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助功能设置

文字大小

色彩设置

单色 柔和色 dark

阅读工具

底部遮盖 标尺

文章

主题

调查虚假信息来源,我们为你准备了12种工具和方法

English

图片来源: Courtesy Coda Story

在非洲与西欧,一场新冠肺炎的假信息风潮吸引了数十万人注意。当记者亚历山大·卡隆(Alexandre Capron)开始着手调查时,他原本以为会找到一个有规模的邪恶组织。

在这场假信息散布活动中,五个热门的脸书专页贴文都错误引用了总统及医疗部门的发言──一些带有潜在致命后果的信息──而且似乎被有技巧地拿来煽动刚果民主共和国及在法国的大批刚果侨民的敌意。

卡隆是「法国24」(France 24)电视台的《观察家》(The Observers)节目的记者,他用了一套网络追踪工具──包括 Hoaxywhopostedwhat.com 和 Facebook 日益完备的“专页透明度”信息──来锁定背后的组织。

但他找到的,却是两名在刚果首都金沙萨的20岁大学生及16岁高中生,他们说自己只是在「玩个游戏」。

这名20岁的脸书管理员告诉卡隆:「我们编故事来增加追踪人数。我们提供我们的社群用户那些在别处没读到的新信息。」

一名20岁的刚果学生告诉记者,发布图中这类新冠肺炎的假信息贴文,让他在1个月内获得了6万名粉丝。图片来源:法国24电视台《观察家》。

他的其中一个脸书专页就有15万粉丝,而他编造的新冠肺炎帖文则在五周内被分享了20.6万次。

疫情假信息泛滥,背后推力来自于一群有毒的混合体,包括边缘的意识型态团体、商业骗子、国家力量、「邪恶公关」、阴谋论新闻网站,甚至只是寻求关注或是谋取蝇头小利的学生。

位于牛津大学的路透社研究所(Reuters Institute)的研究指出,将近五分之二的新冠肺炎假信息是完全捏造的。这情况严重到世界卫生组织表示,紧随着这场疫情的,是「假消息大流行」(infodemic)。

不同于政治谎言,刻意散播传染性疾病的假消息会带来致命的后果。这包括因不负责的行为、错误甚至有害的「疗法」,以及煽动暴力所导致的死亡,在印度对穆斯林少数民族的攻击中就可以看到这一点。

全球深度报道网采访了7名处理新冠肺炎假信息的记者和编辑,我们发现他们对调查报道的角色看法一致:与其花心力反驳假消息,调查记者应该更关注背后的人和资金来源。

虽然我们采访的记者为了揭发假消息来源使用了数十种不同工具,但我们从中找出了在调查工作中常见的六种工具及六种技巧。

「我认为我们有责任揭露那些制造和传播假信息的人和团体,」BuzzFeed News 的媒体编辑克雷格·西尔弗曼(Craig Silverman)表示。「网络喷子、国家力量、牟利集团——这些都需要调查。第一,因为这是一个好故事;第二,因为它有助于阻挠有心人士。如果记者要追踪他们,这就让假信息没那么吸引人了。」

西尔弗曼最近更新了一系列重要的开源插件和工具,帮助记者们紧盯着那些假信息散布者。

受访记者们也表示,2020年全球各地的事实查核组织在追踪假消息来源上一起帮了大忙。

光是「冠状病毒事实联盟」(CoronaVirusFacts Alliance)──由美国波因特研究所(Poynter Institute)的「国际事实查核网络」(International Facture Checking Network)所领导的100个查核组织──就已经在今年揭发了7000多件与新冠肺炎相关的假信息。同时,「信息与民主论坛」(Forum on Information & Democracy)则成立了工作团队,针对这场假信息疫情寻求政策上的因应之道。而像非营利联盟「初稿」(First Draft)这样的研究机构也正在训练记者查核网络贴文及通报假信息。

「初稿」通过一个简单的反向图片搜寻功能发现,这张在社交媒体上被广泛视为呈现了中国新冠肺炎死亡情形的图片,其实来自2014年德国的一个艺术项目。图片来源:初稿。

「初稿」的美国副总监艾米·莱因哈特(Aimee Rinehart)表示,该组织也致力于帮助新闻组织在危险的新冠肺炎谣言被疯传前,先将它们移除。

「我们看到网络谣言常见的说法、『非我族类』的分化,以及对某群体的仇恨,但这个假信息蛋糕上的糖衣是冠状病毒」,莱因哈特说,「这次被攻击的不是常成为镖靶的 George Soros,而是 Bill Gates。过去曾出现错误信息(misinformation),但蓄意捏造的假信息(disinformation)则是在封锁后的解封抗议中才开始出现的。在美国,我们已经看到马蹄铁式的 U 型言论──一边是在政治光谱某端的反接种疫苗团体,另一边则是呼吁枪枝权利的人们,但他们却在诉求『别告诉我该怎么做』的运动中团结起来了。」

假消息背后的合作力量

调查记者们曾爆出了几则令人震惊的报道,指出破坏2016年美国大选、影响英国脱欧的假信息背后都有一股共同的力量。西尔弗曼的一篇报道揭露,马其顿一个小镇上的年轻企业家创建了至少140个政宣网站,对美国选民产生了重大影响。而《纽约时报》的系列文章则呈现俄罗斯记者对圣彼得堡一个名为“网络研究社”(Internet Research Agency)的网络喷子的独家报道。

目前针对新冠肺炎的假信息,还没有如此大规模的揭露文章。但是专家表示,针对合作式假信息的报道不久后应该会出现。

总部位于佐治亚州第比利斯的非营利组织 Coda Story 的主编娜塔莉亚·安特拉瓦(Natalia Antelava)表示,假信息迫使许多新闻媒体陷入被动的「打地鼠」模式,但聚焦在假信息背后的组织及动机可能是一条更好的途径。

「在许多方面,我确实认为揭发假信息分散了记者的注意力,」安特拉瓦说,「我们需要积极主动地报道,而不仅仅是回应别人设定的议题。我认为报道假信息应该像报道任何其他危机一样。基本原则应该是相同的。」

图片来源: Courtesy of Coda Story

今年2月,Coda Story 调查了一个名为 Stop5G International 的脸书社团。该社团散播假信息来攻击5G技术──一个在疫情中变得很受关注的假信息议题。仅在英国,就有70多座电话基地台遭到破坏或烧毁,因为人们认为这项技术破坏了人类的免疫系统,因而加剧新冠肺炎的传播。

Coda Story 团队找出了该专页的管理者,并在苏黎士附近的一个私人地下室进行采访;采访前,记者还得先被全身扫描。但该篇报道并未带着轻蔑语气,也没有着重在一些奇怪的科学谬论上;相反地,记者以尊重的态度探讨了该专页管理者的动机及恐惧,并将科学事实的地位在文中摆得更低。

调查报道对假信息的影响

5月,亚美尼亚记者塔特菲·霍凡尼斯扬(Tatev Hovhannisyan)发现,当地一家医疗新闻网站 Medmedia.am 发布了好几则有关新冠肺炎的错误报道。其中一则呼吁亚美尼亚民众“拒绝所有可能的疫苗接种计划”。霍凡尼斯扬说该报道共有13万1千次浏览量,而亚美尼亚仅仅只有300万公民。

她还提到,该网站的第二大热门文章错误地写道,某太平间以现金吸引死者家属,希望他们签署一份表格,声明亡者死于新冠肺炎。

霍凡尼斯扬发现,该网站由一名极右翼和反对性少数群体(LGBTQ)的医生经营,网站并声称“由(美国)国务院……拨款赞助”。但霍凡尼斯扬心想,这样一个听来荒谬的说法有没有可能是真的。相较于追踪假信息──她知道这很容易,但也不过是九牛一毛──她决定要追踪背后的金流。

她试图从 grants.gov(一个美国联邦政府的资助网站)追踪这笔捐款,并通过搜索 Whois 网站(该网站能让你查找某特定网站的网域所有者),找到 Medmedia.am 的所有人及其掌握的非政府组织,但并没有成功。

后来霍凡尼斯扬听说,有些捐款受赠者必须申请一个 DUNS 号码,该码会产生一个独特的数字符串,并完成 SAM(System for Award Management,奖项管理系统)注册程序。

她搜索了美国 SAM.gov 的数据库,发现了一笔“亚美尼亚青年医生协会”(Armenian Association of Young Doctors)的注册记录,该协会是由前述同一名医生创立的非政府组织。她又向前迈了一步,证实这项“联邦援助奖”的拨款是确实的。

在霍凡尼斯扬提出上述证据的八天后,美国驻亚美尼亚大使馆承认他们的确资助了该非政府组织及其网站。

霍凡尼斯扬的报道在 openDemocracy 上发布一周后,美国大使林恩·特蕾西(Lynne Tracy)便宣布大使馆将终止对该网站的资助,并将“收紧一些申请程序”。

从那之后,这篇开放民主网的调查报道已经被70多家媒体、8种语言报道或引用。

“我问自己:美国国务院怎么能资助一个散布新冠肺炎错误信息、并提倡反对接种疫苗的亚美尼亚网站?”,霍凡尼斯扬说。“这类危险的假信息在疫情期间始终很泛滥。(这个故事)对现实世界的影响超乎我们预期。”

“Medmedia 似乎已经改变了它的做法,对新冠肺炎有误导性及不正确的文章也似乎减少了。对我来说,这是最重要的影响!”

揪出假信息来源:工具篇

  • Hoaxy:这个开源工具能让你将网上帖子和文章的传播进行视觉化、从低可信度的来源搜索文章,并绘制出某段时间内的分享数趋势。
  • CrowdTangle:大多数假信息调查者都将 CrowdTangle 描述为该领域最强大的一项工具。这个社群媒体监控平台针对特定内容如何在脸书、 Instagram 和 Reddit 这类平台上被分享,提出了深刻分析。
  • Graphika:这个工具可以让你描绘社交媒体的全景,并找到不同网域之间的关连。其中一个复杂但有效的工具是 Gephi,它能视觉化呈现假信息的流向。
  • 针对牵涉金钱的假信息及诈骗调查,像 DNSlytics.com 这样的工具可以帮助你跨网站追踪广告和可疑的商业活动;高级账户只需要支付少量费用。若是拥有大量调查预算的新闻媒体,Adbeat 则是一款可以在网络上广泛搜索特定广告并提供有用信息的工具。
  • Whopostedwhat:由网络信息专家汉克·凡·埃斯(Henk van Ess)创建的 Whopostedwhat 是一个专为公共利益调查者设计的工具,它能让你根据日期在脸书上搜索关键词。而随着视频验证工具 InVID 和 CrowdTangle 的出现,它已经成为追踪误导性贴文来源的首选工具。
  • 相较于找答案,谷歌搜索更适合用来找问题。《初稿》副总监莱因哈特说,在谷歌上输入一半问句,比如“为什么联邦政府……”,就能呈现大众经常搜索的问题,让记者能大概掌握某群体在读新闻时对什么内容有所怀疑或不了解。一个著名的例子是最热门的谷歌问题“欧盟是什么”——在英国脱欧投票后隔天,一堆英国人搜寻了这个问题。

亚洲的假信息浪潮

在德里的亚洲记者协会主席、全球深度报道网理事赛义德·纳扎卡(Syed Nazakat)表示,亚洲疫情期间,他观察到四波假信息传播潮:首先是关于病毒的起源,接著不相干的旧新闻被称作与病毒相关,然后是治疗方法,最后是关于封锁措施。

纳扎卡警告,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可能会出现下一波假信息联合攻势,对象可能是针对疫苗开发。

“我告诉你,我能预见这一点,它将比我们所看到的更加有组织和激烈”,他说。“这可能会阻碍或破坏我们在疫苗开发上的进展,或者大众会因为这些谣言而拒绝疫苗。我说的是每天会有数千则反对疫苗的视频。记者们将忙得不可开交。”

纳扎卡同时也是主打协作及数据的媒体新创 DataLEADS 的创办人。他表示,在大型报道称美国中情局(CIA)曾在美军于2011年击毙奥萨马·本·拉登前对他施打疫苗后,疫苗阴谋论便在巴基斯坦各地爆发。他说,在新冠肺炎期间,这一类的忧虑都被有心人士拿来利用了。

“就算疫情发生了,人们还是说没有新冠肺炎这回事,这是中情局的秘密任务”,他说,“我们看过很多印度语和孟加拉语的视频,都是关于替代药物及疗法的──比如大蒜及牛尿如何能治好你。我们也看到许多用乌尔都语(Urdu)讲述的阴谋论,这个语言在巴基斯坦和印度都有很多人讲,造成这状况的原因之一是疫苗。我们也处理了近百则没有科学根据的『疗法』报道,当我们调查是谁在写这些时,我们发现背后是一大群与替代疗法相关的利益团体。”

在《亚洲健康分析》(HealthAnalyticsAsia) 的这篇报道中——一名医生迅速驳斥了网路上疯传的柠檬汁有保护力的说法——这只是该网站与亚洲的医师网络的开创性合作的其中一例,他们一起即时检查与新冠肺炎相关的医疗保健消息。截图来源: 《亚洲健康分析》。

在一个开创性的项目中,DataLEADS 的一个部门──“亚洲健康分析”(Health Analytics Asia)──与17个亚洲国家的医师合作,对疫情相关的帖子和文章中的医疗信息进行实时检查。

追缉假信息诈骗真凶

为了帮助记者对付假信息,BuzzFeed News 的媒体编辑西尔弗曼编了几本书,包括能免费下载的《查证手册:核实网络突发报道的最佳指南》(Verification Handbook: A definitive guide to verifying digital content for emergency coverage)。

今年5月,西尔弗曼调查了脸书上关于口罩的假信息,并进一步发现了一个大规模的哄抬物价诈骗案,不仅欺骗了买家,连 Facebook 本身都被骗了。

他对此事件的报道过程为记者提供了一个蓝图,说明记者可以如何从一个有疑虑的内容中,揭发商业假信息网络及其背后的诈骗者。

克雷格·西尔弗曼的调查揭露了一个大型诈骗网络,一切始于一篇脸书贴文。网络截图。

在全球深度报道网的假信息线上研讨会上,西尔弗曼解释,他的调查起点是脸书上一个使用错误统计数据的 N95 口罩广告,以及一则引用了美国疾病管制中心的“卫生局局长”的发言——但这个职位并不存在。

虽然该网路商店的网址链接并没有提供太多信息,但西尔弗曼只是把网址加上引号,然后搜索谷歌,便获得了谷歌上与该网址连结的所有页面,包括 Paypal 社群、受骗客户的投诉以及贩卖口罩的公司名称:ZestAds。另外对搜寻“口罩”和“ZestAds”则能发现数百起针对该口罩的不实信息、价格过高或是从未收到商品的投诉。

在访问了脸书侧边栏的“相关页面”和“评论”、“关于”等所有区块以搜寻更多评论后,西尔弗曼又点入了“专页透明度”,并找到了一家被标示为“已确认的页面所有者”的美国公司,却不是 ZestAds 。

在西尔弗曼看来,这样的出入是该买卖的几个警示之一。另一个警示则是这个被认为是美国的专页管理者应该身处西班牙。

一个致力于投诉该公司的脸书群组提供了收据副本——而这些副本,又反过来提供了由 ZestAds 建立的线上商店的网址。

西尔弗曼接著使用了一种“滚雪球”技术来调查该诈骗网络的规模,包括脸书页面和贩卖口罩的线上商店的数量。

“我们看到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在脸书上销售产品,使用 Shopify 作为他们的商店,他们可以在几分钟内(设置)完成,并且在误导消费者和窃取他们的钱的过程中继续开设大量的商店”,他说。

西尔弗曼知道诈骗卖家们通常不会费心为每个商店写不同的介绍,他从一些线上商店的“关于我们”页面中抓取一些句子,加上引号,然后在谷歌上搜索。他找到了近300家商店,并手动点击了每一个网站——他将网站的详细信息记录到一个电子表单中,看看它们是否都与这个诈骗网络有关联。

“这就让调查作业不那么吸引人了”,他评论道。“但这些手动作业真的很重要,就因为我亲眼看过,所以我对这些商店和他们正在做的事情有了很好的理解”。

接著,他使用搜寻特定网站的指令“site:facebook.com”以及近200家与该诈骗网络相关的公司名称,标示出该网络在社群媒体中的渗透程度。

这家商店——该诈骗网络中近200家商店的其中之一——的脸书页面上的专页透明度信息,向西尔弗曼指出了该公司的实际位置:马来西亚。网络截图。

这些信息带他到一家线上商店“qomingsoon.com”的脸书专页,该商店的专业透明度信息最终告诉他这个诈骗总部的真实位置:马来西亚的一家公司。

“事实证明,ZestAds 找到了一种方法来破坏 Facebook 增设经确认的页面管理者的程序,所以他们不仅积极地误导消费者,也很积极地利用 Facebook”,他说。

西尔弗曼随后在 Whois.netDomainBigData.com 搜寻了这些商店,来挖掘它们的注册历史。

“当时,脸书已经禁止了所有的口罩广告”,西尔弗曼说,“所以我们不仅揭露了这家用假信息诈骗的公司,还揭露了 Facebook 未能实行自己的政策。”

BuzzFeed 向 Facebook 发送了一份清单,列出将近100个连结至 ZestAds 广告的专页。Facebook 则向 ZestAds 发送了一封终止信,并从那以后封锁了他们的广告。

揪出假信息来源:技巧篇

  • 找出你所调查的可疑社群媒体专页最早上传的档案照片或背景图片,然后查看对这些图片按赞的人及评论。通常,与该专页关系密切的人──甚至是专页所有者本人──会最先按赞或回应这些早期图片。
  • Facebook 新旧版面呈现的信息略有不同,在这两种格式间切换,看看是否有更有用的数据或链接。也可以在买家投诉商品的群组中看看有没有收据。
  • 当试图直接联系喷子们,并了解他们行为背后的动机时,揭露自己的记者身分是很重要的。然而,一些记者发现,当你约访时更著重在网页的热门程度,而不是假信息时,他们更可能同意受访。“说明意图时别撒谎,但(喷子们)确实喜欢谈论专页为何受欢迎”,《观察家》记者卡隆说。
  • 将疑似诈骗网站的“关于我们”的内容加上引号搜寻,看看其他商店是否也写了相同的背景故事。对网址和域名也加上引号──例如 “site:youtube.com”。
  • 通过文章内容中有疑虑的部份来分辨可能的假信息,包括情绪化或偏激的语言,以及像是“在推特删除这条重要新闻前赶快读它”这种紧张呼吁。注意网域是 “.news” 的网站,因为假信息网络有时会利用这些网站来隔离持有不同意识型态观点的受众。
  • 避免强化了假信息或极端主义者的知名度。《初稿》副总监莱因哈特建议,像写 QAnon 这样的阴谋论团体的假信息报道时,在标题和前三句中别用“QAnon”这个词,以减少这词被作为知名用语的可能性。西尔弗曼建议,报道最好用事实起头,再对假信息做仔细描述,并在接近结尾时重述经验证的事实,以强化读者对事实的记忆。“让喷子承担责任的同时,不给他们想要的恶名”,他说。

解构假信息帝国

今年6月,英国的“战略对话研究所”(Institute for Strategic Dialogue,ISD)——一个与记者合作的反极端主义民间组织——发表了一份详尽的报告,对象是全球新冠肺炎假信息的最大贡献者之一。

调查发现,仍然有496个网域与美国的极右翼媒体《自然新闻》及其创始人迈克·亚当斯(Mike Adams)有关联,尽管其主要域名已经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被封锁,包括 Facebook。

该宣传网络在比尔·盖茨和 5G 基地台等议题上制造了无数错误的阴谋论报道,而且是“流行病计划”( “Plandemic”)视频的超级传播者,该视频宣称肺炎大流行是被计划好的。

ISD 的调查人员制作了这张蜘蛛网地图,图上的网域所有者和实体企业都与庞大的《自然新闻》的假信息网络有关系。图片来源:ISD

ISD 的报告指出:“尽管《自然新闻》在2019年和2020年分别被脸书封锁,但它和它的附属域名仍被用来分享各种主题的假信息,包括新冠肺炎和“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的抗议行动”。研究人员发现,2020年自然新闻在被封锁后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与该网域相关的贴文已有56万2193个互动数。

ISD 数位研究部门的负责人克洛伊·科利弗(Chloe Colliver)表示:“找出元凶是许多处理假信息工作中的漏洞,因为这绝对是最难的”,她表示,“这需要一连串的技巧和勇气来揭发那些通常非常邪恶的角色。重要的是要告诉大众,这不仅仅是一个无法控制的现象。对于记者来说,调查现象后的权力动态也很重要。”

科利弗说, CrowdTangle 、 Gephi 和 Bellingcat 的 OSINT 工具列表在调查复杂的网络时非常重要。ISD 的研究人员也使用谷歌地球专业版来查看与《自然新闻》相关的线上地址是否与实体办公室有关连。

从这次调查中记者们得到的一个关键提示是,一些大型的意识形态假信息网络会特别在意识形态上分化他们的受众,并把他们引入那些已排除了他们不喜欢的内容的网站。

例如,调查人员发现,对保健感兴趣但可能不认同拥枪权的读者,会被重新带到 .news 的网域,他们会读到有误导性的保健信息,但不会读到支持拥有枪支的宣传文。

值得关注的假信息领域

科利弗表示,未来几个月,深度报道媒体应该针对“恶意公关”(dark PR)进行审查。这些公关公司被雇来诋毁个人和机构,包括新闻媒体,并刻意散布假信息。

她说:“我确实认为恶意公关市场的研究严重不足,而他们可能在那些试图通过假信息造成伤害的肮脏行为中,扮演重要角色。”

“我猜我们可以找到更多中国在各地做的假信息勾当”,BuzzFeed 的西尔弗曼表示,“世界各地可能都有拿钱办事的人,他们正试图以我们尚未发现的形式从中赚取巨额利润。我们目前已经看到 QAnon 阴谋论团体、反疫苗团体以及反政府极端分子如何因疫情形成了一个邪恶联盟,他们一起反对戴口罩、散布阴谋论,称这是一个被计划好的事件”,他补充。

《法国24》的记者亚历山大·卡隆说,他采访的这位20岁的恶作剧脸书专页管理员,并没有意识到他发布的37条与新冠肺炎相关的“新闻”贴文可能会对受众造成的伤害。

一篇贴文错误地声称,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认证了一种马达加斯加草药可以作为新冠肺炎的疗法,另一篇则聚焦在法国著名流行病学家迪迪埃·拉乌尔(Didier Raoult)反疫苗的伪造发言。

这个学生坦率地讲述了他的假消息计划和这场游戏的奇怪目标。“我们的策略是在几个(主要)群组中分享这些贴文”,他告诉卡隆。“我们的目标是分享假新闻,让它真的发生。”

“他的行动如此受欢迎,是因为它迎合了散居国外的刚果人对西方的不满,而这些报道常常是人们想相信的”,卡隆说:“这些人很年轻,但非常聪明,他们了解社交媒体和人们想读的东西,这就够了”。


Rowan Philp 是全球深度报道网的记者。他曾是南非《周日时报》的首席记者。作为一名驻外特派员,他报道过全球20多国的新闻、政治、贪腐和冲突事件。

您可以根据知识共享协议条款免费转载这篇文章

转载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