报道时采访读者中的专家们、核实新闻信息、与其他媒体寻求合作(甚至与对手合作)。

这篇论文指出,发表高质量的报道,同时提升透明度与参与度,媒体需要付出额外的心血与资源,这在如今并非易事。这些原则是可以长期坚守的吗、还是把试验的机会都留给未来掌管新闻编辑部的人?现在议论还为时尚早。然而,这些新闻编辑部的许多模式已经道出:新闻,这个专门挖掘真相——大多数是令人不舒服的真相——的行当必须做点什么,才能在这个遍布虚假信息的环境里生存下去。

 

媒体与可信度有关的项目

新闻诚信倡议

去年启动的新闻诚信倡议项目旨在提高新闻素养,提升公众对新闻的信任度。此项目通过拨款、活动、研究以及跨部门人员网络,分享好点子,合作出台解决方案。为此注资的全球化财团意在增加持有不同意见的人的同情心、扩大被边缘化的声音、培养新闻机构内部的多样性,以及减轻虚假新闻的负面影响。

“TruthBuzz”

2017年,在克雷格纽马克基金会的支持下,由国际记者中心发起。TruthBuzz会举行一些竞赛,旨在找到方法,去核查广泛传播的各种信息。比赛看中创造性的可用作事实核查的解决方案,不需要长篇大论,也不能过于简短。过去的获奖作品大多幽默风趣,使用动画和社交媒体宣传工具,以帮助作品传播得更远更广泛。

重塑东南欧与土耳其的媒体可信度

2016年,根据欧盟对扩大国家的媒体自由和尊严的支持指导,道德新闻网络启动启动了这一项目。项目旨在通过以下方式建立信任,恢复东南欧和土耳其对媒体的信心:

  • 在新闻基础教育中,支持自我管理机制,纳入专业标准、言论自由和媒体诚信。
  • 通过实施保护人权和劳工标准,提高媒体的内部管理水平,媒体机构所有者行政和管理的透明度,强调媒体机构的道德准则。
  • 增加社会对高质量新闻的需要,提高公民的媒介素养。

透明度标准

此项目始于2015年,是一个由约75家新闻机构组成的国际联盟,旨在恢复公民对新闻的信任度。项目最近发布了“8个信任指标”,帮助读者鉴别可靠的新闻来源。

 

媒体该如何重获或增加读者的信任

社区指南记者工具

珊瑚项目启动,该项目是Mozilla(Firefox的开发者)、《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的合作成果。这份指南旨在帮助新闻从业者提升职业技能,了解有效报道社区新闻的策略。

他们开发了两个开源数据工具,帮助新闻编辑部更有效地缩小差距:

  • Ask: 一个收集,管理和显示用户生成内容的表单/库生成器。
  • Talk: 一个非常灵活的讨论平台,为了更高效的对话而设计。

“Krautreporter”

Krautreporter是一个德国的数字媒体,2014年在柏林由25个记者成功众筹后建立。这是一个非盈利合作型组织,不接广告,但设有“付费墙”,主要依赖读者订阅的收入运营。它的编辑以及商业模式具有创新性,因为成员和用户对每则故事都有发言权,记者们也经常在报道时依靠读者的地理或者专业知识。Krautreporter的使命是信任,它想做个实验,看看如何才能令今天的媒体更加值得信赖。

“Groundup”

Groundup是一个位于南非的特别新闻平台,主要发表关于南非乡镇中医疗、教育和人权的故事,这些主题经常被主流媒体忽略。作为社区媒体信托基金和开普敦大学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的联合项目,它于2012年4月启动,现在已经发展成为以社区为中心的新闻机构。今天,所有Groudup的故事都是与读者密切相关的原创故事,其中比较受欢迎的,有关于如何申请社会补助和住房的温馨提示,在获得Creative Commons的许可后,这些内容可以在其他平台重新发布。

本文首发于Medium网站,全球深度报道网经许可转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