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 :虚假新闻的四个趋势(内附强大“打假”工具清单)

Print More

从俄罗斯控制的社交媒体账号,到位于马其顿、专发亲特朗普内容的网站, BuzzFeed 新闻网驻多伦多的编辑Craig Silverman 在世界各地曝光了大量涉及假新闻的行动。

在首尔召开的第三届亚洲深度报道大会上,Silverman作为演讲嘉宾,与各国媒体人专门探讨假新闻及宣传的话题,并分析了假新闻、假消息在世界各地(相似或相异的)传播方式。这场研讨会由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院长Sheila Coronel主持,其他主讲嘉宾还包括菲律宾媒体Rappler的调查编辑Chay Hofileña,以及印度网站cobrapost.com的编辑Aniruddha Bahal。

Silverman谈到了他在过去几年里注意到的趋势,并将其总结为四点。而Hofileña和Bahal 表示,在各自的媒体工作中也发现了类似情况。

 

 

1.假信息及制造虚假信息的动机各有不同

Silverman强调了假信息的细微差别。他表示,这些内容可能看起来是一样的,但调查其背后的动机很重要,有时候是因为钱,有时候则是政治操纵。

 

2.虚假信息泛滥是个全球性的问题

在菲律宾,假新闻的传播主要发生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比如Facebook。这个国家的大部分人口都注册有Facebook账号,以致Hofileña称“Facebook基本上就是互联网”。

2016年, Hofileña 发现假账户在增长,并发布误导性的内容。少数有影响力的人能把一条简单的政治类信息发给上百万用户,而这些信息又常被杜特尔特政府放大。

“我们所面对的是虚构作品写手,” Hofileña说。“他们不会停止,而我们必须继续努力去清理这些东西,否则他们会觉得自己已经占领了一个平台。对他们一定要有些限制。”

同时,Bahal指出,印度媒体本身就是问题所在。 Cobrapost.com 最近发布报道,曝光了45个印度媒体的新闻买卖:这些出版商被发现收取费用,作为发布极端化报道、政治操纵和阴险竞选活动信息的代价。

“主流媒体拥有巨大的扩音器作用和社交媒体吸引力。”Bahal说。”你不需要像俄罗斯政府那样强大。我会说敌人就在媒体里面。”

3.假新闻的传播源于两极分化和人类偏见

Silverman表示,人类会有群体倾向以及拥有某种归属感,有时甚至会以牺牲事实为代价,这就令假新闻的传播不断恶化。

当讨论到假新闻的流行性时,Bahal说:“(信息)越极端,就会得到越多的听众……人们基于其偏见或喜好去阅读。我认为,(这种现象)反映了我们所生活的社会,而(内容创造者)只是在利用它。”

4.假新闻利用了网络和算法编程

Silverman发现,在发送私人信息的应用程序中存在有计划的控制操作,然后在公共平台上执行。他表示,这是全球性的行动。有些公司出售虚假账户和内容,买家以此来发布海量信息影响公众,制造白噪音和分散注意力。

为了给记者提供打击各种不实信息的工具,Silverman创建了一个工具清单,并定期更新。“这些工具不会很复杂,” Silverman说。”你不需要超级专业,而且很多都是免费的。”

点击本链接,获得最专业的工具清单,打击虚假信息需要更多人的参与!

 

编译/Ivan Zhai

 

相关阅读:

这不再只是一个故事:当记者“放弃”客观视角

第三届“报道亚洲”大会开幕 新闻危机时代更需跨地区合作

UNESCO发布培训手册 指导记者应对假新闻

 


Mariel Padilla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新闻研究学院的数据与调查奖学金获得者。她曾为USA Today、Patch.com、FilAm Magazine、The Philippine Daily Inquirer等媒体供稿,并对The Cincinnati Enquirer的《海洛因七日》( “Seven Days of Heroin.”)报道有贡献,该报道后获普利策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