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采访创伤事件的受害者/幸存者?

Print More

English

图: Pixabay

对经历过暴力、犯罪、灾难与事故等创伤性事件的受害者和幸存者进行采访,并没有万无一失的方法,每个案例都是独特的,都有其自身的道德挑战及困境。

但作为一名12年来报道过不同类型的暴力事件及其受害者的记者,对于如何进行一场人性化、有敏感度及尊重受访者的采访,我有些采访经验可以分享。这些经验是我的工作坊“如何报道创伤事件”(How to Cover Pain)的部分内容,也是基于各种课程讲座、治疗师及同事的观察,还有我的工作坊参与者的个人经历。

其中最重要的,也是报道工作中必须贯彻始终的部分,是对下列对象进行妥当照顾和保证他们的安全,包括:

  • 受访者(特别是为了避免他们受到二度伤害)
  • 消息来源
  • 工作同事
  • 你自己

尽管对记者而言,任何人的苦难、不公义以及不平等、战争或自然灾害的结果都是我们感兴趣的话题,但我建议在尝试任何采访之前,你应该思考一下你想讲述的故事。扪心自问:真的有必要为了报道去挖掘某人的伤痛吗?你的目的是什么?在你确定你的报道需要采访受害者或幸存者后,这里有一些提示:

1. 表明自己的记者身份

新闻行业的一个基本准则是表明自己是一名记者。如果你认为这样做不安全,你可以忽略这个建议。但是请记住,你不能直接使用那些未同意接受采访的人的信息。

2. 为采访腾出时间

如果你时间不够,让你的受访者知道这一点,并只问该创伤事件的基本问题,不要涉及细节。否则,你可能会因为赶时间而忽略了别人透露的伤痛细节。不要只是问发生了什么事,也要问你的受访者的情况,问他们好不好、如何应对、悲剧的经历如何影响他们、是如何度过艰难时期的等等。

3. 寻找合适的采访环境

理想情况下,采访应该在一个你可以私下交谈并不被干扰的地方进行。你可以在不需大声讲话的情况下聆听对方,并且没有危险。避免让孩子听到,尽管成年人可能会说孩子们已经习惯了,但孩子们仍可能受谈话内容影响。

4. 决定要录音还是做笔记

问问你的受试者,他们是否会觉得被录音不自在。如果你做笔记,试着在写字时看着受访者的眼睛,因为眼神接触很重要;如果你选择录音,记得做好准备并确保录音不会因为技术问题而中断。还有,别忘了做备份。假如某份证词很重要,例如某个目击者或从未发言过的幸存者的第一次发言,录音是必要的。它日后或许会被用来调查案件,成为判决案件的证据。

5. 让受访者做好准备

在开始采访之前,先大致谈一下可能会聊到的话题。解释你的调查目的和期待达到的目标很重要,这可以让受访者做好心理准备,才不会觉得会被某些问题冒犯,也能与你的期待一致,并有公平的机会决定他们是否可以——或者想要——与你交谈。

6. 将控制权交给受访者

不能让受访者觉得有压力。在开始采访前,重要的是要让他们知道自己有控制权。告诉他们,他们只需要回答他们想回答的问题;如果他们情绪激动,他们可以休息一下或中止受访;他们也可以要求你不要泄露有潜在危险的信息——这些是他们的权利。

7. 仔细斟酌你的问题

采访一个创伤事件的受害者需要同理心,需要站在受害者的立场。问问你自己:如果他或她是你某个亲近的人的家人,你会以同样的方式提问吗?还有,问开放式的问题很重要,这让受害者可以自己选择要怎么表达。

8. 目视对方,当一个细心的倾听者

与受访者保持眼神接触,并确保你不会被外部声音——比如手机震动──或内部干扰所打断。作为记者,我们的注意力需要同时集中在四件事情上,包括:受访者的谈话内容、他们在重复讲述中发生了什么、我们周围的情况(例如光线变暗或你感觉到其他人的存在),以及采访的走向。

9. 避免怪罪个人的问题

受害者一般都怀有内疚感。他们孤独,感到害怕,有时很少有人相信他们。他们所说的真相往往与既有体制对立,这个体制总是诋毁那些大声谴责不法行为的人。

采访时要小心,确保你没有谴责受害者。比如,相较于问“你就不怕一个人走在暗处吗?”,改问附近的街灯晚上是否经常亮着,或者附近危不危险——指责的重担不能落在受害者身上。

10. 考虑是否有必要回溯某个特别痛苦的时刻

有些调查需要溯及极端创伤情况的具体细节,例如在调查强奸或性侵犯模式或警察酷刑时。这种采访必须在受害者同意的情况下、以及对我们的工作有意义的情况下进行。这些问题可能让人觉得折磨,这就是为什么它们需要被小心翼翼地提出来,也给对方有时间休息。如果你的调查不需要所有细节,那么最好在报道中使用被害人之前说过的证词。

11. 考虑用不同方式来理解创伤

言语不是表达痛苦的唯一方式。找方法来帮你理解受害者的情绪,而不要让他们再痛苦一次。请他们分享他们写的一首诗、一首歌、一幅画、一篇日记的片段或一篇祈祷文,帮助你理解他们的情绪,同时又不触及可能尚未痊愈的伤口。一个好的策略是请受害者描述他们的梦。通常,梦境传达的信息非常丰富,让你不需要问一些会让对方受到二次伤害的问题。

12. 如果受访者哭了或显得很痛苦,请冷静回应

因创伤事件和失去家人的受访是痛苦的,你的受访者可能会因为很多原因而哭泣。有时提问的方式不够得体,或是主题本身就会引发强烈的情绪,或谈论事件本身就会使被压抑的情绪得到释放。

如果受访者哭了,不要反应过度。适当地问他们需要什么,并给他们一些水。递上纸巾并不总是一个好主意,因为可能被解读为记者在敦促受害者控制情绪、以便继续采访。拥抱也可能具有侵略性,我不建议这样做,尤其是在与酷刑或性暴力的受害者交谈时。

有时,受访者会感到沮丧、愤怒或厌烦。这些都是正常反应。如果他们抱怨媒体,最好不要过度反应或与他们争论,而是要倾听。如果情况开始失控,你觉得有危险,就想个办法离开。

13. 考虑以韧性为采访作结

“你怎么应对所发生的事?”和“你能做什么来继续你的生活?”是一些你可以用来结束采访痛苦主题的选项。重要的是要开辟一个空间让对方谈及他们的韧性及复原能力,受访者可以谈论未来还有哪些可能、谈论个人的力量和集体努力的重要性。除了能给记者提供有价值的信息,这些内容还让你能用现有成就,而非令人麻痺的悲伤或创伤来结束这场采访。

当采访接近尾声时,记者应该感谢受害者对我们的信任,因为他们与我们分享了他们的经历,并说了一些让他们痛苦的事。与对方交换联系方式,但避免做出你无法兑现的承诺,或是让对方期待这次采访在寻求正义时可能产生的影响。

14. 评估所有可能的后果

在某些情况下,例如当暴力和有罪不罚现象普遍存在时,每个记者都有责任在发表文章时考虑对受访者可能产生的后果。与他们一起分析他们是否会因为直言不讳而冒任何风险;询问他们是否能够承担这些风险,以及如何降低这些风险。在报导刊出之前,你必须花一些时间重读这些信息,评估——也许是和你的编辑一起——哪些部分可能会对某些人产生影响(例如,暴露肇事者的身份),并想出保护消息来源的策略。有时这可能涉及省略某些细节,等待另一个发表时间点,或者寻求另一种方式来发布信息。

15. 核查信息

创伤性事件通常会影响记忆。记忆会因恐惧、对所发生的事情的理解需求、时间的流逝、希望遗忘的心态、案件近期的进度、或仅仅因听过其他证词而改变。如果你想获得正确的细节与能支持你的报道的陈述,采访时需要非常小心。采访过程中要给自己时间厘清细节。

如果这是一篇调查报道,重要的是你要进行扎实的报道、寻找可能的证人、获取可能有助于支持你收集的证词的证据;如果你遇到任何矛盾的信息,请确保你没有遗漏任何细节。

当采访受害者或幸存者时,重要的是让他们知道你是否会找人来支持、核实或反驳他们的发言。如果你采访了被指控犯罪的人,或者想加入当局的观点,他们不应该成为最后的定论。不要让你的采访再次伤害给你提供证词的人。在发表之前,受害者应该有机会回应对他们提出的任何反指控。

新闻工作的准则之一是核实你的信息,而处理这些问题的原则是不要让受害者再次受伤。

可供参考的资料来源包括:


Marcela Turati 是一名独立调查记者,也是墨西哥调查新闻非营利组织 Quinto Elemento Lab和网站“寻找失踪者”(Where Do the Disappeared Go?)的联合创始人。Turati 因其对失踪人口、强迫失踪、移民大屠杀和乱葬坑的调查而闻名。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