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怎样的“辟谣”?

Print More

辟谣关乎的是定义真相的权力,它需要依赖具备独立性和公信力的机构,以及尊重事实的社会文化和开放的社会心态才能更好地运转。

本文原刊发于“新闻实验室”(微信公众号:newslab)付费会员通讯,作者方可成,由新闻实验室特别授权全球深度报道网转载,请勿再次转载;您可以点击这里,加入“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

疫情肆虐,流言广传。新闻媒体和资讯平台有责任帮助公众筛选出准确的信息,过滤掉虚假的信息——这就是近几年在全世界都很受重视的“事实核查”(fact-checking),用中国人熟悉的语言来说,也就是“辟谣”。

但是,辟谣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从具体操作上看,在信息纷繁复杂又传播极快的环境中,辟谣需要遵循一定的操作步骤和原则,才能保证信息的准确性;从更深层次看,辟谣关乎的是定义真相的权力,它需要依赖具备独立性和公信力的机构,以及尊重事实的社会文化和开放的社会心态才能更好地运转。

事实核查的方法和步骤

对事实核查感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出品的入门手册《事实核查101》

《事实核查101》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出品的关于假新闻和虚假信息的教学手册的一个章节

根据手册内容,事实核查分为三个步骤:

第一,寻找可以被核查的说法。一般来说,只有带有数字、事实的说法才能被核查,比如“湖北省新确诊了100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感染者”、“吃维C可以预防新型肺炎”、“新型冠状病毒可以人传人”;而观点意见性的说法是无法核查的,比如“我觉得形势会很快好转”。

第二,从能够找到的最佳信源寻找相关证据。什么样的证据是可靠的,这是事实核查的关键,下文会详细展开。

第三,用找到的证据来对比被核查的说法,给出判断。

手册中提到:做事实核查的机构都会详细公开解释它们的方法步骤。那么我们就来看看最知名的三家事实核查网站是怎样做的。

首先是我的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下属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办的 factcheck.org。在它的网页上我可以看到:“我们的目标是使用最佳的证据”。

那么,最佳的证据有哪些?首先是一手信息,比如国会的证词、议员的投票记录、劳工统计局的就业数据、上市公司的信息记录等。

其次是非党派性质的政府部门发布的分析报告,比如国会预算办公室、税务联合委员会、政府问责办公室、国会研究处、医保与医助服务中心等——在美国的政治生态中,这些机构都不属于任何一个党派,不会被任何一个党派左右,因此具备很高的公信力。

此外,他们还会参考一些广受信赖的智库和专家,比如以研究医保著称的哈佛大学凯瑟尔家族基金会,以研究税收著称的税收政策中心——它们都是独立的、非党派智库。

在获取证据、完成查核之后,他们还会经过多道文字编辑环节(包括至少4个没有参与查核步骤的人),确保内容准确性。

其次是专注于核查政治类信息的 Politifact。在它的网站上,我们同样可以看到对于方法的详细介绍。

Politifact 在做事实核查的时候,会首先选择直接联系提出相关说法的当事人/组织,然后去寻找一手的、可靠的信息进行比对。它特别强调:二手信息是不够的,必须直接看到相关的政府记录、原始数据、学术研究等。“我们不直接采纳官员或竞选团队的说法,他们的说法必须得到独立验证。”

Politifact 还提到,如果不得已必须引用其他媒体的信息,而该信息是由匿名信源提供给该媒体的,那么必须注明:“我们无法独立验证该消息”。

再来看一看另一家事实核查网站 Snopes

他们同样提到,做事实核查的第一步是联系提出被核查说法的人,请 ta 详细解释该说法,提供更多信息。然后再去联系了解相关信息的人和组织,并参阅各类可信信息。

在可信赖的证据来源方面,Snopes 同样强调:他们尽量使用非党派性质的信源。如果不得不使用那些带有党派色彩的机构的信息,那么会明确向读者提出警示,让大家在阅读的时候留个心眼。

对于所有的信息来源,都会在文末给出列表。

腾讯较真刊登了哪些辟谣信息?

近日,腾讯新闻的“较真”栏目推出了“新型冠状病毒实时辟谣”特别专栏,这是一个重要的事实核查平台,汇聚了不少重要的辟谣信息。

截至2020年1月26日20点,该专栏一共发布了72则查证消息。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梳理,统计如下:

从类别上看,

  • 健康防疫知识(如:“吃香蕉会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吗?【假】”)有34则,占47.2%;
  • 疫情管理措施(如:“杭州封城防控新型肺炎?【假】”)有22则,占30.6%;
  • 预防救治情况(如:“深圳49家医院可免费领口罩?【假】”)有9则,占12.5%;
  • 疫情发展情况(如:“一香港人在南京鼓楼医院因新冠肺炎去世?【假】”)有7则,占9.7%。

在查证者方面,

  • 由腾讯约请专家核查的有32则,占44.4%;
  • 引用媒体核查的有31则,占43.1%;
  • 引用政府公告信息的有7则,占9.7%;
  • 引用当事人本人说法的有2则,占2.8%。

更具体地分析腾讯较真的这一专栏,并对照国际领先的事实核查栏目的标准,可以发现:这很难说是一个完整的事实核查栏目,因为它的大部分内容都是依靠转载其他媒体的采访或者政府机构的公告而撰写的,更像是一个核查信息聚合平台,而非正式的核查机构。

由腾讯主动约请专家进行的辟谣,基本都属于“健康防疫知识”类别。实际上这也是在中国做事实核查的一贯特色:真正能够邀请专家做独立核查的,基本只有健康养生类信息。

在中国做事实核查的问题和瓶颈

腾讯较真的这个栏目运营数天,已经遇到了两个具体的尴尬案例。从这两个案例中,我们能够看到在中国做事实核查的问题和瓶颈。

第一个案例是对在微博上一度广为流传的“医院几具尸体没人收”视频的核查(发布者为@魔女小稀)。腾讯较真直接引用了“共青团中央”在社交媒体上的辟谣,称“经核实,相关视频为配音再制作,情况不属实”。

但是后来,这则核查信息被删除。

从信源上看,共青团中央的社交媒体是一个意识形态宣传机构,并不符合事实核查的证据来源要求。从内容上看,“经核实,相关视频为配音再制作,情况不属实”没有提供任何有用的信息,我们不知道是如何核实的,是否到访或者打电话联系了视频中的医院?是否采访了魔女小稀本人?是根据什么视频“配音再制作”的?视频的原始声音是什么?具体什么情况不属实?医院不在湖北,还是躺在地上的人没有死?如此语焉不详的事实核查,完全不符合专业标准。

关于视频的真实性,现在还没有谁做出令人信服的核查。《南华早报》采访了魔女小稀,说明了她确有其人,不过没能从其他信源交叉验证她的说法。

另一个案例是对“湖北襄阳1月25日0点封城”的核查。这则核查,现在同样被腾讯较真删除了。

核查文章说,1月24日晚流传“襄阳1月25日0点封城”的消息,腾讯较真转载《襄阳日报》的报道,引述“襄阳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挥部办公室”的说法,称该信息不实。

然而,1月25日,该指挥部办公室就发布消息:1月26日0点停公路客运和民航客运,火车也于24小时后关站。

当然,“襄阳1月25日0点封城”的消息依然是错误的,但是这个案例也显示出核查这类疫情管理措施时的尴尬:情况瞬息万变,今天否认的措施,可能明天甚至几个小时之后就成了真的。

另一个例子是:1月22日,武汉市长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理解的武汉‘封城’,是指对体温异常、可能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人群,不让进出城,而不是对生活在武汉的1000多万人不准进出。”

几个小时之后,直接影响到一千多万人进出武汉的封城指令就出台了。

对于事实核查者来说,一件起码应该做到的事情是:在标题和内文中都要强调时间。比如,截至某月某日某时的措施是怎样的。如果简单刊出“XX省高速封路是假消息”这样的核查文章,很容易事后陷入尴尬的局面,也容易给读者带来误导。

在factcheck.org的编辑标准中,就特别强调:事实核查的文章要使用清晰的表达和准确的用词,也要提供具体的语境。因为,事实都是在一定的语境之下成立或者不成立的,抛开了语境谈事实,很多时候就失去了意义。

当然,这个栏目还有更多大家关心的问题难以核查或者无法核查,比如12月到1月中旬究竟是否存在瞒报情况?比如前线的物资到底是否短缺,有多短缺?

武汉疫情报告时间线上可疑的空缺

此外,全球的事实核查都面临的两个问题是:如何传播到那些被谣言误导的人那里?传播到了之后如何说服他们改变态度?

前者需要一种自由的传播环境,还需要媒体平台主动协助辟谣信息的传播。

后者则需要全社会普遍具备一种开放的心态,愿意因为新的证据的出现而改变自己的看法,而不是死守自己的观念,将不同信息的碰撞视为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

当然,尽管有如上批判性的评价,但腾讯较真的这个栏目起码在健康防疫知识上还是有很大的贡献,值得转发到家族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