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靠订阅制走过15年,“当今大马”如何平衡新闻公共性和媒体经营?

Print More

English

Big Story:2018年5月,在国民阵线(BN)失去马来西亚联邦执政权后,当今大马总编辑颜重庆在公司发表演说。图:Marc Lourdes

1999年,在时任马来西亚副总理安瓦尔·易卜拉欣(Anwar Ibrahim)被捕和监禁后重新兴起的改革运动中,当今大马(Malaysiakini)诞生了。

颜重庆(Steven Gan)和普雷梅什·钱德兰(Premesh Chandran)创办这个在线新闻门户,是为了让马来西亚人对于该国正在发生的新闻时事有一个清晰的了解——人们当时无法从被严格控制的媒体报纸和电视台获得这些信息。

这间媒体现在是亚洲最具影响力的新闻网站之一。但是它们经历过不少坎坷,在其运作的二十年中,当今大马被警察多次突袭,也被告上法庭。最近,其创始人还面临着因工作而被监禁的威胁

然而,它的新闻也赢得了无数奖项,并在全世界马来西亚人的心中占有很特殊的地位。2018年5月9日,超过 1700 万人在当今大马的网站和社交媒体上追踪了马来西亚的选举结果。

安瓦尔·易卜拉欣(Anwar Ibrahim)在获得王室赦免后也于2018年5月16日获释,他当时特别感谢了当今大马的工作和新闻报道。

我与当今大马首席执行官钱德兰进行了深入交谈,以更多了解当今大马这一路的成长历程和它们未来的发展。

Marc Lourdes:当今大马是怎么开始的?

Premesh Chandran: 我和颜重庆曾经在《太阳报》(The Sun)工作,在那之前我们是学生活动家。我们一直在谈论新闻媒体如何推动一个国家进步,我们认为在马来西亚这是薄弱的一环。

1998 年 9 月,安瓦尔·易卜拉欣被捕后,许多人来找我们,建议我们开办一家地下报纸。当时我说:“看,互联网正在兴起,我认为在线的东西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力。”

那时还很早——想想拨号上网用的调制解调器——当时大多数网站只能称之为博客。

当今大马的首席执行官普雷梅什·钱德兰(Premesh Chandran)。他身后相片中的商店曾在15年间都是当今大马的办公室,直到几年前才搬进了新的办公室。图:Marc Lourdes

Marc Lourdes:在这二十年里,有许许多多的竞争,但当今大马在马来西亚仍然是最受欢迎和信任的新闻网站,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Premesh Chandran:我们起步比较早,并在很早的时候就积累了大量用户,并且我们也有多个语种的版本提供。

我们一直在追求专业,随着时间推移,我们可以建立到跨越政治立场的联系。在 2008 年马来西亚大选后(反对派在那次选举取得了空前胜利),我们也非常独立地报道了反对派领导的州政府。

我认为这些年来我们已经建立了非常牢靠的品牌。在 2002 年,我们决定使用订阅制,这是关键一步。当时,广告显然无法维持我们的运营,我们要么采用订阅制,要么就关门大吉。

当时没有人认为订阅制会成功,但我们还是决定尝试一下。那时的想法是:谁是真正希望当今大马活下来的人?我们认为,读者是我们最强大的支持者。

当然,这是一条艰难的道路——当时没有多少人在使用信用卡,没有 PayPal 这样的东西,也没有订阅系统。

Marc Lourdes:那么,你们是如何做到的呢?

Premesh Chandran:我们做了诸如制作自己的预付卡之类的事。在那时候,即使预付卡也很少见。同时,我们也进行大量的营销活动。很多人都在用现金付款,用支票付款,而我们只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我认为不出版印刷版对我们是有帮助的,因为当你拥有印刷报纸时,关注重点就会集中在此,而网上内容就变成了纸版附庸。所以我认为我们只做线上版,这会帮助我们专注于数字化内容的生产,并真正成为数字化领域的专家。

Marc Lourdes:当人们谈论当今大马的成就时,似乎技术的作用被低估了,你可以展开讲讲吗?

Premesh Chandran:自 2001 年以来,我们一直在技术方面进行投资。由于我们起步很早,因此没有什么可以购买的系统。如果我们从今天开始,那么建立自己的技术可能就没有多大意义——因为我们可以买到一切成熟了技术框架了。

但是那时没什么成熟的解决方案,所以我们不得不自己搭建很多技术框架。因此,我们投资开发了 CMS (内容管理系统)、订阅系统、广告——现在我们与 Google 合作,我们也拥有自己的人力资源系统和 CRM(客户关系管理)系统,我们自己开发了一切。

Marc Lourdes:你们也是视频领域的先行者,几年前就已经推出了 KiniTV。这背后的想法是什么?

Premesh Chandran:我们实际上是在 2006 年就已经推出了视频产品,它首先被称为 Malaysiakini TV。当时 YouTube 才刚刚开始,政府承诺会在马来西亚普及宽带连接。

我们认为,视频将是真正让更多人联系在一起的一种方式。但是前三、四年的业绩非常令人失望。宽带普及花了很长时间,如果没有缓存就无法观看视频,而且观看设备的成本也很高。

但在 2012 年和 2013 年左右,手机变得更加便宜,带宽成本也下降了,观看在线视频的人数急剧增加。

我想在这一块我们起步的时间太早了,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无法在这上面产生什么利润,所以我们将这块业务的规模控制的很小,只有大约三到五个人。但我们制作了一些非常重要的视频,我们在2007年到2008年间制作的几次集会的视频,很多都被盗版并在网上分发,这对我们来说也产生了巨大的营销效果。

Marc Lourdes:你们会不会觉得很难吸引到广告商?

Premesh Chandran:从当今大马创办的第一天起就是如此,这是因为我们的政治色彩很浓,我们总是会提出一些棘手的问题,政府对我们的攻击也很多。我们的广告团队会提出一个方案,但我们无法依赖广告太多。

我们确实透过广告赚了些钱,但如果你把它和订阅获得的收入相比的话,就会发现这个量是非常非常小的。

我们一直维持比较低的运营成本,即便你是高层管理人员,在这里也赚不了多少钱。

Marc Lourdes:马哈蒂尔领导新政府成立后,您是否看到广告市场正在起变化?你们经营状况会变得更好吗?

Premesh Chandran:这肯定比过去容易得多。我们我们会做更多的推广活动。但对于媒体来说,线上广告始终是个问题。Facebook 拿了很多钱,Google 拿了很多钱,所以我们需要从全球的角度来看广告市场,这不是马来西亚人之间的竞争,不是当今大马对决《星报》(The Star)、《新海峡时报》(New Straits Times)。

以前的政治障碍将不再存在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会赚得衣钵满满。

Marc Lourdes:么现在你们的广告和订阅收入的百分比分别是多少?

Premesh Chandran:去年是70%的广告和30%的订阅。订阅最近受到了一些冲击,过去它的比例更高。

当人们对政治感到幻灭时,我们的订阅量往往会下降。人们对政治很感兴趣时,我们的订阅人数就会上升。

Marc Lourdes:对于马来西亚这次政党轮替来说,当今大马发挥的作用至关重要,这一成就对你们的目标来说意味着什么?

Premesh Chandran:在很多时候,人们非常非常努力,却等不到变革那一天的到来。(马来西亚首次政党轮替)是很令人兴奋的,这种感觉几乎是超现实的。

Marc Lourdes:当今大马接下来会做什么?

Premesh Chandran:政治和监管的问题将变得更加容易处理;对我们来说,业务障碍将会减少,我们可以涉足更多领域。但是媒体领域的竞争也将更加激烈。

在步入后转型时期的国家中,我们都能看到媒体的蓬勃发展,每个人都想开办一个新闻网站或是电视台,所以这块领域将会变得非常拥挤。

而我也曾在许多国家/地区看到过政府和媒体只有短暂的蜜月期——通常只持续 6 到 12 个月。我们显然还是会批评政府,然后蜜月就结束了。我们不会幻想我们将永远成为金童玉女。

我们也完全没有成为政府应声虫或政府公关的基因。

Marc Lourdes:你们是否有扩张到马来西亚以外的计划?

Premesh Chandran:我们一直都在谈论马来西亚作为东南亚甚至亚洲智识中心的可能性。这里是一个大熔炉,我们有不同的语言、不同的种族、不同的宗教信仰,而我们说英语,又可以连接到西方世界。

这是一个思想和参与的沃土,但一直以来都受到政府的一些阻碍。因此,在消除了这些障碍之后,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思想上的讨论正在发生,不仅是关于马来西亚未来的发展,而且还应该是关于亚洲未来的发展。

因此,我认为我们有可能将马来西亚定位成亚洲的智识中心和媒体中心,而当今大马在这个过程中会有它的角色。

Founding Partners:当今大马的创始人:总编辑颜重庆(Steven Gan)和首席执行官普雷梅什·钱德兰(Premesh Chandran)。图:Marc Lourdes

Marc Lourdes:在过去的 19 年中,你学到的最有用的经验是什么?

Premesh Chandran:一是要保持一致。我们不记仇。马哈蒂尔曾试图打压我们。但当他离任后,他的的声音被他的继任者压制了,我们给了他空间,因为他的观点很重要。我们非常忠于我们的使命,这是最重要的。

事后看来,依靠读者和订阅制是走了一步好棋。但是我们还保持了马来语网站的免费,因此它吸引了广泛的受众。尽管我们谈论的是订阅,但我们并不是教条,我们并不是说这是进步的唯一途径。

另一个很好的经验是,史蒂文和我有这个分工:他负责编辑部,而我负责其他所有业务。在线媒体通常是由记者和编辑开始的,他们非常热衷于做出世界上最好的新闻报道。但他们很可能对新闻过度投资,而对技术、广告等其他方面投资不足——因为管理层都是编辑或记者出身。

因此,我认为一个关键的经验是,如果您想在媒体上取得成功,你需要一个优秀的编辑,也需要一个业务骨干——需要有人来研究收入,无论是透过广告还是订阅。

这三个关键点缺一不可,太多的媒体公司因为没有做好平衡而失败了。


本文原刊于 The Splice Newsroom,以知识共享署名 4.0 国际许可发布

Marc Lourdes 是马来西亚新闻人,也是亚洲新媒体运营领域的专家,他曾担任 CNN 亚太区数字总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