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深度报道中使用用户生成内容(UGC)?

Print More

English

第十一届全球深度报道大会的讲者在分享如何在深度报道中使用用户生成内容。 Photo: Nina Weymann Schulz

2017年夏天,成千上万的罗兴亚难民因为暴力冲突离开缅甸若开邦。当纪录片制作人 Evan Williams 看到这般景象时就好奇地想,其他地方还有没有更多相关的影像资料呢?若开邦当地发生了这么大的社会事件,想必会有很多人会摄像录影吧?

「在以前,发生这种事的话,我肯定就被派去进行现地报道,坐上商务舱飞机去缅甸了。就这么简单。」 Williams 第十一届全球深度报道大会上分享道,「不过,如今科技的进步令人们能够用手机进行录影,记录下正在发生的事情。这就是用户生成内容(UGC)为新闻报道带来的革命性改变。」

在前纪录片制作人的角度,Williams 就 UGC 内容使用的潜力、难点等问题,与数据记者 Purity Mukami 、新闻学者 Andrea Lampros 进行了讨论。Mukami 目前任职于 BBC,同时也是一位开源搜查专家;而 Lampros 则任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Williams 认为,在网络平台上找到相关与新闻内容相关的影片仅仅是个开始,「如果想要这些用户生成的内容在你的报道中发挥积极的作用,记者还有许多功课要做。」

在深度报道中,如何搜集、整合和使用用户生成内容?在大会上,三位资深记者分享了各自的经验。

1. 找到合适的内容

自今年4月苏丹前总统巴希尔(Omar al-Bashir)被弹劾下台以来,许多记者都觉得故事差不多就到此为止了。但事实上苏丹的示威者仍还在街上进行抗议活动,要求军方将权力下放给市民。

Mukami 在 BBC 的同事、《非洲之眼》(Africa Eye)节目的制作人 Ben Strick 一直与示威者保持着密切联系。示威者将记录了抗议过程的影片、相片传给他。6月上旬,在首都咯土穆,军队向示威者开火。当地网络服务也被中断,然而一旦人们找到办法连上网,第一件事就是上传他们用手机录得的影像资料。

《非洲之眼》团队在核实完这些影像资料后, Strick 便将它们发布到 Twitter 上。「在调查报道中,考虑到安全因素,记者一般是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你现在正在调查哪起事件的。」Mukami 说。「但在这次调查中,我们保证了每个人都知道我们正在调查苏丹示威活动,这样人们就会不断将他们手头的材料发给我们。」

不久前,由于团队已经收到了太多的影像投稿,于是不得不设立起一个推特抓取程序工具来帮助处理材料。整个过程中,团队一共分析了近400段相关的影片资料。

而在报道缅甸罗兴亚难民危机时,Williams 采取的第一步是联系南亚的线人们,询问他们是否认识正在缅甸国内进行拍摄的团体。Williams 的线人们将他介绍给了一个小型 NGO。这个 NGO 已经在若开邦拍了三年的纪录片了,纪录片的主题正是军方统治下的人民生活。Williams 与这个 NGO 进行了接触,询问自己能否看一看他们录得的材料。这个 NGO 之后寄给了他一个移动硬盘,里面装有上千条的影片资料。

2. 找到内容的制作者

接下来,Williams 不光与拍摄这些影像的摄影师们进行了交流,同时还尽可能地认识这些摄影师的朋友们。对 UGC 的来源进行亲自核查是很重要的,因为经过这一过程,你会明白内容的作者们与你所报道的故事之间存在怎样的联系,也会明白他们制作出该内容、并提供给你的动机。Williams 提到,即便他们要求在公开的报道中匿名,你也需要尽可能地了解他们本人。

3. 记录内容核查进度

Mukami 的团队包括了四位开源调查专家,但当面对从苏丹获取的铺天盖地的影像资料时,他们还是感到了力不从心。他们创建了一个 Excel 工作表,对收到的每一条影片、每一张照片的状态都进行记录,包括对其中内容的简要描述,核查进度等。这样一来,团队中的每个人就都能够清楚地了解目前的进度,而编辑们则能够于同一时间开始对撰写报道了。

4. 核实一切细节

在 Mukami 团队的那张主工作表中,同样记录了事实核查与交叉核查的工作过程:每条影片都由三位开源调查者进行独立的地理定位。「对影片发生地点进行定位是没有一个固定公式的,」Mukami 解释道:「不同的视角能看到不同的东西。」

虽然从苏丹示威者那里获取的影像资料中很少有造假的情况,但花时间去对它们进行一一核查同样重要。Mukami 的团队本来希望在两个星期内完成整个调查,但到最后一共花了一个月还多的时间。

在谈到拍摄缅甸罗兴亚难民危机纪录片的过程时,Williams 说:「我们先从这些 UGC 素材入手,然后去寻找不能采用这些 UGC 的原因:你怎么知道影片中的内容发生在正确的地点或正确的地区?」虽然影像资料的元数据(Metadata)有时很有用,但他提醒,元数据也可能是不准确的。他们同样会将影像资料拿给法医和病理学家看,以得到他们的专业意见,以确认影像中展现的状态是否与资料提供者所声称的情况相符。

5. 聚焦故事

UGC 内容有时会与讲故事之间产生有张力。「我们不得不选择最重要的视频,这有点像打架,因为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视频是最重要的,」Mukami 说:「我们必须对这些视频进行筛选,以讲出最好的故事。」

Williams 也曾在夜晚花费数小时浏览从缅甸得到的材料,并进行思考:从这些材料中,到底有没有还没被讲过的故事呢?经过一段时间思考后,他意识到影片中记录的这些军事活动有良好的组织性,且规模是很大的,但缅甸军方曾对此进行了否认,「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够从 UGC 中发现军方撒了谎。」

6. 补充报道

UGC 可以成为实地报道最开始的一步。从 UGC 内容中,Williams 的团队最后确认了三、四个地区,绝大部分令人震惊的攻击都发生在这些区域。对于所有他们能够从视频中确认身份的罗兴亚难民,也都派了几位值得信任的孟加拉同事去进行采访。「这样你就能得到360度无死角的事实核查了。」

采访的最开始,他们不进行录影,问受访者发生了什么。然后再将得到的影像资料拿给受访者看。「这种策略能够让你的受访者告诉你更多信息,而不仅仅只是你想听到的。」Williams 说。

7. 对所有内容进行反复核查

直到发布前的最后一秒,事实核查的工作都仍需要持续进行。Williams 以亲身经历告诫在场的各位记者:托一位工作热情过分高涨的编辑的福,他曾在纪录片公开前的最后一刻才发现,一段5秒钟未经核实的材料被放进了最终版本中。

「你必须对你纪录片里每一个细节的真实性都有十足的把握。如果你对某段材料并没有完全的肯定,那么这段材料就不要被放到最终版本里去。」他说。「否则,这不光会损害你的信誉,甚至会造成更大的问题。」

至于版权问题,Williams 提醒道,你需要通过书面形式得到版权所有者的允许,之后才能使用他们的影像材料。不过在有些情况下,即便对方不答复你,你也是可以用他们的内容的。这种情况你需要咨询你的律师。对于这个议题,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 Andrea Lampros 推荐了这份由非盈利组织 First Draft 出版的《关于版权法与目击者媒体的记者指导手册》

对于 Makumi 来说,从对苏丹示威进行的报道中,最大的收获是让她明白了团队的重要性。「毕竟内容量实在是太庞大了,而且又杂乱无章,有时候甚至是破碎的。」她说,「有时候我们不知道怎么做,也没有足够的时间给我们作出决策。这种时候,团队合作就展现出它的重要性了。」

8. 处理善后

当内容发布以后,记者的工作并没有结束。Makumi 与她的同事在报道之后仍与在影片中出现的那些当地人保持联系,以此确认他们目前是否安全。

Williams 的团队在结束工作以后则立刻寻求专业帮助,来治疗调查过程中自己所受到的应激创伤。「当你日复一日地面对这些负面的材料,它是会影响到你的。」他说,「我们都不过只是血肉之躯而已。」

Lampros 则认为,在你报道计划的最初,有些关于善后的考量就应该被提上议程。「你需要常常反问自己,我们能够如何保证受访者的安全呢?不光是我们亲自接触到的人,还有那些给我们提供报道材料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