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记者 Marcela Turati:我用什么工具调查失踪人口?

Print More

English

在这一期「工具箱」栏目中,我们采访了墨西哥自由记者 Marcela Turati,她是非营利调查机构「第五元素实验室」(Quinto Elemento Lab)的共同创始人。

Turati 曾是《Proceso》杂志的记者,她和同事们冒着巨大的风险,对墨西哥的毒品战争造成的隐形损失进行了出色的报道,也获得了 WOLA 人权新闻奖和 2019 年的 Moors Cabot 奖

2006年,Turati 发现了墨西哥的一个新现象:犯罪组织和贩毒集团开始大规模地让人们「失踪」——从暗杀到强迫招募——这些行为往往还会受到当局的保护或协助。2018年,她和团队利用申请公开记录等方法找到了墨西哥各地至少1978个秘密坟墓,而从2006年至2016年期间,至少有2884名失踪人口的遗体被埋在这些坟墓中。

Marcela Turati

现在 Turati 正在和一个叫「失踪人口都去哪里了?」的项目,合作调查绑架人口动机和背后的运作模式。 

失踪者过去常常被关进 「军事监狱」,Turati 说,但如今,他们常常会被送到奴隶营、大麻种植园、仓库和城市安全屋中,「现在,他们有性奴、毒品、移民的贩卖网络。」

最近,Turati 在全球深度报道网主办的「调查失踪案件」的网络研讨会上发言。她在分享中提及,主要消息来源是失踪者的家属和幸存者,所以会特别注意对他们进行保护,并且会把他们转介给支持性的非政府组织。

以下是 Turati 在调查失踪案件中最常使用的工具。

非营利的法证调查团队

「在调查秘密埋葬时,阿根廷法证人类学小组(EAAF)、秘鲁法证人类学小组(EPAF)和危地马拉法证人类学小组(FAFG)都很棒。」

「你需要第三方的专家来帮助你阅读法医档案,你需要资讯他们案件的 DNA 信息是否是正确的?在某种情况下,是否还有可能从一具尸体中提取 DNA?在一宗移民死亡的案件中,我们通过抓取社交媒体上的数据,创建了一个 Excel 表格,又将这张表格共享给了阿根廷的法证团队,让他们可以在同一地区测试一些骨头,再来匹配识别尸体。」

国际失踪人口委员会有很多有趣的方法来确定遗体的身份。而像法证建筑学这样的团队,会透过拼凑碎片、3D 建模等方法来协助调查。」

TweetDeck 和 Facebook

TweetDeck 真的很重要,因为目击者和附近的人在绑架事件几分钟后可能就会在社交媒体讨论,而透过 TweetDeck,你可以在 Twitter 上搜索这些特定对话。」

「八年来,我们一直尝试在警方的帮助下还原 Los Zetas 贩毒集团在圣费尔南多的移民人口谋杀和失踪案件。我们还为此创建了一个网站。许多谋杀事件发生在靠近得克萨斯州的拉雷多附近的边境公路上,我们认为至少有500人在被杀害后掩埋在附近。我们会在 TweetDeck 和 Facebook 看看有没有人发布了相关的线索,并会为这些在边境公路上消失的人们创建一条时间线。」

公共记录

「透过墨西哥的公开信息记录,我们创建了自己的坟墓地图。在一些情况下,我们也会援引美国的《信息自由法》(FOIA),这样就可以获知美国驻墨西哥大使馆向国务院发送了什么样的信息,因为有时候他们会有线索。」

Google 街景捕捉到了一个失踪女孩的图片,后来她的尸体在沙漠中被发现。

Google Earth 和卫星图片

「当2014年43名学生失踪时,当局声称因为垃圾场发生大火,所以他们的尸体都被焚毁了。但后来我们与垃圾场的工作人员询问后得知,他们并没有发生任何火灾。后来我们就去找了卫星图片,这些图片可以作为检验当局说法的证据。你可以询问卫星公司是否可以提供免费的协助。」

「但后来,阿根廷的法证团队透过 Google Earth 找到了那个垃圾场之前的图像,发现图像中没有火,土壤也不是被火烧过的黑色。所以我们可以确定当局在撒谎。Google 街景也很有用。在一宗案件中,一个女孩的尸体被发现掩埋在沙漠中,几年后,有人在 Google 街景上发现了这个女孩,而绑架她的人就在旁边。」

信用卡和电话记录

图片: Pexels

「你需要得到受害者家属的同意和配合,才可以追踪到受害者的信用卡记录和手机位置信息。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查找信用卡、Uber 和银行账户的使用记录,因为有时绑匪会胁迫受害者取钱。你需要尝试去调取相关街道上监控摄像头的画面。如果你可以从手机上获得 GPS 信息,就可以尝试追踪它。还可以向电话公司询问地点和 IP 信息。但墨西哥的电讯公司从来不会直接帮助记者,当局甚至需要三个月左右的视角才能够帮忙追踪到电话使用的位置。在墨西哥,很多人是直接花钱找电讯公司员工帮忙,但请记住,你是记者而不是警察。」


Rowan Philp 是全球深度报道网的记者。他曾是南非《周日时报》的首席记者。作为一名驻外特派员,他报道过全球20多国的新闻、政治、贪腐和冲突事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