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记者莱昂内尔·福尔:我用什么工具进行调查报道?

Print More

English

全球的调查记者们都在使用什么工具?在「工具箱」这个栏目中,我们将邀请世界各地的调查记者和读者们分享他们最爱使用的工具。

Finance Uncovered 的采访主任莱昂内尔·福尔(Lionel Faull)

这一次,我们采访了莱昂内尔·福尔(Lionel Faull),他在伦敦的调查报道媒体暨培训机构 Finance Uncovered 担任首席记者。自2017年加入 Finance Uncovered 后,福尔追踪过的事件包括:荷兰壳牌公司(Shell)和意大利埃尼集团(Eni)在收购尼日利亚 OPL 245 油田时涉嫌行贿、肯尼亚知名博彩公司 SportPesa 在网络赌博热潮中大赚一笔、位于英国的布拉柴维尔基金会(Brazzaville Foundation)为刚果总统德尼·萨苏-恩格索(Denis Sassou-Nguesso)洗白形象,以及那些居住于“迪拜比佛利山庄”的知名人士。此外,他也在 Finance Uncovered 于伦敦、阿布贾和雅加达所开设的年度课程中,训练商业记者如何进行调查报道。

福尔过去在南非的 Mail & Guardian 的调查部门 amaBhungane 工作了五年,他曾报道过南非的核能采购丑闻古普塔家族的政策绑架事件。离开 amaBhungane 后,他当了两年的自由撰稿人,参与揭露了库茨信托(Coutts Trustees)涉嫌避税事件,以及该公司与南非商人加里·波利特(Gary Porritt.)的离岸公司之间的关联。

福尔在肯尼亚出生、成长,后来移居南非。他在罗德大学主修新闻,毕业后开始了他的记者生涯。他于2016年移居英国。

以下是他最喜欢的工具:

OCRKit

“在处理大量的 PDF 档案时,OCRKit 是一个非常好用的工具(OCR 是 Optical Character Recognition 的缩写,即‘光学字符识别’),它可以帮你将大批 PDF 扫描档转换为电脑可读取的文本。

“我们在调查 OPL 245 油田时,收到了壳牌公司好几千页的电子邮件和文件,全部都是 PDF 扫描件。借由光学字符辨识,我们在几分钟内就可以开始搜寻档案内容,让整个调查工作跨出了一大步。而且它对于任何涉及大量扫描档的调查都很有用,例如你要消化一大堆法律文件时。”

“不只英文,它也可以辨识其他语言。举个例子,在 SportPesa 的调查报道中,因为它是一间有保加利亚投资者的肯尼亚体育博彩公司,可想而知我手上有许多文件都是用保加利亚文写的。但你只需将 OCRKit 切换为保加利亚文,它就能帮你辨识。假使你正在做跨境合作的报道,需要处理不同语言的文档,它就非常好用。OCRKit 的字符辨识通常很准确,至少它能让你复制一段保加利亚文,丢进谷歌里翻译。”

“在我的领域,最常处理的文件格式大概就是 PDF 档了,而且通常都是扫描档。我几乎每次都会用 OCRKit。”

Livescribe 智能录音笔

“我从很久以前就很爱 Livescribe 的智能录音笔。我已经用了大约七年了,中间换过好几代。办公室的同事在我的怂恿下也全都买了。”

Livescribe 智能录音笔

“这款录音笔的美妙之处在于,它不仅可以录下你的对话,而且在录音的同时也可以将你的笔记同步到相应应用中,在回听时可以让你的录音和文字笔记同步呈现,这样你就能精准且全面地记下你的对话内容。”

“它让你可以专心听受访者正在说的话,不用太担心你是否记得上一句他说了什么。”

“与这款录音笔搭配的笔记本的每一页都有数千个小点。笔的前端有一个小激光器,所以当你将笔移到页面上的某处并点击时,它会自动知道你正在看这部分的笔记,并回放你在写笔记时听到的内容。所以,当你做了一个三小时的采访,你不用像许多挫败的记者那样──为了找到正确的音频段落来来回回地重播──,而可以在几秒钟之内迅速听到你要的部分。

“然后,你可以将录音笔连上笔电,上传录音档和采访笔记,它会帮你留下一份永久存档,而且是可供全文检索的。假设你正在调查某件事或某个人,你可以在你的档案中搜寻这个名字。这很重要,因为你可能会被某人质疑:‘不,我不是这么跟你说的’,或者你可能会被指控诽谤。但没关系,因为你有一个很完整的资料库,记录了谁在何时何地对你说了什么。这是我最有价值的工具之一。”

“这支笔蛮大的,前端还有一个小屏幕,所以它显然不是一般的笔。也不是那种用来偷偷录音的录音笔,用它来做采访做笔记更好用。”

OpenCorporates 和 Aleph 数据库

OpenCorporates 从世界各地搜集了许多公司所有者的相关资料。因此,与其花时间在各管辖机关单独搜寻某间公司的信息, OpenCorporates 让你可以一站式地搜寻各家公司与个人的信息。我喜欢将它与 OCCRP(Organized Crime and Corruption Reporting Project,有组织犯罪及贪腐报导计划) 的 Aleph 数据库同时使用,因为 Aleph 汇集了各种不同的数据集,包括外流及遭黑客窃取的档案。如果我在这两个网站上查询某人或某公司,通常都会获得一些线索。”

“OpenCorporates 呈现信息的方式非常清楚:你很快就知道某间公司活不活跃、成立于何时、董事和股东是谁,以及这些资料来源的链接。有了这些,你可以再去该公司的管辖机关找寻他们可能提供的其他资料。”

“至于 Aleph,每当 OCCRP 记者处理大量的泄密文件时,这些资料都会被存放在 Aleph 上,所以它是一个数据库的数据库,经过日积月累,它变得愈来愈好用了。所有人都可以使用 Aleph 的基本版本,然后你可以在 OCCRP 免费注册,若有记者证明,还可进一步访问更多非公开或专有的数据库。但就算不注册,基本版 Aleph 也能让你从各种开放资源或特定文档取得世界各地的大量信息。”

“在我开始进行 SportPesa 的调查项目时, OpenCorporates 给我的线索很有帮助。我知道 SportPesa 在肯尼亚和英国都有据点,但我不知道原来他们在马恩岛(Isle of Man)上也有注册公司。而这当然牵涉到有关赌博公司的离岸低监管问题,所以我的雷达立刻响起来。起初我不一定知道要去马恩岛找 SportPesa 的资料 ,是 OpenCorporates 告诉我的,它让我明白SportPesa 是一个跨国企业。”

加密通讯软件

 

“我信赖的网络安全人士都对 Signal 赞誉有佳。比起 WhatsApp,无论是在传信息或通话时,它为我和我的消息来源提供更多安全性和保障。Signal 用起来不难,无论你熟不熟悉科技工具,它都很好上手。

“我也有一个 PGP (Pretty Good Privacy,优良保密协定)密钥,用来与同事及特定消息来源讨论比较敏感的话题。我用的是一个名为 Mailvelope 的插件,它让我的 Gmail 公司邮箱能收发 PGP 加密的电子邮件。收到这类邮件的人也必须安装一个类似的附加元件才能读取信件,不一定要是 Mailvelope。

“如果不是用来与消息来源联系,那还有其他选项:ProtonMail 是一个端对端的加密电邮服务,设定的方法跟一般电子邮件账户一样。对于那些没法应付复杂的 PGP 加密功能的人,我就会用 ProtonMail 与他们联络。

“对于那些不熟悉网络安全的消息人士,为了他们的人身安全,我们打从一开始便教导他们资安的重要性,而他们的反应也都很好。这使得我们在合作初期便建立了一种良好的信任关系:他们看到你不仅想要他们的资料,也想保护他们。这也让他们确信你是一名好记者和一个可靠的人。”

网站时光机(Wayback Machine)


“‘网站时光机’对调查工作非常有用。如果某个网站或网页消失了——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例如公司结束经营,或是有人试图从互联网上抹去自己的所有踪迹──你都可以用 Wayback Machine 找到该网页的历史存档。

“这个工具也可以看出一间公司的今昔差异有多大。当拉柴维尔基金会成立时,它的网站并不隐瞒它实际上是为了歌咏布拉柴维尔长期独裁的窃盗统治者德尼·萨苏-恩格索(Denis Sassou-Nguesso)。但当该基金会与恩格索的关连被证明有争议后,基金会网站上的相关内容便被悄悄删除了,只留下该基金会在非洲表现出色的印象。但我能够找到网站的早期版本,例如,它上头曾写基金会的创立是受到恩格索的启发。

“网站时光机让我能够验证我的直觉,并进一步调查,在对方否认时也让我可以反问:‘好吧,你否认你曾为这个人工作或曾与他一起共事,但你要如何解释你的旧网站上的这些资料呢?’

“通常我需要的网页会被备份下来,但可能没有我希望的那么频繁。网站时光机开发了一个插件,允许用户自行备份网站,以备不时之需。如果你正在进行调查,并且猜想当你开始向某公司问一些敏感的问题,他们就会开始拿掉一些资料,那这插件就很有用。”

Whoxy

“Whoxy是我们用来查看网站注册资料的工具。假如我们不太清楚某公司的所有者是谁、某网站是为谁设立的,另一个思考方向是:‘好吧,那谁会费心注册这个网站呢?它又是注册在谁的名下?’有时你能找到公司的所有人,有时你找到的是该公司负责架设网站的员工。

“很多时候,公司不会透露网站建置者的姓名,也可能是请第三方代为经营。但是你永远不知道谁会在何时无意中泄露了老板或员工的信息。

“当我在追踪古普塔家族时,(我注意到)古普塔家族最喜欢的转移资金的方式之一,是借由代理的人头公司,这公司可能只有一名不起眼的员工,但经过该公司帐户的金额却有数百万元。有时,出于商业原因,这些人头公司必须设置一个公司网站。借由 Whoxy ,有时你可以取得这些人头公司的注册者的信息。常常不同网站都是由同一个人建立的,让人猜想这可能是相同犯罪手法的一部分。

“还有个重点必须声明,虽然这些工具很棒,但只有它们是不够的。通常要破解这些案件,你需要真人提供的情报,真正的消息人士。像 Whoxy 这样的东西能做的,是帮你证实消息来源的情报是否属实,或是反过来操作。”


Olivier Holmey 是一名居住在伦敦的记者与译者。他为 Euromoney Magazine撰写过中东与非洲的金融调查报告,也为《独立报》撰写讣闻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