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4 字的调查报道获得了50万读者,如何在智能手机上讲故事?

Print More

现实中,Shimon Hayut 是一名因盗窃、伪造文件、诈骗等罪行,而被以色列警方通缉多年的逃犯。在约会程序 Tinder 上,他却自称是以色列“钻石大王”列弗・里维夫(Lev Leviev)的儿子“西蒙・里维夫”(Simon Leviev)。(来源:VG)

English

挪威最受欢迎的媒体之一 VG 花了近六个月时间,追踪调查一桩扑朔迷离的 Tinder 交友骗案,最终在今年二月发表报道《Tinder 骗子》(Tinder Swindler)。这篇报道吸引了超过两百万名读者,驱使无数的国际传媒跟进。初期数据显示,打开报道页面的读者当中,约有一半人从头到尾读完整篇长篇报道,这篇报道也令 VG 的英文读者数量一下子由近乎零,跳升至约50万。

这是一篇完全围绕智能手机的调查报道——报道关于手机约会程序、即时通讯,报道采用了骗案受害者手机中的大量第一手资料,呈现方式也专门为手机用户读者而设计。编辑团队刻意减少了读者阅读时的手机操作选项,读者唯一要做的是向下滑动屏幕,浏览一段又一段自动播放的图片、短片、手机通讯串流视频,跟随调查记者的步伐“破解”骗案。

现实中,Shimon Hayut 是一名因盗窃、伪造文件、诈骗等罪行,而被以色列警方通缉多年的逃犯。在约会程序 Tinder 上,他却自称是以色列“钻石大王”列弗・里维夫(Lev Leviev)的儿子“西蒙・里维夫”(Simon Leviev),借着“钻石王老五”的形象,成功骗取数名北欧女性的合共数百万美元。

“西蒙”每次成功“俘虏”一名受害者,就会用骗得的金钱租用小型飞机、聘用假随从、购买名贵房车,并与下一位受害者展开浪漫而奢华的约会。这些受害者当中,包括被骗取24万美元的挪威设计学生 Cecilie Fjellhøy。

“西蒙”每次成功“俘虏”一名受害者,就会用骗得的金钱租用小型飞机、聘用假随从、购买名贵房车,并与下一位受害者展开浪漫而奢华的约会。来源:Tore Kristiansen / VG

Cecilie Fjellhøy 去年接触 VG。VG 调查之下,发现“西蒙”在瑞典、英国、挪威、芬兰均涉嫌犯下诈骗等刑事罪行,又寻获与 Cecilie Fjellhøy 有相似遭遇的受害者,并追踪至“西蒙”位于以色列的住所。经过六个月的调查,VG 在德国慕尼黑一间高级酒店,拍下“西蒙”与一名受害者约会的片段。

VG 以精炼字句配以图片、影片及手机通讯串流视频,呈现如此一篇错综复杂的骗案调查报道,整篇报道只用了924个字(以英文单词计)。

负责这次调查的记者 Natalie Hansen 表示,他们放弃以长篇大论或纪录片等传统方式,而采用多媒体报道,主要取决于受害者 Cecilie Fjellhøy 愿意配合提供第一手资料。这些资料,包括 Cecilie Fjellhøy 与“西蒙”长达400页的 WhatsApp 对话记录、约会时以手机拍下的影片等,最终成为 VG 得以“破案”的关键。

“当我翻阅这些第一手资料,心里就肯定应该选取并重新呈现部分 WhatsApp 通讯内容,甚至将整篇报道设计成专门为手机用户读者而设。另一个原因是,VG 现有的大部分读者都以手机阅读报道。”Natalie Hansen 表示:“我们以往做过类似的调查报道,例如去年尝试过以类似手法报道另一桩骗案,但当时用了较多的文字描述。过往的尝试,没有一次能像今次般成功。”

可持续发展的“移动”报道

VG 全称 Verdens Gang,中文意思是“世界的进程”。早在1945年,挪威自纳粹德军的占领中获得解放后,挪威反抗军成员就创立了 VG。至今,该报由斯堪的纳维亚传媒集团 Schibsted 持有,是挪威规模最大的网络传媒,且有一个姊妹电视台。

与不少大型报章出版社一样,VG 早年受到数字革命的冲击,被迫裁减大量编辑,上一次裁员发生在2014年。然而,随着 VG 转型发展网络报章,其网上读者持续上升至每日180万。

VG 编辑 Lars Håkon Grønning 表示,报社的编采团队规模近年得以稳定下来,过去三年维持约260名编采员工,包括一支拥有12名记者的强大调查团队。VG 也跟随不少多媒体传媒的步伐,开始从事深度调查报道,例如领导《Tinder 骗子》调查的 Natalie Hansen,过往任职视频记者,后来转投调查报道团队。

VG 团队将整篇报道设计成专门为手机用户读者而设。来源:VG

Grønning 表示,报社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在于能否灵活变通以适应多媒体,特别是在智能手机上呈现报道。

“假如跟10到15年前作比较,我们现在的编采员工大概只有当时的一半。”Grønning 表示:“但我对前景愈来愈乐观。2019年结算时,我们将首次能以数字平台收益完全填补成本支出,印刷报章销售收益不再是我们能否留住员工的关键。我们的直接流量高达85%,意味我们不用靠 Facebook 等社交平台获得读者。我们的印刷量正大幅减少,五年后我们可能已经告别印刷报章。”

VG 以挪威作为发行基地,但当遇到有潜力引起全球注意的故事,也会发表英文版本报道。“我们做《Tinder 骗子》这篇报道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希望帮助在欧洲各地的受害者。”Natalie Hansen 称。

Grønning 提到,尽管决策最终由他签字确认,但采取甚么方式调查及报道《Tinder 骗子》,包括选择手机平台呈现手法,完全由领导记者团队的 Natalie Hansen 和 Kristoffer Kumar 决定。他指出,记者团队对当下读者的短暂注意力、用户的手机使用习惯等了如指掌,加上 VG 当前高达八成的手机平台阅读占比,都是决策的关键。

“不是每个调查个案都能以这种报道方式呈现。我们今次能够成功,在于第一手材料,包括 Cecilie 手机内的私人信息,情况非常特殊。”Hansen 表示:“我们考虑过以纪录片的方式报道,但制作会花较长时间。今天公众的注意力较过往短暂,以精简文案呈现故事会更容易。”

不过,Grønning 坦言《Tinder 骗子》的报道手法牺牲了周刊印刷版本:“坦白说,我们只能把内容拼凑起来放到周刊,最终效果一般、还好,没什么可以吹嘘的。不过说到网上版本,确实是非常棒。”

为报道中的短片配上极致精简的文案,对撰稿员来说也是一项挑战。“文案必须非常、非常精炼。”Grønning 表示:“我们的撰稿员向来喜欢在文案中加插创意,所以今次要求文案精简,完全不允许有花哨的语句,令他有点为难。”

《Tinder 骗子》的另一项革新,是呈现出记者调查过程中的实时进展,令读者仿佛跟随记者步伐,一同抽丝剥茧“破解”骗案。读过该篇报道的话,大概会对以下一幕有深刻印象——Natalie Hansen 为追踪“西蒙”而从挪威飞往德国慕尼黑,随行摄影师一直跟拍,包括她透过短讯与一名准备与“西蒙”约会的瑞典受害者交换情报;抵达酒店时,Natalie Hansen 刚好收到照片,确认受害者已跟“西蒙”会合,兴奋地说道:“哇!他(西蒙)正身处慕尼黑!”

让读者看见你如何报道

新闻界巨头近来倡议提升透明度,呼吁传媒向读者阐释调查、报道,以至修正错误等过程。今年三月,《华盛顿邮报》总编辑 Marty Baron 在“调查报道金匠奖”(Goldsmith Prize for Investigative Reporting)颁奖典礼上发表演说,就强调记者有必要让读者看到他们如何工作。

Natalie Hansen 认同展现调查过程的“幕后片段”,能提升读者对记者的信任,让读者更相信报道内容反映事实。不过她提到,当他们决定专门为手机平台而设计这次报道,并构思如何发挥特色时,就自然地衍生了加插“幕后片段”这个构思。

“这确实能让读者有故事‘正在’发生的体验。我现身镜头前,主要原因是方便更好地讲故事。那些片段给予读者‘身在当下’的感觉,让他们仿佛体验着正在发生的事情。”Natalie Hansen 表示:“当我编辑与 Cecilie Fjellhøy 的录像访问片段时,我将她的说话重点标记在相应的 WhatsApp 对话中,技术团队再将之整合成片段。”这种做法,让读者仿佛亲眼目击 Cecilie 和“西蒙”的通讯对话。

为反映出故事“正在”发生,报道中的语言亦刻意用上了现在进行式。Grønning 表示,Natalie Hansen 和 Kristoffer Kumar 为此费尽心思:“他们甚至在清晨三时起床,以‘实时重现’受害者和‘西蒙’的通讯对话,令呈现给读者的对话时间与第一手资料的时间吻合。”

Grønning 透露,《Tinder 骗子》取得了极大回响,甚至吸引好莱坞片商接触 VG,希望了解他们报道的这桩骗案。不过,Grønning 坦言报道发表之前,他们一直不敢肯定采取这种手法是否正确:“我们只想做个实验。现在看来,这肯定是正确的方向。”

“假如你要报道一个大事件,你必须问自己——哪些技术适用于这个故事?”Grønning 续道:“关键是,你必须一开始就探讨这些问题,在资料搜集阶段就探讨,因为你需要瞄准适用的材料,让你可以走出下一步。”

最后,Grønning 和 Natalie Hansen 回顾了《Tinder 骗子》报道得以成功的一些重要元素:

  • 愿意牺牲隐私权,愿意分享能揭示真相的文字、影片等第一手证据的消息人士;
  • 由精炼字句写成的段落;
  • 以图片呈现的书面证据,例如《Tinder 骗子》中展示了“西蒙”用以假装已还款予受害者的伪造转帐单据;
  • 能整合及剪辑影片和手机通讯串流视频的设计团队;
  • 对能佐证事件的官方人员的录像访问,例如《Tinder 骗子》中访问到以色列警员;
  • 呈现记者调查经过的“幕后片段”;
  • 意愿牺牲传统印刷版本报道的质量;
  • 有需要时与报社以外的特约记者合作,例如在《Tinder 骗子》协助揭示“西蒙”真正身份的以色列著名调查记者 Uri Blau。

    • 本文作者 Rowan Philp 是资深新闻工作者,历年来获得逾20个新闻奖项,目前以波士顿为基地。Philp 早年曾在利比亚、海地、中国等近30个国家,采访有关冲突、公共卫生、科技、外交等不同议题的新闻事件,为 BBC、《卫报》等数十间传媒供稿,亦曾于南非《星期日时报》(The Sunday Times)担任首席记者及驻伦敦首席记者长达15年。

      Don't miss a thing

      Subscribe to GIJN's email newsletter and get the latest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news, tips and resource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