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手调查记者 日本外科医生曝光医疗行业隐蔽收入

Print More

1988年,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他们将在全球发起2000年前根除小儿麻痹症的行动。不仅是世卫组织,美国的疾病管制与防御中心、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也参与了此次号召。然而,距离他们定下的“死线”已经过去18年了,小儿麻痹症还存在吗?

还在。

但是为什么呢?

日前,在全球深度报道网主办的第三届亚洲深度报道大会上,来自印度的前WHO(世卫组织)发言人、前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教授Thomas Abraham以一个简单的问题开启了他几十年健康报道经验的分享。近两年来,他倾注心血调查小儿麻痹症,他的新书《Polio》也已经于3个月前面世。好奇Thomas报道进展的,可以移步此文详细阅读。

图/左二Thomas Abraham、右二Akihiko Ozaki在首尔“报道亚洲”大会上

 

在大会的调查健康问题论坛上,Thomas说,谈到健康问题时,专家们总是以西装革履的形象出席发布会,由于他们的专业性和权威性,记者们很容易全盘接受专家们说的话,很容易失去批判性。但医疗卫生报道跟政治报道别无二致,记者们需要用好质疑的本能,检查、讨论专家们说的是否合理。

来自日本《早稻田纪事》(Waseda Chronicle)的Akihiko Ozaki,以及在丁香园任职调查记者的曾鼎的案例,都印证了健康报道的重要性。他们也因为向权威和传统提出质疑,推动了社会的讨论和公平。

Akihiko Ozaki是一名胸部外科手术医生,却意外跟调查新闻结缘。

今年9月,斯隆凯特琳纪念中心的医疗主任、首席医师Dr. José Baselga被曝出,他从未公开从医药公司收取数百万美元的收入,也从未声明过他跟这些商业公司或期刊的利益关系(COI, conflict of interests),Baselga为此引咎辞职。此纪念中心是美国最顶尖的癌症中心之一,Baselga在辞职信中提到,希望他的处境能推动COI的透明化。

Ozaki在日本所做的,就是类似事情:调查并推动日本医师与医药公司、期刊之间的利益关系透明度。他与日本早稻田大学扶植出的非营利调查新闻机构《早稻田纪事》合作,收集分析数据,发布报告,并整理成数据库,预备在未来的几个月向全社会免费公开。

他以美国为例分析指:美国政府和记者们早早把医生的收入公开发布在https://openpaymentsdata.cms.gov/。输入你想了解的医生姓名,他每年的一般收入、研究收入、持有的资产和投资都一目了然。但在日本,却没有这样可用的数据库。

他讲了一个故事,表明他对日本现今状况的质疑和困惑。

《早稻田纪事》的创始人Makoto Watanabe曾供职于日本一家拥有4,000多雇员的大型媒体Asahi Shimbun。2014年,日本几家市场占有率最大的制药公司首次公开财务,Watanabe带领调查团队收集了所有数据,预备把建成的数据库和报告发刊。但是,这几家制药公司拒绝向公众开放这个数据库,该项目被迫中止。讽刺的是,Asahi Shimbun收了不少制药公司的广告费。

同样,拥有领先科研能力的东京大学,也因为接受了Asahi Shimbun的科研投入,无法评论此事。

Ozaki就毕业于东大,但他没有在母校就职,与制药公司没有任何利益关联,才可以着手搭建医疗财务透明度的数据库。

他还就此深入研究,并在The Lancet等重大学术期刊发表了两篇论文。他说,在自己曾发表的文章里,大家可以看到他痛斥某些知名胸部外科医生,因为借临床研究之名,这些医生从制药公司方获得了不少非公开收入。

但也由于他的数据收集与公开触及了不少业内人士的利益,Ozaki在日本胸外科处境艰难。

Ozaki与《早稻田纪事》合作的透明度数据库,是一个成功的跨行业合作案例。记者借助医生的专业知识筛选、辨别信息,获取专业严谨的数据,医生也借助记者的调查搜索能力,以及媒体平台的传播性,揭开了医疗公共事业的盲区。

Ozaki对日本相当完善的医疗制度提出了质疑,这样尖锐的声音,在中国的医疗报道里也听得到,敬请关注下一期,医疗报道媒体丁香园的调查故事。

 

编辑/Ivan Zhai

相关阅读:

美网络新闻奖揭晓 巧用信息公开法与大数据成调查关键

第一篇关于中国疫苗问题的数据新闻是如何出炉的

澎湃、新一线、数可视:中国数据新闻运营的三种模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