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记者古克尔特:我用什么工具追踪极右翼团体的?

Print More

English

法国记者埃利·古克尔特(Elie Guckert)

本期 GIJN “工具箱”栏目采访了法国自由撰稿人埃利·古克尔特(Elie Guckert),他专注于报道极右翼团体和武装冲突,并为 MediapartBellingcat 等媒体撰写文章。

去年11月,古克尔特和他的两名同事揭露了一家法国慈善机构如何与支持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叙利亚基督教民兵组织建立了密切联系,并且间接为犯有战争罪的军阀提供了援助

古克尔特又以同事塞巴斯蒂安·布尔登(Sebastien Bourdon)为 Mediapart 撰写的报道为例,指出先进的开源工具被越来越多地用来跟踪新纳粹分子和其他右翼极端分子。这篇调查报道使用了各种工具识别出了法国武装部队中的50名极端分子。

但古克尔特说,自己的研究“技术含量不高”——特别依赖于新兴的开源地理定位工具,但在其他方面就较为依赖根据极右翼团体的特征而定制的方法。

讽刺的是,他说最有助于确定极右翼团体真实意图的材料是他们自己的宣传。

“这似乎有悖直觉,但他们的宣传真的给你提供有价值的信息,”他说。“对于极右翼团体,你必须阅读他们在自己的网站和宣传材料上的话术,因为他们会在这里如实地谈论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对于叙利亚的调查,我们在俄罗斯的 Sputnik 新闻网上发现了一篇文章,其中那间(法国慈善机构)明确表示,他们正在向‘那些战斗的人’提供食物,这本身就违反了人道主义原则。”

在进行报道期间,古克尔特先是在 Instagram 上发现了法国慈善机构一名高级成员的婚礼相片,来宾中有一名(叙利亚)民兵军阀的儿子,也有一名亲阿萨德的国防军(NDF)士兵。另一张照片显示,该慈善机构的总干事正在视察叙利亚西部的一个民兵组织的炮兵基地。这个机构是由两名法国极右翼活动人士于2013年创建。

“当然,极右不是犯罪,”古克尔特指出。“所以这些团体对自己在财务等方面的沟通充满信心。但是像1月6日在美国国会大厦这样的情况,就是真正的犯罪了。我们常用的一种方法是在 LinkedIn 上联系这些群体的前成员——而不是那些团体的核心成员——我们小心翼翼地从一般性问题开始,只是说自己想了解更多信息。”

他说,记者也可以从反仇恨言论组织,例如“沉睡的巨人”(Sleeping Giants)那里收集众包的线索和数据库。虽然这些活动人士的目标是向公司施压,迫使它删除掉那些极端主义者开设的频道或刊登的广告,但古克尔特表示,记者可以也可以从他们提供的数据库中发现极右翼分子到底是怎样进行宣传的,还有他们的追随者是哪些人。

古克尔特最喜欢的工具包括:

Liveuamap

“在进行地理定位中,一个有趣工具是 Liveuamap,”古克尔特说,Liveuamap 是 Live Universal Awareness Map 的缩写。“如果你订阅了他们的服务,就可以看到这些年来世界上军事冲突的演变,例如查看叙利亚和乌克兰等地的冲突。用户也可以在地图上报告事件——比如“这一天,一枚自杀炸弹被安放在某地,导致三人伤亡”等,这些信息大约是有根据的。所以有助于我核实关于(叙利亚国防军)受到攻击的说法。”

“Liveuamap 提供了从2016年到现在的所有数据,”他补充道。“当你需要处理信息不足的新闻报道时,它非常有用。同时它也提供免费版,但你只能看到几个月的事件报告,如果你想回看过去几年的数据,你就需要支付大约15美元。”

Liveuamap上的叙利亚某个区域的地图。在地图的右边,通常都会有一些相关的突发事件报告。

Wikimapia

“这是谷歌地图和维基百科的混合,”古克尔特解释道。“如果你去谷歌地图上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你不了解太多信息,但是在 Wikimapia 上,你就可以掌握到相关地点的信息了。”

活动团体

“例如,‘沉睡的巨人’(Sleeping Giants)是一场公民运动,旨在通过削减极右翼团体的广告资源来对抗网络仇恨,”古克特尔指出,如果你去看这些活动者,他们其实做了很多新闻方面的工作,收集了许多我们可以使用的信息。他们会花一整天的时间在 Telegram 频道和极右翼网站上捕捉消息,你可以和他们的研究人员聊聊他们收集到的数据。”

谷歌地球专业版

“我是地理定位的忠实粉丝,”古克尔特说。“我们之前好奇的一个问题是:‘叙利亚的基督教民兵在教堂附近部署大炮了吗?’我花了几天时间去寻找有没有这样的教堂。谷歌地球专业版上有一个简单的工具,你可以点击一个“watch”图标,就可以看到历史图像。你只要移动滚动条,就可以穿越时间,看到那个地方发生的变化。我就是用这种方法发现了重型装甲车曾驻扎在一座教堂附近。”

古克尔特说,在这张谷歌地球截图中,教堂外的装甲车辆显示了支持阿萨德的民兵组织是如何利用教堂作为“挡箭牌”的。

在社交媒体上“耐心滚动”

尽管有像 Yandex 这样的反向图像搜索工具和 Pimeyes 这样的面部识别应用,古克尔特说,在社交媒体上“耐心滚动”还是给自己带来了不少有价值的发现。

“我花了整整一个下午在 Facebook 和 Instagram 上浏览叙利亚的故事,”他回忆道。“看,也许有了面部识别软件,我们可以更快地找到图像,但是我们的知识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可以把要点联系起来。有一天,我在一张照片上停下来,说:“这是民兵领袖!”——如果你看看时间和地点,我就知道了中间所有的联系。”


Rowan Philp 是全球深度报道网的记者。他曾是南非《周日时报》的首席记者。作为一名驻外特派员,他报道过全球20多国的新闻、政治、贪腐和冲突事件。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