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JC19 侧记:当虚假信息肆虐,媒体要如何处理与读者的关系?

Print More

2019年9月26日,第十一届全球深度报道大会在德国汉堡开幕。图:Nick Jaussi / Netzwerk Recherche

第十一届全球深度报道大会结束了,走在德国汉堡深秋的街道上,回想这次会议中印象最深刻的,其实是那些“老面孔”。我曾参加上一届在南非的会议,以及在韩国的亚洲大会,每次会议都会参加 Nonprofits & New Models(非牟利媒体和媒体新模式)主题的一系列讲座。过去在南非或韩国分享的媒体,Malaysiakini、Rappler、Newstapa、Bristo Cable、dataLEADS、Inkyfada、Waseda Chronicle、报导者…… 如今依然在场。

这似乎是媒体生存状态的例证,大家都还活着。

非牟利媒体的生存之道

这些媒体的创始人们,在这次会议中既坚持自己的信念和风格,也乐于分享过去两年做的新尝试和新思考。不必随波逐流,但也不是一成不变。韩国独立调查报道中心 KCIJ、媒体 Newstapa(打破新闻)的主编、联合创始人 Yong-jin Kim 是其中之一。

两年前,Yong-jin Kim 在南非的全球深度报道大会分享了 Newstapa 依靠读者付费,成功以会员制支撑起独立调查报道的经验。Yong-jin Kim 是韩国资深调查记者,2008年,在前韩国总统李明博任职期间,他不满新闻自由逐渐萎缩的环境,从工作了20年的主流媒体 KBS 离职,创办了 KCIJ。他认为,专注于揭露社会上非法、不正当行为的调查报道本身,也是一种垂直化的内容。Newstapa 的调查报道直指韩国社会高度关注的议题,在重大事件上有令人印象深刻的独家调查,2012年韩国国家情报院介入总统选举事件、2014年世越号沉船事故、2016年曝光三星集团会长性交易丑闻、2016年推出纪录片揭露韩国政府的反间谍冤案……持之以恒地制作出优秀、独家的调查报道,是 Newstapa 成功的关键。

回到香港后,我所在的机构在探索会员制时常常遇到困难,我偶尔会打开 Newstapa 的网站,看看它们最近如何,脑海里会浮现出 Yong-jin Kim 的样子——他低头看着稿子,按着自己的节奏慢慢讲出,“你要做别人做不到的新闻”。

去年在韩国,KCIJ 和 Newstapa 是亚洲深度报道大会(Uncovering Asia)的主办方之一。大会结束时,我们一行人拜访了 Newstapa 位于首尔市中心的办公楼。一层楼容纳下50余位员工,包括35位记者、编辑、摄影师等内容方面的人员,以及15位行政人员,其中包括2位专职于会员运营的人员。Newstapa 重视会员的程度不亚于调查报道,他们不停尝试与会员建立联系的新方式,例如邀请他们制作年历、参加纪录片的首映、参与年度聚会、来到办公室聊聊报道背后的故事等等。截至2018年10月,Newstapa 的付费会员人数突破四万,这在中小型媒体中已经是非常好的成绩了。

在今年的深度报道大会上,Yong-jin Kim 带来了新的分享:Newstapa 在2018年的年收入为500万美元。同时也跨界新的领域,在院线放映的两部调查报道纪录片分别收获了50万美元和100万美元的票房。这两年时间里,唯一不变的是 Yong-jin Kim 分享 Newstapa 的故事时,观众席上一定会有 Newstapa 的同事架起器材录像,Yong-jin Kim 也一定会播放几条最新的报道影片。他们坚持用镜头记录调查真相之困难,一直注重用影片报道新闻。会场里几乎只有它们一家机构,每一次都坚持带上专业器材,拍下 Yong-jin Kim 的分享。

后真相时代,如何与读者建立联系?

还有来自学术界的“老面孔”,专注于探索会员模式的计划 The Membership Puzzle Project 的 Emily Goligoski。她和她的团队在两年前分享的要点偏向理论,从对会员制媒体的研究观察中提炼出会员制的秘诀、会员制如何重构了媒体与读者之间的关系。到了今年,她的分享侧重在更加实务的细节,“找准你最核心、占15%的读者”、“重视读者体验”…… 听到“读者体验(user experience)”的时候,我跟着点头认同,这些听起来同两年前相比并不“性感”的建议,恰恰是探索会员制的过程中,我认为最有效的办法。

Emily Goligoski 分享内容的变化,跟全球媒体的发展趋势不无关系。在过去的两年间,会员制在媒体中逐渐兴起。根据 The Membership Puzzle Project 整理的数据库统计,在全球范围内启动会员制两年或不足两年的媒体多达79家。面对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留给采用会员制、准备开启会员制的媒体试错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Emily Goligoski 还提到一条建议:重视媒体对读者的透明度。我理解,这是在讲建立媒体与读者之间的信任。这恰恰也是参加这次会议前,我带着的疑问:在后真相时代,一个假新闻泛滥、媒体和真相被边缘化、信息安全得不到保障的时代,要如何处理媒体与读者之间的关系,或者往更广的方面说,如何处理具有公共性的机构与受众之间的关系。

首要的,我想是利用我们的技能去调查假新闻、挖出信息操控的人或团体,拼出来真相是如何被消解的。

Craig Silverman 是 Buzzfeed News 有名的调查记者,专攻假消息和媒体操控的调查。他在 Investigating Disinformation(调查虚假信息)的讲座上列出调查媒体操控的金律——账户分析(account analysis)、内容分析(content analysis)和关系网分析(network analysis)。

BuzzFeed 媒体编辑、事实核查专家 Craig Silverman 在第十一届全球深度报道大会上分享如何对抗假新闻。图:Raphael Huenerfauth

Silverman 举了一个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简单例子,说明如何从一则不起眼的错误,挖出更大的料。有一次,他在 Twitter 上回复了一位评价 Buzzfeed 的用户,这则不起眼的留言,竟然吸引许多人转发和点赞。Silverman 更发现,转发者中有一位男士的头像,和自己曾见过的一位新闻主播一模一样,但他的个人简介却称自己致力于网络犯罪和网络信息安全事业。往下追查,类似的事情也出现在其他转发或点赞的账号上,而这些转发点赞者之间的共同点是,都对网络犯罪和网络信息安全事业感兴趣。

Silverman 进而故意发了一条有关网络信息安全的推文,发出后果然立刻“钓鱼”到一批账户点赞、转发,他用这样的方法,挖出了一批试图伪造自己是互联网安全专家的虚假账号。

抗击虚假信息:保护安全、发挥想象

在 Silverman 分享的过程中,有听众提问,如何在 WhatsApp 群组进行调查?他回应,“那你得自行先加入这些群组。”

然而记者的个人安全问题是调查封闭群组的一个致命风险。因调查仇恨言论和极端团体犯罪活动闻名的瑞典记者 Axel Gordh Humlesjö,在 Exposing Extremists and Hate Groups(报道极端主义和仇恨组织)的讲座复盘了他的调查经历。其中他反复强调,某些极端主义团体很在意“面子”,在调查过程中,只有做到专业、克制,并专注在真正和新闻相关的事情上,不要去八卦他们的私人生活,哪怕你已经知道了受访者的私生活,且能让你的故事看起来更吸引人,也不要去写,这样才能保护好自己和家人。同一场讲座中,来自美国的记者 Will Carless 提到他们最近做的报道,用 Facebook 的 API 对封闭群组进行交叉分析,比对出某些警察同时也加入了极端组织的群组,并且发表了极端言论。

观众问,Facebook 因剑桥分析事件而停用了部分 API(应用程序接口),怎么办?很遗憾,什么办法也没有。

Exposing Extremists and Hate Groups(报道极端主义和仇恨组织)分享现场。插画:Phil Ninh

不禁想到,如果记者可以使用 API 去调查封闭群组发言,这是为了公众利益;那么公权力机构或任何别有用心的企业或个人,当然也可以用类似的方式监视我们的发言,或是推广告给我们。这中间的界限又该如何把握呢?

还有观众问,记者经常收到威胁,但到了什么是真的要开始小心了?Carless 提醒同行,当这种威胁开始有走入你的现实生活的迹象,就一定要小心了。Axel 更是提醒,至少要提前五年就开始注意自己在社交网络上分享的内容,或者直接搬家,再投入到任何可能产生危险的调查之中。

光是识别假新闻,似乎就耗尽了心力,如果再谈到下一步抗击假新闻,那又是另一个难题了。

菲律宾媒体 Rappler 的创始人雷萨(Maria Ressa)在全球深度报道大会发言。图:Nick Jaussi / nickjaussi.com

菲律宾媒体 Rappler 的创始人雷萨(Maria Ressa)是本次大会的焦点讲者,她曾遭菲律宾警方拘捕,被控网络诽谤等多项罪名。她在分享时说:“在菲律宾,我们的数据显示,新闻正在被边缘化,而处于中心位置的是虚假信息。”正如讲述俄罗斯新闻业和政治文化的转变,拿下两个传播学图书大奖的《丧失真相》(Losing Pravda)的作者 Natalia Roudakova 所说,“当追求真相这价值受到侵蚀时,新闻工作和新闻自由都没有什么意义。”

抗击假新闻、媒体操纵,道阻且长,目前也没有灵丹妙药一次性解决所有问题。但在大会上也还是涌现出一批小媒体,他们用自己的方式为信息公开尽一份力。吉尔吉斯斯坦的 Kloop Media 联合创始人 Rinat Tuhvatshin,拿不到政府透明的建设合约,他就向群众众包,收集政府建造项目烂尾的实地图片、证据,揭开官方宣传的假象;阿根廷媒体 Agencia Presentes 的联合创始人 María Eugenia Ludueña,则是带着读者一起,在维基百科上添加、补充或修改和 LGBTIQ 相关的词条,让大众真正了解这个群体,破除那些既有的偏见和歧视。

深秋的落叶铺满通往会场的小道,这是在香港不曾见过的景色。媒体们在日益艰难的未来中可能依然活着,只是如何让媒体活在受众心里、如何战胜假新闻,将是一条不容易的征途。


作者徐小童,前端传媒会员与社交媒体业务总监,专注媒体观察和增长策略,她也是第11届全球深度报道大会奖学金获得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