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源调查、跨境协作、立即行动,这三间媒体是如何报道贝鲁特大爆炸的?

Print More

English

爆炸后第二天的贝鲁特港。图: Shutterstock

2020年8月4日,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港口发生了严重爆炸,造成200多人死亡,约6500人受伤,约30万人无家可归。英国谢菲尔德大学的分析显示,此次爆炸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非核爆炸

在全国范围的抗议活动和持续的经济危机使该国陷入瘫痪之后,黎巴嫩多年以来一直是世人关注的焦点。但这次的爆炸因其破坏规模,以及随后的调查揭示了港口多年来的腐败问题,而再次成为全球头条新闻。

关于此次的事件,虽然包括国际新闻媒体在内有许多值得一读的调查报道,但 GIJN 最终决定选择三家媒体进行采访——因为这些媒体的报道在让我们了解爆炸的原因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通过检查各类信息的真伪,以了解爆炸中心的“罗瑟斯号”(Rhosus)及其装载的危险品为何能够在港口停留了如此长的一段时间。

在我们采访的这三家媒体中,包括 Bellingcat,其记者利用开源工具迅速核实了爆炸发生后港口现地的情况;有组织犯罪和腐败报告项目(OCCRP),他们对引发爆炸的物质(硝酸铵)如何来到港口进行了跨境调查;最后还有黎巴嫩当地电视台 Al Jadeed 台的记者,该台近十年来一直密切跟踪报道该国的港口、边境当局,这使得他们能够在爆炸发生后迅速对事件进行报道、在各家媒体中脱颖而出。

Bellingcat:开源信息验证

“社交媒体上全是关于这次大爆炸的图片、视频和报道。”Bellingcat 的高级调查员 Nick Waters 告诉 GIJN ,爆炸发生后,各种信息铺天盖地而来。“最初有报道称,城市周围发生了多起爆炸,甚至还有称这是空袭的报道。”

在看到爆炸的规模以后,Waters 决定尝试确定事故的来源和波及范围,并根据事实判断关于空袭的说法是否成立。 

Waters 是一名英国陆军前军官,他对中东地区的各类与安全问题相关的个案都进行过开源调查,其中包括:对叙利亚红新月车队的袭击;据称发生在叙利亚哈马市的化学袭击;以及对伊朗是否正在黑客攻击美国的无人机进行了分析。

Waters 对社交媒体上疯传的那些视频并不感到惊讶。他开始收集这些视频,并将其作为自身调查工作的起点。“如今碰到这类事件,很多人都会拿出手机拍照或录像。”他说,虽然他联系了在贝鲁特认识的人,以获取更多当地的信息,但仅在推特上能找到的视频数量就「有点令人应接不暇」。

在爆炸发生后不久,Waters 就收集到了海量的内容。之后他将零散的视频信息拼凑起来,试图呈现事件全貌。「我试图对视频拍摄的地点进行地理定位,确定其他地点是否有爆炸,试图确定爆炸的原因,」他说。「以慢动作一帧一帧地观看视频,并与其他爆炸视频进行交叉比对——如此一来便能基本上建立一个时间线。」

几个小时后,他撰写并发表了调查文章《刚刚在贝鲁特发生了什么?》

在该文章的结尾,他提到: 「爆炸的震中似乎是位于经纬度 33.901353,35.518835 的仓库。虽然还未得到官方消息的证实,但据多个消息来源提供的信息表明,自2013年以来,便有一批2700吨的硝酸铵一直存放在港口。」

在随后的几天内,Waters 重新审视了自己收集的所有视频。经验告诉他,如此具有破坏性的事件经常伴随着虚假和错误的信息。当黎巴嫩的政府机关争先恐后地想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时,谣言则在民间四起:其中一个虚假视频显示一枚导弹从天而降,还有些虚假视频展示了导弹的热成像图。

Waters 当时已经看过「一百多段视频」,没有一段视频显示出爆炸是空袭导致的。

「后来出现的虚假视频则有点不同寻常:一般来说,我们不会看到如此明目张胆的造假企图,」Waters 告诉 GIJN。「通常我们会看到的把戏是有人把之前别的地方拍摄的老视频翻出来进行二次上传,并谎称视频是在最新发生的事件中拍摄的。」

Waters 已经有了原始的录像带可以对照。一段经剪辑过的视频显示,一枚「导弹」击中了港口。他把视频放慢,发现那个所谓「导弹」其实是一只鸟。那么那段「热成像」的视频呢?他解释:「(那只是)一个负滤镜,使观众很难分辨视频真假。」

关于爆炸是由空袭引起的说法至今仍然存在,附近很多居民都声称他们听到了类似喷气式飞机的声音。Waters 告诉 GIJN,从他收集的材料中覆盖到的数百个拍摄角度来看,「没有任何证据或镜头拍到了喷气式飞机。」

不过,他也亲自分析了能听到这种「喷气式飞机声音」的录像。他判断,那些居民听到的可能是装硝酸铵仓库中传出的噼啪声以及较小的爆炸声增加强度后产生的声音,这是火势加剧后在吸入空气时会发出的声音。

8月7日,Bellingcat 发布了调查结果,并用证据反驳了所有流行于网络的错误说法。

这种法证分析法曾经很小众,但现在已经变得越来越引人注目,并被普遍使用。虽然 Waters 认为学习利用工具来验证视频是极具价值的,但他同时提到,在进行信息验证时,对记者来说最重要的是「背景知识」。

「如果你在这些视频被伪造之前就看过,那你就有这方面的背景知识,知道你现在看到的视频是假的,」他说:「除非你有这方面的背景知识,否则没有哪种万能的工具来帮你识别出视频是假的。」

Al Jadeed 电视台:立刻行动

爆炸发生后,当地电视台 Al Jadeed 迅速动员起来。事实上,该台的调查部门在调查该国边境以及海关官员方面已有大约十年的经验,丰富的经验与资源使得团队能在第一时间调查到底发生了什么。

Al Jadeed 电视台记者 Layal Bou Moussa 表示:「我们有能力揭露各种通过港口和机场进行的走私行为。」多年来,港口以及其他机关内部中有很多想要揭露腐败和管理不善问题的人。在 Al Jadeed 电视台发布的早期报道中,许多信息就是从这些人那里获得的。

之前的工作经验让 Bou Moussa 和她的同事们在爆炸发生后,第一时间就知道该给谁打电话。在团队中,每个人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其中 Bou Moussa 专注于获取法律和其他方面的官方文件。「从事发那一刻起,我们就开始从所有安全机构、法官、专家、检察官——几乎每个人——那里收集信息,」她告诉GIJN。「而这是在任何人都还没有预料到事态严重性之前。」

Bou Moussa 介绍她的发现. 图: Screenshot

Bou Moussa说,在爆炸发生之初选择与官员接触,因为在这个时间点上他们更容易接近,更容易与之交谈。立刻开始工作也让她有机会接触到那些很快就会无法再自由发声的人:许多官员在当月晚些时候便被逮捕。再往后,互相推锅的行为便愈演愈烈,那些正如坐针毡的官员们会想把她推到其他官员那里。

她说:「我们是唯一能够在爆炸后与前交通部长和其他官员交谈的人……因为我们在爆炸发生后立即采取了行动。」她补充说,在爆炸发生后不久后,她还能通过简单询问便从安全机关收集相关文件和信件。

当然,Al Jadeed 是黎巴嫩当地的一家大型电视台,多年来一直对著名政要进行采访,这一背景也有助于他们记者的行动。但在爆炸发生后的几周内,黎巴嫩的其他主要媒体想要获得许多相同的信息则难上加难。(编者注:本着「开源」的精神,该电视台的调查团队将这些文件上传到了 Google Drive 文件夹中,并表示任何新闻机构或媒体都可以要求访问该文件夹。)

Bou Moussa 在转行做新闻之前是学法律出身,她说自己把在法律培训中学到的一些知识用到了如今的新闻工作上。 「犯罪现场是最重要的地方,它能帮你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她说:「它就是整起事件的『黑匣子』。」

但官员们为什么会配合地与众所周知的刺儿头合作呢?Bou Moussa 认为,合作并不代表对方抱着的是纯粹的利他主义。「我认为他们(官员)本意主要是想提供可以减轻自己责任的信息。」她说。

在坚持不懈地敲开十几位官员的门、并尽可能多地收集法律和官方文件后,她开始基于手头的材料拼凑事情全貌:硝酸铵是如何在港口仓库里呆了半年多?谁参与到了这件事里?最重要的是:谁对整件事是完全知情的?

「所有的档案和文件我都读了——即便那些可能是假的,」她说。「但我必须确保自己能够对每一份文件进行核实。」

就这样,她与其他 Al Jadeed 电视台的同事们的工作成为了了解事件真相的关键。他们的报道被世界各地的媒体引用,她在调查团队的同事 Riad Kobaissi 接受了包括美联社在内等许多新闻机构的采访,分享关于这次爆炸事件的信息。

「从2014年开始,人们就知道这种物质(硝酸铵)有可能导致惨剧,」她告诉GIJN:「我们能够说明他们(官员)如何试图避免对这一罪行承担责任,而同时根据收集到的文件,我们还能够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他们面对自己本该担起的责任时,是怎么反应的。」

「文件里的记录表明了每个人都心知肚明,但没有人愿意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她说。

对 Bou Moussa 来说,「在错误的叙述变成主流声音之前」尽快与官员接触,这种争分夺秒能起到很大的作用。她提到,记者们越早与这些人接触,就一定会发现「越多真相」。

OCCRP: 跨境调查

离岸公司和错综复杂的所有权结构帮助掩盖了罗瑟斯号的真正所有权。图文提供:OCCRP

Bellingcat 的 Waters 独自展开开源调查;Bou Moussa与一个四人小组进行合作;而有组织犯罪和腐败报告项目(OCCRP)公布的调查报道则是由来自三大洲12个平台的20多名记者合作完成的。

OCCRP 中东和北非地区高级编辑 Rana Sabbagh 表示,这次跨境调查虽然耗时很长,但最终清晰地揭示了这批硝酸铵是如何在2013年首次到达贝鲁特港口的来龙去脉。 

「我们想知道的是,这批货物是如何到达贝鲁特的:是故意的?还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转移的?」Sabbagh 告诉GIJN。

将爆炸物运进港口的罗瑟斯号的适航性是有问题的:它最初离开摩尔多瓦计划将货物运往莫桑比克,然而不知何故,它最终停在了贝鲁特。但它到达贝鲁特的路径很复杂,若想知道背后原委,需要进行调查,因为其中牵涉的相关方有很多,多个国家不同的船主和中间人都参与到了其中。

Sabbagh 就此事咨询了 OCCRP 驻乌克兰的编辑、 精通航运相关的知识 Aubrey Belford。

该团队最终由黎巴嫩、格鲁吉亚、莫桑比克、摩尔多瓦和俄罗斯等国的记者组成。他们通过 Signal 群组、Zoom 电话进行日常的沟通,并建成了一个数据库来存储和整理他们的调查成果。

在分析的各种文件中使用的多种语言,庞大的团队规模和各自不同的背景使调查的后勤方面面临许多挑战,Sabbagh 就曾表示:「(能够料理材料的)『厨子』太多。」不过她也补充说,拥有这样一个高国际性的团队同样带来了许多积极因素。

「我们团队一共有七种语言,」她说。「文化多样性为故事带来了极大的附加值……而且你还拥有通晓当地知识的专家。」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团队不仅还原了罗瑟斯号的原定目的地,以及整个旅程中发生的事情,还揭开它神秘的所有权网络,并一一指认出了每间参与行动的公司。Sabbagh 说,如果是她一个人,可能要花上两年时间才能完成这样的调查。

这篇调查报道以多种语言发布,在不同平台发布的版本侧重点不同。

作为一名资深的中东记者,Sabbagh 认为跨境调查是「未来的趋势,因为现在的世界是一个联系更加紧密的世界,也是一个新闻业的可持续性难以独自为继的世界。」

大型调查是「一个消耗很大的过程,没有谁可以独自承担,」Sabbagh说。「不是每个人都拥有相同的技能。可能有人擅长技术,而有的人则是海事专家。你把专业知识汇聚在一起,取长补短,便能使报道产生影响力。」

在类似的主题上,“法证建筑学”(Forensic Architecture)以及埃及媒体 Mada Masr 于11月17日发表了对爆炸事件的调查报道,并公开了他们调查过程中采用的模型、地理定位方法的视频以及原始材料。

在爆炸发生四个月后,该国的官方调查似乎仍非常滞后。虽然对爆炸原因和责任人的调查得到了 FBI法国爆炸专家的支持,但由于缺乏官方说法,留给人们的是个待填补的漏洞:在最好的情况下,漏洞由调查报道来填补;而在最坏的情况下,则由阴谋论取而代之。 

然而,大家心中最大的疑惑还是:这颗定时炸弹究竟怎么会在黎巴嫩首都的中心地带停留了这么多年?


Kareem Chehayeb 是黎巴嫩贝鲁特的记者和研究员。现为媒体组织 The Public Source 供稿, 过往作品曾发表于《纽约时报》、《中东之眼》和《商业内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