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个技巧,教你将播客与新闻报道无缝结合

Print More

English

professional studio microphone

图: Shutterstock

编者按:本文首发于雷诺兹新闻研究院,该研究院是密苏里大学的一个中心,专注于创新和新媒体技术。虽然这篇文章的语境主要是在美国,但其中有很多内容也在世界上其他国家受用,尤其是在那些广播仍是主要媒介的国家。

对于视障受众以及任何想要在移动状态下获取信息的人来说,“听到”故事是至关重要的。

2021年,美国每周触及度最高的媒介平台是音频。市场监测和数据分析公司尼尔森今年早些时候公布的数据显示——音频内容每周会覆盖88%的美国成年人,甚至领先于智能手机应用程序(85%)和电视(80%)。

而美国人对音频的热爱不仅仅局限于传统的广播内容,播客和社交媒体上的音频内容也在快速发展,这也意味着人们花在这类内容上的时间在持续增长。

这样的情势为各种类型的新闻编辑室创造了机会,你不用做电台也可以拥抱这种潮流。下面我就用三个方面的九个例子,展示记者和新闻媒体如何更有效的使用音频这种媒介。

鼓励听众一探新闻幕后

众所周知,一些受众对新闻业的信任度很低。所以媒体渠道需要更开放,更易触及和更负责任,而音频为实现这些目标提供了简单有效的方法。

1. 讲述“故事背后的故事”

分享采访报道的过程让新闻编辑室的工作更透明。正如“可信新闻”项目(Trusting News Project)所展现的,有很多方法可将这一点融入到工作中。音频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完美媒介,它了给报道背后的记者一个发声的平台。播客 The Tip Off 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的嘉宾都是调查报道背后的记者们。

当然,也可以在 Facebook Live 这样的平台上讲述报道背后的故事,但是音频的特殊性使得听众能够在做其他事情的同时听到新闻编辑室的故事。

2. 提前进行新闻预告

这周新闻焦点有哪些?美国俄勒冈州一份地方周报《卡蒂奇格罗夫哨兵报》(Cottage Grove Sentinel)在2019年推出了一个周更的播客节目,当时的编辑凯特琳·梅说:

我们会谈论我们是如何发现这个选题,如何进行的采访,以及如何取舍内容的。总长度在5到10分钟,这是进城一趟、接孩子放学或喝杯咖啡的最佳时长。

俄勒冈州另外一间媒体《新闻先驱报》(Herald and News)也进行了类似的尝试,他们制作了名为《明日要闻》(Tomorrow’s Headlines Today)的超短播客,每集仅有2-3分钟,提供第二天报纸新闻的概要。

让受众深入故事

3. 讲述长篇报道

路透社最近的研究发现,“每日新闻播客在所有播客中所占比例不到1%,但在美国占总下载量的10%以上,在法国和澳大利亚占9%。”除了日常的内容,新闻出版商也在使用这种媒介,以超越传统的数字或印刷报道。

《亚特兰大宪法报》(Atlanta Journal-Constitution)所推出播客 Breakdown 现在已经出到了第八季,每一季都会针对调查和真实的犯罪案件进行深入探讨,他们最新的系列节目是关于一名去年在慢跑时被枪杀的25岁黑人男子。

同时,在澳大利亚的获奖播客《菲比的坠落》(Phoebe’s Fall)则调查了24岁的少女菲比·汉兹朱克的死亡,她的尸体在墨尔本一栋豪华公寓楼的垃圾滑道底部的被发现,她究竟是意外死亡还是被人推下楼去?在一年内,这个由六部分组成的系列节目被下载了超过120万次。

墨尔本《世纪报》(The Age)的高级调查记者理查德·贝克(Richard Baker)是这档播客节目的联合主持人,他说:“我们可能很幸运可以拿到一个4000字特稿的版面,但即便如此,它也不可能涵盖故事的全部。”

4. 提供独家内容

播客是提高受众参与度和品牌知名度的一个很好的方法,同时,它也可以让你与受众建立长期的关系(进而从中获益),也可以成为你服务最忠实受众的一种方式。

《华盛顿邮报》就有一档只提供给订户的音频内容,而网络杂志 Slate 也进行了类似的尝试,它在2017年推出的王牌播客 Slow Burn 曾是苹果播客(Apple Podcasts)上最热门的节目之一,而 Slate Plus 的会员每周都会收到额外内容以及获得去广告的聆听体验。

2018年,《华盛顿邮报》就提供了仅限订阅者的专属音频内容。除此之外,网络杂志Slate也进行了较早的尝试,它在2017年推出的王牌播客 Slow Burn 曾是“苹果播客上最热门的节目之一”,而 Slate Plus 会员每周都会收到这档播客的额外内容以及没有广告的聆听体验。

5. 用新形式重现旧闻

尽管 Slow Burn 主要关注过去事件的报道,比如在其往期节目中讨论的水门事件、弹劾比尔·克林顿、伊拉克战争等等,但通过音频手段,久远的历史事件也重焕活力,并引发了与当下的共鸣。

尽管 Slow Burn 比较关注过去的新闻,但通过音频的媒介,这些旧时新闻与历史实践也重新焕发出活力,与当下产生共鸣。

付费应用 Audmn 中有3000多篇报道,从《滚石》(Rolling Stone)杂志、《纽约客》(The New Yorker)到地方性的媒体《德州观察家》(The Texas Observer)等,这些长篇的、专业叙述的文章中既有新鲜的报道也有过去的故事,但是毫不妨碍旧时故事仍然充满生命力

6. 使用文字转语音服务

并不是每间媒体都可以像 Audmn 那样请到知名的朗读者,所以像亚马逊的 PollyPlay.htReadSpeaker 这样的文本转语音服务也是值得一试的,尤其是现在人工智能生成的语音已经十分接近人类的声音了。

对于视障受众以及任何想要在移动状态下获取信息的人来说,拥有聆听新闻而非阅读新闻的能力是至关重要的。

随着人们视觉疲劳的加重,越来越多的人可能会成为音频内容的消费者。

触及新的受众

7. 在社交媒体上分享音频片段

相比于视频,音频面对的一个长期挑战是很难在社交媒体上分享。

然而,像“头条新闻”(Headliner)这样的工具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它为 Twitter 和 Instagram 这样的社交媒体平台生成包含音频内容的视频短片,这些短片可以高亮节目中的精彩段落或是放入一些非音频的内容。

另一家提供类似服务的机构 Audiogram 指出,超过85%的用户都是在静音状态下刷社交媒体,因此他们提供了转录的字幕。

这两个应用程序都为新闻编辑室和记者提供了免费的版本,他们希望以一种不太耗时或技术上不太困难的方式,帮助想要尝试这种媒介形式的新闻人参与其中。

Headline app audio IG gallery

“头条新闻”(Headliner)可以将简短的音频片段与视觉上吸引人的故事相结合,制作出适合的社交媒体传播的短片。

8. 留意智能音箱的发展趋势

配备了数字语音助手,如 Google Home、Siri 和 Alexa 的智能音箱是一个创新,一度被吹捧为自智能手机以来增长最快的科技消费品。

尽管智能音箱令人兴奋,但在大多数消费者的使用习惯中,都是用它们来听音乐和获取功能类信息(如天气、交通等),以及收听传统语音信息(包括聆听播客),较少有人用它来获取新闻。

在这种新媒体上的突破尚未出现,但并不意味着它不会很快到来,也不意味着这项技术不该成为分发内容的一个重要渠道。

9. 为社交音频服务做准备

最近,音频社交也非常活跃。年初,从硅谷开始流行的 Clubhouse 就风靡全球,之后很多其他公司也推出了社交音频的应用。过去的几个月中,Facebook 宣布了将把社交音频纳入到应用之中,而 Twitter 和其他公司也都在进军这个领域。

科技行业分析师 Jeremiah Owyang 研究总结了30多种社交音频项目,并称之为21世纪20年代的“金发姑娘”媒体(编注:指凡事适度,而不会太多或太少):文字不够,视频太多,社交音频恰到好处。”

《连线》杂志 (WIRED) 去年底曾预测过:“社交媒体的未来就是聊天”,作者 Arielle Pardes 指出,“得益于智能音箱、耳机、耳塞和其他音频硬件的普及,音频内容融入日常生活变得更加容易。”

当然,这种状况不仅适用于社交音频,对于新闻编辑室来说也是新的机会。音频远不是一种垂死的媒体,数字化给了它赋予了新的生命。对于记者(和受众一样)来说,这种潜力是我很乐意在未来继续探索,并和你们一起分享的。


Damian Radcliffe Thumbnail Profile

Damian Radcliffe 是俄勒冈大学的新闻学教授,也是哥伦比亚大学数字新闻中心的研究员。他写作的话题包括数字趋势、社交媒体、媒体业务,以及地方新闻编辑室如何利用音频来增加收入、吸引受众等。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