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精选:恒大何以至此?

Print More

过去一个月,人们的目光都聚焦在摇摇欲坠的恒大集团,作为龙头房企的恒大,是如何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月底,海航董事长陈峰及首席执行官谭向东被采取强制措施;随着海航坠落,其高管家族的裙带枢纽关系也逐渐浮上水面。

企业巨兽以外,渺小的个人也面临着各自的困难。近年多次住进精神病院的歌手庞麦郎,坚称他没有精神分裂症,而记者洪蔚琳详述了她跟庞麦郎交心的过程;一位衡水中学毕业生发现,尽管她已离开衡中2557天,但她仍然生活在那里,摆脱不了衡中对她的塑造。全球深度报道网为你精选了这个9月值得细味的深度报道。


恒大何以至此?

出品:财新网

9月,摇摇欲坠的恒大集团引发了大量关注。虽然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对外“保证所有到期的财富产品尽早全部兑付,一分钱都不能少”,虽然恒大坚称年销售7000亿元及土地储备、货值能保证度过此次流动性危机,但依然无法阻挡风起云涌的维权潮。

心急如焚的个人投资者、购房者,拉横幅讨债的施工队、供应商,被拖欠薪水的农民工,甚至个人财富与公司深度绑定的员工、特别是高管,包围了这家昔日无限荣光的房地产公司。作为《财富》世界500强中排名第122位的龙头房企,恒大何以至此?

《财新周刊》的特稿报道,从恒大集团内部及周边,探讨这家企业如何陷入自由落体般的状态。从集团员工、高管的叙述,报道介绍了恒大针对高管的集资产品“超收宝”、今年9月开展的“保交楼”专项工作,并且完整地就这次危机进行了溯源。


海航高管家族的裙带交易

出品:财新网

2017年6月27日在法国巴黎,海航集团时任董事长王健在董事局专题会议上发表讲话,提到古根海姆、洛克菲勒、比尔·盖茨、巴菲特,称“这些人没有一个在捐赠后不写自己名字的”,但海航的信仰在他们之上:“海航没有写陈峰,没有写王健,因为我们是 HNA 慈善基金,HNA 是一个符号,是一个伟大佛陀的符号。”(编注:HNA 是海航集团的英文缩写)

一年后,王健在法国意外身故。到9月24日,海航董事长陈峰及首席执行官谭向东因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早在出事之前,陈峰已有17个月没有公开露面。

随着海航坠落,其高管家族的裙带枢纽关系逐渐浮上水面。《财新网》的长期调查报道,揭示了无论是陈峰还是王健,都有亲属控制或参与的公司获得了海航的大量商业合同,涵盖飞机和航材采购、房地产、信息化、广告等众多业务。

我的朋友庞麦郎

出品:正面连接

庞麦郎。摄影:贾睿

2019年9月,记者洪蔚琳与歌手庞麦郎第一次见面。在这一段人物采访的过程中,洪蔚琳四次住进这个家庭,跟庞麦郎及他的父母相处。庞麦郎坚称他没有精神分裂症,因为神经病是治不好的,而他不怕能治好的病,就怕治不好的。洪蔚琳提到,那是庞麦郎愿意跟她继续“交心”的前提:“我们是用小孩子的方式交上朋友的。”

今年3月,经纪人白晓确认庞麦郎已住进精神病院。他回顾了庞麦郎如何带病创作,他俩如何一同与疾病赛跑。最后,他强调庞麦郎是艺术家,是“中国版的梵高”。

精神分裂症的病因复杂,通常在18-25岁间的某个坏时刻降临到病人身上。与庞麦郎交心,加上他的家人亲戚、经纪人、医生的描述,洪蔚琳认为他的坏时刻,可能发生在24岁——他走红前的六年。

雄鸡注视乡村:你家安装监控了吗?

出品:先生制造

图:旁立

贫困户安装网线半价,还送一台监控器。就这样,本文作者在湖北农村的老家装上了一台监控器,镜头面对院口,那里人来人往车辆又多,是最需要被监控的地方。一年来,作者通过监控器看到动物在撕咬,人在争吵,警察来了,挖掘机引起围观,也看到了季节变换,树叶黄了落下,暴雨打翻席桌,亲人们安静、而且安全地生活。

2015年,中国推行“雪亮工程”,名字取自“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环球时报》曾经引述非战争军事行动专家解释,工程能让“每家每户成为监控终端,每个村民成为监控员”。去年初,中国电信跟政府开展合作,全面推进“平安乡村”监控平台建设,进一步将“耳目”深入到村民的院子里,弥补“雪亮工程”监控器多在公共区域所形成的盲区。一台监控控,透视了今天中国治理的典型模式——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百姓参与。

和衡水中学在一起的2557天

出品:正面连接

人们都说,河北衡水中学是“清华北大学生的摇篮”。本文作者在初中三年一直有这个信念:“我要上衡中,我一定要上衡中。”

如愿考入衡中后,第一件事就是领东西:新生规章、脸盆、校服、床品,还有一个学号。学号是一串五位数字,前三位是班级,后两位是排名;认识一个人,先打听学号,看前三位是否在实验班之列,再看后两位是否体面。

在衡中坚持了三年,作者又去参加高考、上大学、毕业、求职。2557天过去,她仍感到自己生活在衡中,过往在衡中不成问题的,如今都变为“缺陷”:不大会用筷子、语速太快、完全不懂电脑⋯⋯而她也变成过往自己最讨厌的一类人,陷于孤立无援的自我搏斗之中。

今年高校开学前,一封题为《衡水中学校长郗会锁的儿子郗某某涉嫌高考移民》的举报信成了舆论焦点。由于中国各地教育水平差异较大,而高校录取招生以省份为区分,各省无论是高考试卷难度、高校录取人数、录取分数线等各有不同,久而久之形成了高中和大学阶段特有的“高考移民”现象。


131位美国联邦法官在断案时没有撇清利益关系

出品:华尔街日报

加州法官 Janis Sammartino 曾经持有或交易美国银行、汇丰控股、摩根大通、辉瑞药厂、微软公司等多家企业的股票,而她曾经处理18起涉及上述一家或多家企业的诉讼,假如算上她家族信托基金所持股票,这些存在利益冲突嫌疑的诉讼多达54起。

这不是个别事例,《华尔街日报》的调查报道揭示在2010年到2018年间,美国至少131名法官在断案时没有撇清利益关系,涉及案件多达685起。

美国早在1974年定立联邦法律,订明若法官本人、配偶或子女持有涉案企业的股票,法官必须主动回避处理相关诉讼。然而,《华尔街日报》发现法官违反这项法律的情况并不公开,而要索取法官财务状况信息更加困难。当有人要求查看法官的财务信息,法官会收到通知,这项机制令不少律师却步,担心在法庭上遭到法官刁难。法官则鲜有主动退出审讯,即使有亦不会披露避席原因和细节。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