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借机拍片到三万会员,韩国非牟利媒体“打破新闻”是如何做到的?

Print More

English

打破新闻(Newstapa)的工作人员。照片:由打破新闻提供

韩国非营利性调查新闻机构“打破新闻”(Newstapa)诞生于韩国新闻行业非常不景气的时期。2012年1月,它由一群因要求采编自主而被解雇或是在编辑室被边缘化的新闻人创办。

Newstapa 可以翻译成“打破陈规的新闻”,而“tapa”在韩语中表示“打破陈规”。

尽管“打破新闻”已经发展成为一家拥有 50 名员工,其中包括包括 35 名采编人员的媒体机构,但在成立之初它并没有建立可靠的融资模式或可持续发展计划。如今,这个专注于调查报道的非牟利媒体,融合了广播、纪录片制作和会员制,打破了韩国传统媒体中的许多禁忌,成为了全球非牟利媒体的榜样。

“我们当初只计划运行一年左右,”“打破新闻”的联合创始人兼编辑金永进说。

当金永进加入“打破新闻”担任顾问时,他仍在国家公共广播公司(KBS)任职,只是在周末来到首尔负责编辑工作。他因抗议自我审查而被解除了 KBS 调查部负责人的职务,被调往了离首尔5小时车程的蔚山。

韩国媒体工作者联盟(The National Union of Media Workers)为“打破新闻”提供了一个办公空间——一个会议室,在闲置的时候可供“打破新闻”的成员使用,和2000万韩元(约合16830美元)的资金,用于支付其6个月的运营开销。

“打破新闻”在成立之初没有相机,甚至不得不依靠从一位数学老师那里借来的小型摄像机工作,但他们制作的网络电视节目反响是惊人的。

他们推出的第一集节目——有关补选前投票站位置的变化,在 YouTube 上吸引了超过 30 万次观看。

金永进说:“我们受益于数字技术,使我们无需大量的初始投资就可以生产和分发内容。”他指出,“打破新闻”的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并没有遇到很多困难,因为他们许多都是资深记者。

“打破新闻”的主编金永进(右)与该组织顾问委员会负责人金正培合影。照片:由“打破新闻”提供

目前,“打破新闻”拥有约 390000个 YouTube 订户,609000 个 Twitter 关注者和 208000 个Facebook 关注者。此外,它还制作了三部纪录片,吸引了五百万观众在电影院观看。

建立可持续发展模式

2012 年 7 月,“打破新闻”开始接受捐赠。在短短几天内,它获得了约 1000 名捐助者(包括一次性和经常性捐助)。2013 年 12 月,在一则关于朴槿惠在右翼媒体的帮助下赢得了总统大选的报道后,经常性捐助者的人数超过了25000人。

在 2013 年 2 月朴槿惠就职后,“打破新闻”任命金永进为新任总裁,并将其重命名为“打破新闻”,希望使其成为一个可持续的、非牟利性、无党派的调查性新闻媒体,它不接受任何公司的赞助或广告宣传。

其后,KBS 记者金敬来(Kim Kyung-lae)和其他几位知名记者都辞职并加入了“打破新闻”,是因为韩国的媒体状况并未出现改善的迹象。

金庆来说:“当李明博政府于 2008 年上任时,我们很难对政府的任何负面消息进行举报。” 2013年,当他到“打破新闻”工作时,薪酬下降了10%。

在李明博和朴槿惠政府治下,韩国的新闻自由在2008年到2016年都在持续倒退。而李明博和朴槿惠都因腐败而被判刑。

在韩国,即便公开的信息是真实的,诽谤也将会被判最高两年的刑罚,而如果信息的虚假的,最高刑期则是七年。因此,“打破新闻”成立了一个为记者提供法律援助的基金,它已经拨出约 3 亿韩元(合 256000 美元)。

金永进说,“打破新闻”曾被起诉14次,除了在一宗在未经当事人许可的情况下发布电话录音被罚款300万韩元(约合2500美元),其余所有诉讼都胜诉了。

深入调查

在确定“打破新闻”的名字后不久,他们发布了一篇关于国家情报院建立了秘密的网络战部门的调查报道,这篇报道指,相关部门创建了 600 多个 Twitter 帐户,并转发了 20 万多个帖子,以攻击反对派总统候选人。“打破新闻”使用社交网络分析工具发现,至少有 10 个小组在 Twitter 上系统地进行了操作,以操纵公众舆论,以支持总统候选人朴槿惠。

在“打破新闻”与“国际调查记者协会”(ICIJ)合作发布了一系列有关在避税天堂拥有空壳公司的韩国人的调查报道后,2013 年的捐款人数量增加了约 5000人。

深入报道世越号沉船事故之后的第二年,捐款人数又增加了 5000。当时主流媒体曾错误地报道,所有船上人员都已经获救,而当时数百名乘客都被困船上。

“打破新闻”在揭露包括韩国工业巨头三星(Samsung)等大型公司户的不当行为时,也常常只能单独行动。它曾报道过在三星半导体工厂工作后患上白血病和淋巴瘤员工的死亡(该公司最初否认公司有任何不当行为,但于去年发出道歉并与其前雇员达成和解)。

“打破新闻”也在 2016 年报道了三星集团主席李健熙招妓的丑闻。这篇报道在 YouTube 上吸引了 1300 万观看次数。

2017年,当韩国宪法法院因贪污丑闻将总统朴槿惠免职时,“打破新闻”的捐助者数量已经超过40000,其年度捐款超过了59亿韩元(500 万美元)。

捐助制的挑战

在文在寅上台后,韩国的新闻自由状况有所改善,主流媒体也开始报道一些原来只有“打破新闻”才敢报道的禁忌话题,导致了“打破新闻”捐助者数量的下降。2018 年,“打破新闻”的捐款下降10%以上。

韩国新闻与传播研究学会新闻研究负责人金成海教授表示,“打破新闻”目前作为政府监督者的角色面临挑战,因为他们许多捐助者都是文在寅的支持者。

“打破新闻”的捐献者数量急剧下降与它曝光某些自由派政治人物的丑闻有关,包括从吹哨人转变为国会议员的权垠希(Kwon Eunhee),“打破新闻”曾报道,她在竞选公职时利用法律漏洞来瞒报了自己和丈夫的资产。

在“打破新闻”发布了一篇关于总检察长提名人在听证会时撒谎的报道后,捐助者数量也出现大量下跌。这位提名人被视为自由派的领军人物,曾领导了对朴槿惠腐败的调查。

尽管如此,金永进强调他们仍将恪守使命,公正地揭露滥用权力的行为,并且他也对经常性捐助者的数量将保持在 30000 人以上充满信心(目前大约有 31000人)。

跨平台合作

随着政府的更迭以及许多曾经被解雇新闻工作者的复职,跨平台的合作现在已成为“打破新闻”的主要关注点。

2018 年 5 月开始 ,金敬来在 KBS 主持了一个时事广播节目,“打破新闻”的创始成员之一曾在这个节目工作,如今他也回到了这个节目。金敬来将在这个节目获得的一半收入分给了“打破新闻”。

“打破新闻”去年还与德国的 NDR 、韩国的 MBC 合作,调查了一个学术造假的社群

2018年10月,“打破新闻”与初创媒体公司 Sherlock 的记者合作,揭露了韩国知名 IT 创业家杨金浩掌掴员工并且强迫他用弓箭射杀活鸡的事件。“打破新闻”为 Sherlock 的记者提供了工作空间,协助其组织了新闻发布会,并在其线上平台发布了这则故事。

2018 年 11 月,“打破新闻”与 24 小时新闻频道 YTN 签署了一份关于内容交换和未来合作的协议。

“打破新闻”的记者和捐助者于 2018 年 12 月 19 日在首尔延世大学礼堂庆祝 2018 年的捐助者之夜,“打破新闻”每年都会举办这个活动。照片:由“打破新闻”提供。

为记者搭桥

“打破新闻”今年8月通过众筹活动筹集了超过 2.7 亿韩元(超过 23 万美元)的资金,以建立“共同中心”(Together Center)项目,这个项目希望为独立记者提供共同工作的空间。“共同中心”有一个多功能电视演播室,三个编辑室和两个会议室。

两支由大学生组成的团队成为了该项目的首批受益者,他们将用300万韩元(约合2500美元)的奖金来调查大学宿舍费和极右翼势力在大学扩张的故事,而“打破新闻”的成员也将对他们的故事进行指导。

独立纪录片制片人南泰杰(Nam Tae-je)也在使用“共同中心”来编辑他的纪录片,该片讲述的是居住在月城核反应堆附近的人们的生活,影片有望在11月上映。

“打破新闻”自 2015 年以来一直与独立制片人/导演合作,并自 2018 年以来通过公开竞赛的方式,为纪录片项目提供了1000万韩元(8500 美元)的奖励。

2016年以来,他们还开设了很受欢迎的在线数据新闻学课程,以培养未来的调查记者。

金永进说,使“打破新闻”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是展示出公正、持平的新闻报道的价值,赢得受众的信任,以及与与他人合作共赢,“在寻求帮助之前,你应该证明自己是有价值的。”


李泰勋 是一位韩国资深记者和电影制作人,他为 ARD 在韩国担任制作人也曾为 SBS、半岛电视台、BBC 等制作过调查报道纪录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