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制作电视剧一样做报道,法国媒体 Les Jours 的新闻实验

Print More

English

Les Jours的“剧集“之一,讲述警察上庭后的情况。

“剧情简介”、“背景音乐”、“剧集”、“氛围”…… 在 Les Jours 网站位于巴黎的办公室里,每天都能听到这些词。但别搞错了,虽然这像是电视制作人说的,但这个成立了 3 年网站真正深耕的领域卻是严肃的深度报道。

不过,借用这种编剧才用的术语并非毫无原因。当 Les Jours 的联合创办人们筹划着从前东家法国《解放报》(Libération)离职 ——9 位创办人中有 8 位都在这家老牌报纸工作过,创办一个专注深度报道的新闻网站时,他们咨询的对象不仅有记者,还包括电视编剧。原因很简单:他们想要像写电视剧一样写新闻,把长篇大论的报道拆解成一集集扣人心弦的故事,让读者们拥有更容易进入、也更刺激的阅读体验。

Les Jours 的主席 Isabelle Roberts 表示:“我们希望像写长篇冒险故事一样写新闻,用上这个时代最受欢迎的形式,也就是电视剧。”

Les Jours 把他们撰写的系列报道统称为 “剧集” (这和 Quartz 每周的新闻通讯同名,但后者关注的是一些小众话题,比如说罐头笑料或者门铃)。只要 “剧情需要”,一部剧可以想写多长就写多长。有些剧只有几集,迄今最长的一部叫《帝国》,讲的是一位法国媒体大亨如何不折手段地收购某个主流电视台的故事,目前发布了 115 集,而且仍在连载中。

《帝国》的联合作者 Roberts 总结道:“我们的工作方法就是,确立主题,尽全力地消化,然后锲而不舍地进行深挖。” 这种方法和 Les Jours(意为 “天天”)的名字不谋而合:“这意味着我们有可能在昨天、今天、明天都讲同一个故事,即使其它的新闻机构早就转去关注别的话题了。”

以上为 Les Jours 刊登的 3 部 “剧集”,分别是关于法国的色情片行业、法国总统马卡龙的公关策略以及法国黄背心运动的影响。

出于对新闻的不懈追求,Les Jours 至今用 115 部剧集赢得了约 11000 名订阅者、一批忠实粉丝,并在法国社会引起回响。比如说,一部关于伊斯兰圣战士在法国的回归的“剧集”就被改编成畅销书并在全国范围内引起讨论,而著名导演安德烈・泰希内又以它为灵感,拍摄了自己的新片《告别黑夜》

诸如 “保镖门”黄背心运动等剧集引起了广泛的后续报道,而有的剧集关注了一般媒体不太关注的话题,比如法国的色情片产业以及婴幼儿产业的增长等等。但无论题材如何变化,如果缺乏深入详尽的调查,Les Jours 独特的报道形式只能沦为吸引眼球的噱头。

深入再深入

Les Jours 目前拥有 12 名全职员工,其中有 9 位是记者。同时,网站还跟几十名自由撰稿人保持合作。和大部分媒体不同的是,它不要求记者们只报道某一特定领域,而是放任他们自由探索自己的兴趣。Roberts 指出,长篇的调查报道通常会涵盖多个领域的议题,所以记者们也不应该受到太多限制。

比如说,记者 Sophian Fanen 报道的领域就从交通领域横跨至音乐产业。而在 Les Jours 成立之初就加入的 Camille Polloni 对罪案和法律感兴趣,也一直渴望加入能自由探索相关题目的媒体。她表示:“在加入 Les Jours 之前,我总是在写一篇篇关联不大的报道。但在 Les Jours,每当完成一部剧集后,我觉得自己都能采用一种更具有全局观的视角去观看事件,这对记者来说是种很大的满足感。”

Polloni 也指出,深入的报道方式也更得到受访者的认可。比起随意发表一两句看法,受访者会更愿意对想要深入了解事件的记者打开心声。“这有助于双方建立起信任,”Polloni 总结道。目前,她已经完成了 11 部剧集,最近一个故事 “Bang Bang” 用了 16 集、共 3 万字的篇幅深入调查了法国警察滥用随身武器的情况。

但这种工作方式也有缺点:记者们可能会埋头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中,而和其他同事缺乏交流。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Les Jours 每周会组织两次编辑会议,让同事们分享各自新近的心得,或者寻找合适的伙伴合力完成某些项目。

摄影部负责人 Sebastien Calvet 就表示,自己常常根据特定的项目,安排不同的摄影记者和文字记者一起工作,期望双方能互相启发。这种做法在纸媒中十分常见,但网络媒体中就少有尝试。它不仅有助于培养团队的合作精神,也使得 Les Jours 的照片拥有很高水准。

Les Jours 不会直接使用大型图片新闻社的照片,而是与独立摄影师和机构建立起稳定的合作关系,这使得他们的网站发展出独特的视觉风格,图片和文字配合的天衣无缝。

Calvet 就说:“我们同时用文字和图片讲述同一个故事。”

Les Jours 关于核废料报道的图片。摄影:Sandra Mehl

废寝忘食追报道

Les Jours 采用多种手段来讲故事。当一则深度报道提到不少文件时,它们会在文章中加入这些文件,以方便读者自行查阅原始资料。Les Jours 还会为每部剧集撰写 “演职员表”,介绍故事中出现的人物。它们还会列出适合故事气氛的背景音乐。Bang Bang 的歌单就包括 Bruce Springsteen 唱的《公路巡警》和法国饶舌乐手 Abd Al Malik 写的一首关于警察暴力的歌曲。

Les Jours 为读者们量身打造的网站,运用多媒体手段让人们拥有沉浸式地阅读体验,而且读者还能订阅喜欢的剧集,每次更新,都会立即收到提醒。

尽管读者们能一集集地追报道,但 Roberts 表示,有些订阅者喜欢一次性追完所有剧集,不少死忠粉还会在社交媒体上要求赶紧发布新的剧集。为了满足这群狂热粉丝的需要,Les Jours 正考虑学习 Netflix,一次性发布所有剧集。

加强与读者互动

Les Jours 没有广告,采用付费墙的运营模式,每月的订阅费用为 9 欧元。根据创办人设定的目标,他们在现阶段应该拥有 25000 名订阅者,25 人的团队,但实际情况却距目标甚远。

但员工们并没有太过失望。Calvet 说:“老实讲,在 3 年里拥有 11000 个订阅者也是挺不错的成绩,更重要的是,读者们的反应很好。”

更让 Roberts 欣慰地是,超过 95% 的订阅者每年都会选择续订他们的报道,而且超过一半的订阅者年龄都在 35 岁以下。

她补充说,Les Jours 目前已经接近收支平衡,考虑到法国许多新的媒体机构已经倒闭或濒临破产的状况,这个成绩令人振奋。

2015 年,Les Jours 发起首次众筹,共筹款 8 万欧元。如今,最早一批众筹者有权通过支付 200 欧元成为股东。目前,这批人拥有 8% 的股权,而 Les Jours 的创始人们则拥有 74%。

剩余的股份属于两位富有的媒体大亨 —— Xavier Niel 和 Matthieu Pigasse。他俩持有大量法国媒体股份,其中包括全国性的日报《世界报》(Le Monde)。包括 Arrêt sur Images 在内的媒体监察机构对 Niel 和 Pigasse 持股 Les Jours 表示担忧。毕竟,Les Jours 的创始人们最初离开《解放报》既是为了创业,也是因为不满媒体大亨 Patrick Drahi 对报纸的控制。如果他们的新项目也同样受到有权有势之人的影响,自然会令人失望。

但 Roberts 认为 Niel 和 Pigasse 的入股并不影响 Les Jours 的独立性,因为他们持有的股份很少,分别为 5.1% 和 1.6%,而且都无法参与编辑部的决策。

Roberts 还指出,这种收入模式让 Les Jours 更具有独立性。比如说,由于不需依赖广告,Les Jours 得以调查一些其它媒体机构会回避的题目。化妆品行业一直是法国媒体的主要广告业主,而他们也正是 Les Jours 的调查对象。

尽管 Niel 和 Pigasse 无法参与编辑部的工作,但编辑部通过每年一次的编辑部会议鼓励普通读者为选题出谋划策。最近有关蜜蜂数量下降的报道正是来自读者的建议。

为了加强与读者的联系,Polloni 最近开始负责与读者互动的工作。Les Jours 一直不允许读者在文章下评论,一是担心恶意评论,一是为了保持网站整体的调性。但 Polloni 也指出,这种做法也让 Les Jours 与读者关系甚远。为了拉近双方的距离,她正考虑尝试一些新做法,比如说不时邀请读者们参与编辑部会议或者召开相关的座谈会等等。最近,Les Jours 在办公室附近的酒吧举行了一系列的见面会,让读者有机会跟做报道的记者进行讨论。

Les Jours 某篇报道里的插图。报道调查了法国政府如何对待孤身未成年移民。插图:Pauline Aubry

成为好故事的百变制作人

尽管规模不大,Les Jours 也正积极进行一些新尝试。他们与法国出版商 Seuil 签订协议,给予对方优先改编权。目前,网站共有 7 篇报道改编成书,共售出 8 万册,这让报道有机会被更多的读者阅读。

法国记者及媒体专家 Clara-Doïna Schmelck 分析称:“Les Jours 既不是大众媒体,也不是小众媒体。它在法国媒体圈里有着独特的地位。“

Les Jours 还推出了一档播客,节目中既有原创内容也会对网站上的报道进行改编。它还和杂志 La Revue Dessinée 合作,用插画的形式来演绎自己的调查报道。目前他们正在与电视制片人讨论将报道改编成纪录片。

“我们想要做的,是成为好故事的百变制作人。“Roberts 强调,只要维持好网站上长篇调查报道的原意,Les Jours 对任何讲故事的形式都保持开放。

网站目前也在积极招募英才,欢迎拥有在上述新领域经验的记者加入编辑团队。

在成功的同时,Les Jours 也遭遇了不少困难:2016 年,网站的记者 Olivier Bertrand 曾被土耳其政府短暂羁押并最终被驱逐出境;2017 年,Polloni 了解到法国军方的情报机构正非法搜集关于自己的信息(她至今都不清楚原因是什么);2018 年,制药公司默克因为一篇关于它们药品的报道,威胁要起诉 Les Jours。

Roberts 没有被这些困难吓到,反而认为这是做深度调查报道时难以避免的。她完全不后悔在 2015 年从《世界报》的记者岗位离开,并表示很乐意与 Les Jours 一起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Roberts 说:“我们真的期待能成为很多新想法的实验室,在往前走的同时尽可能做更多地探索。” 她认为不论发生什么,Les Jours 都不可能会缺少报道素材:“我们不需要像编剧一样去构想故事,毕竟最好的编剧就是生活本身。”


Olivier Holmey 是一位居住在伦敦的法裔英国记者和翻译。他为《欧洲货币》(Euromoney Magazine)杂志撰写关于中东和非洲金融的调查报道,也为英国《独立报》(The Independent)撰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