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避开流行病报道中的「雷区」?

Print More

显微镜下的埃博拉病毒。图:The Public Health Image Library

从2003年的SARS到今年的新冠疫情,新闻媒体在每一次大规模传染病的爆发中都扮演着重要角色。从最初的预警,到疫情发生时的状况、人们的反应,再到对疫情何以发生的追问,每一环新闻媒体都无法缺席。记者应如何客观准确报道流行病,流行病报道中又存在着哪些可以避免的“雷区”? 全球深度报道网获 RUC 新闻坊授权,转载了他们编译的两篇反思埃博拉报道的文献,希望“他山之石”能加深我们对疫情报道的思考。

回顾埃博拉疫情报道

当2014年利比里亚出现埃博拉疫情时,当地很少有具备科学素养的记者积极地进行相关报道。缺乏最新医学知识的当地记者容易受到社交媒体上流言的影响,一些编辑甚至相信了疫情是为了筹集资金的阴谋论。时任利比里亚新闻联合会秘书长的丹尼尔·尼亚科纳(Daniel Nyakonah)认为当地新闻报道处于“混乱”之中,某些记者的新闻报道或过于煽情、或存在矛盾、或缺乏科学支撑。

与当地记者相比,国际记者在报道埃博拉疫情时也具有一些劣势:一方面,国际记者缺乏充分培训和相关背景知识,在埃博拉疫情报道方面经验有限;另一方面,一些国际记者的新闻报道不够全面,采访的大多不是非洲本地人而是美国白人,因此未能纳入当地人的观点。更糟糕的是,美国一些主流媒体对于非洲不断激增的病例数量没有报道,反而用耸人听闻的新闻标题给未受影响的非洲国家的移民造成了困扰。

传染病的爆发不仅是公共卫生危机,也是信息危机。记者的报道可能建立也可能破坏公众的信任,可能促进科学知识普及,也可能成为恐慌与谣言的助推器。在当今的数字时代,帖子、视频等新的表达形式使得流言能够“病毒式传播”,科学准确的新闻报道显得尤为重要。

埃博拉疫情报道中的“雷区”

在过去六年中,出现了很多负责任、对抗击埃博拉有益的报道,但一些媒体发布的不准确、不科学的报道也给抗击埃博拉造成了困扰,甚至引发了袭医事件。在此列举一些埃博拉报道踩过的“雷区”,为新闻从业者提供参考。

传言

在进行流行病报道时,切忌夸大其词。

2014年8月29日,CNN 报道了利比里亚医生戈比·洛根(Gorbee Logan)的故事。该医生曾将拉米夫定(一种艾滋病毒药物)用于治疗15名埃博拉患者,他声称其中13人幸存,这与同期埃博拉患者30%的存活率相比似乎是一次了不起的成功。但实际上拉米夫定并不是治疗埃博拉的灵丹妙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研究人员早在洛根之前就对该药物进行了测试,但并无效果。在洛根的故事成名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研究人员再次进行实验,结果依旧确认拉米夫定对埃博拉病毒无效。

那么该如何解释洛根的发现?首先,洛根是否真的治愈了13名患者并未可知,因为他是唯一信源,没有其他佐证;其次,即使洛根所言为真,但15名患者的基数太小,高存活率也可能是运气使然。

总之,洛根的故事不能证明该药对治疗埃博拉有效。这种类似的证据被科学家称为“轶事证据”(anecdotal evidence),通常是指只来源于一位医生或只有少数病人的治疗效果做参考的案例。

身为记者,请记住:始终以怀疑态度对待轶事证据。证明一种药物有效需要很长时间和一系列严格的科学测试,当听到有人声称自己在药物或疗法研究上取得巨大进展时,请务必保持警惕和怀疑。

官方言论

轶事证据只是问题之一,“特效药”传言的影响要糟糕得多。

2014年8月,尼日利亚爆发了一次小规模的埃博拉疫情,一款名叫“纳米银”(nano-silver)的药物引起了人们的兴趣。据称,尼日利亚卫生部长丘库(Onyebuchi Chukwu)宣布该药由美国医师利玛·莱波(Rima Laibow)出售,于8月14日到达该国。莱波声称纳米银经过了重重测试,结果证明它是埃博拉“权威性的预防和治疗方法”。”

而这一说法被证明是荒谬的:“纳米银”还没有经过任何检测,也尚无科学文献证明其对抑制埃博拉的作用。经过一系列辟谣,8月16日丘库宣布尼日利亚将不会尝试使用纳米银来治疗埃博拉。

身为记者,请记住:即使是官方言论也不要全盘接受,总是问自己:证据在哪里?

行为与文化

人类行为、文化和信仰对疾病传播影响很大,非洲的一些历史观念使得某些偏见更加根深蒂固。

在埃博拉扩散过程中,非洲的传统治疗方式和丧葬仪式是重要推手。可能是因为之前一些不成功的治疗经历,许多患者对医疗系统保持警惕,因此他们去寻求传统治疗师的帮助,然而这些传统治疗师并不了解这些患者带来的风险。在举行丧葬仪式时,亲人们经常清洗、触摸死者的遗体以寄哀思,但埃博拉患者的尸体也有很强的传染力。

据世界卫生组织称,塞拉利昂一场丧葬仪式导致365人被感染丧生。这就是为什么在流行病初期尸体需要迅速安全地得到处理,但在当地人看来,这种做法不尊重家人的意愿、过于冷漠。

身为记者,应该关注到这一问题并对此进行报道。在报道中,不要对当地文化进行价值评判,而要强调传统的信念或做法没有错,只是会带来很大的感染风险,因此可能需要暂时停止。

谣言与骗局

2014年8月,尼日利亚出现了防疫骗局:有消息称喝大量盐水可以预防埃博拉病毒感染。这一信息在社交媒体上被大量传播,不少人因喝太多盐水住院,甚至有两人因此丧生。

几乎每一次疫情中类似的谣言和骗局都会出现。作为记者,切忌轻信并参与传播这一类言论,应该主动核查事实,并教人们如何真正保护自己、免受埃博拉病毒侵袭。如果不确定要提供什么建议,请访问世界卫生组织网站或所在国家的卫生部门。

阴谋论

每种流行病都有其对应的阴谋论。当20世纪八十年代艾滋病出现时,有人声称这是中央情报局设计的一种杀害男同性恋者和非裔美国人的生物武器;当2009年H1N1流感爆发时,有人认为这是世界卫生组织或其他组织减少世界人口、或通过出售H1N1疫苗使制药公司牟利的阴谋。

在埃博拉疫情中,阴谋论也比比皆是。9月,利比里亚报纸《每日观察家》(Daily Observer)发表了植物病理学家西里尔·布罗德里克(Cyril Broderick)的一篇文章,他声称埃博拉病毒是美国军方设计的,非洲公民被用作不知情的测试对象;美国歌手克里斯·布朗(Chris Brown)在推特上写道“我认为埃博拉流行是人口控制的一种方式”。

这种阴谋论的后果是严重的,它不仅分散人们有限的注意力,还会使人们回避治疗,并转向对国际援助人员的指责。

阴谋论往往没有任何证据可以加以佐证。在报道时,记者应该谨慎审视阴谋论,并时刻发问:证据在哪里?

过度反应

如果有读者密切关注美国媒体,可能会认为该国已被可怕的埃博拉疫情所淹没。共和党政客指责奥巴马总统让局势失控,特朗普认为在西非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美国援助人员应留在当地,而不是被送回美国接受治疗。

恐惧和过度反应通常是疾病暴发的副产品。实际上美国只有两个人被感染,而且都是去利比里亚参与抗击埃博拉国际援助的护士。普通人患病的比例甚至小于被雷击的风险,但由于某些政客想在美国大选前展示自己的强硬立场,埃博拉的危险被夸大并引发了大规模恐慌。

一名记者可能无法阻止民众、媒体和政客的过度反应,但不应推波助澜。记者应提供有关疾病和风险的准确信息,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惧,并揭穿虚假信息和谣传。请记住:要冷静地发出理性的声音,成为准确消息的来源。

改进报道的建议

鉴于不实信息的潜在负面影响,记者在报道流行病时更应担负起传递科学知识的责任。优质的报道不仅需要媒体人员的专业素养,也离不开媒体与其他部门的信任与合作。

指定在线资源库,方便记者查证

指定流行病报道的在线资源库,内容可以包括揭穿传言的科学信息、在疫区报道的建议、防止污名化患者的建议、避免对患者造成二次伤害的资源,培训讲座和研讨会的相关信息,以及科学和医学术语的词汇表。理想情况下,在线资源库应该可以在世界上任何地方访问,并且能够指导新闻从业者在新闻报道中避免煽动和偏见。

当地政府需加强与新闻媒体间的沟通

当地卫生部门和国际合作伙伴应考虑当地媒体对疫情模拟活动的反应。例如,在利比里亚爆发埃博拉疫情之后,一个国际非政府组织财团进行了埃博拉疫情模拟,以测试医疗队的应对能力。几个小时之内这一信息就泄露给了媒体,媒体以为这不是模拟演习,当真事进行了报道,引发了公众恐慌。

2019年在塞拉利昂举办的一次抗击埃博拉培训也让当地记者和社交媒体误以为真,产生了类似的后果。如果媒体与当地政府有更良好的沟通机制,这些乌龙本都是可以避免的。

建立媒体与公共部门的信任

为了恢复对媒体的信任,应广泛建立公共卫生部门和新闻媒体之间的沟通渠道。

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本地记者需要在指定的卫生部领导的新闻协会登记,以获取与受访者的联系,而政府联络人则在需要时使用该网络与媒体联系。除了充当政府与媒体间的联络工具,此类网络还应该用于让政府联络人学习新闻伦理,同时也让新闻工作者学习医学术语和医疗伦理。正如临床医生有责任维护患者的隐私,新闻工作者也有义务保护其线人免受伤害或污名化,并进行公正的报道。

为报道疫情的记者提供充足资金和设备

据《哥伦比亚新闻评论》(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报道,在1989年至2012年间美国约80%的报纸削减了科学相关的内容,拨给科学报道的差旅预算大幅下降,即便是最优秀的科学记者也常常因为经济原因难以参与疫情报道。事发国的本地记者最适合填补这一空缺,但他们往往缺乏资源(如充足的工资和设备),而且常常被国际同行视为下属。

国际记者与本地记者合作

外国编辑在委托当地记者报道或拍摄时,应提供与本机构记者同等的报酬。由于当地记者对本地动态更为了解,他们往往比那些在外国新闻编辑室办公桌旁的记者更善于讲述正在发生的故事。

在疫情期间,电台可以成为专家揭穿谣言、分享科学防疫信息的重要渠道。由于当地电台记者很可能已经获得民众的信任,因此他们可以帮助传播重要信息,共同生产出高质量新闻内容。

国际媒体可以与当地媒体合作,将当地记者确立为信息链中的关键环节,有助于促进包容互信、防止谣言传播、形成良性循环。例如,在2014年-2016年西非埃博拉疫情期间,BBC在塞拉利昂与当地媒体一起讨论并制作电台节目。

让医护人员理解,好记者是对抗疫情的盟友

尽管过去曾发生过不负责任的报道事件,但大多数记者仍与医生一样,认真工作、心怀人民。记者的工作风险很大,并且经济收益也不乐观。一个有道德、严谨的记者和一个好的临床医生一样重要,在疫情危机中医护人员更应明白记者的关键作用,与彼此成为对抗疫情的盟友。

参考文献:

1. World Federation of Science Journalists. (2015). Tips & Traps
2. Thomas, K. (2020). What Should Health Science Journalists Do in Epidemic Responses?. AMA Journal of Ethics, 22(1), 55-6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