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报道抽象的不平等议题?数据可视化、无人机相片帮到你

Print More

English

鲜明的分界线:Primrose 郊区与南非约翰内斯堡附近的 Makause 镇相邻。图:Johnny Miller

每隔一段时间,某个关于不平等的数据点就会引发人们和决策者的注意。例如,2017年,《波士顿环球报》“聚焦”团队的一项调查发现,尽管波士顿白人家庭的净资产中位数为24.75万美元,但该市非移民黑人家庭的净资产中位数仅为8美元——这是一个令人感到震惊的数字,但同时也带来一些影响,包括令该地区成立了黑人经济委员会,以及实施了一些政策干预。

但是,一般来说,关于贫富差距、特权和边缘化的数据往往更加细微,难以发现,或者隐藏在“基尼系数”中。因此,记者常常需要其他方法来解释世界各地日益加剧的不平等现象。

很明显,不平等已经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问题之一,在全球各地都爆发过与此相关的运动,呼吁变革和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

乐施会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在几乎所有国家同时增加经济不平等,这是有记录以来首次出现这种情况。”报告指出,世界上最富有的1000人已经从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中恢复,而“世界上最贫穷的人可能需要10多年才能恢复。”研究人员还发现,女性是疫情中最大的经济受害者,她们失去了6400万个工作岗位和8000多亿美元的收入。

报道不平等的另一种方法是利用新的可视化工具,可视化可以突出关键数据,并向读者展示出这些差距的真实规模

这个散点图是用 Datawrapper 制作的,各国财富和预期寿命之间的相关性。图:Alberto Cairo

迈阿密大学的数据可视化专家 Alberto Cairo 告诉全球深度报道网,使用 Datawrapper 等工具制作的散点图,可以有效地显示各国财富和预期寿命之间的相关性。《纽约时报》利用流体动图,戏剧性地展示了系统性种族主义是如何将美国富裕家庭中长大的黑人男性拖入低收入阶层的。还有一些可拖动图表,比如去年 Matt Korostoff 的作品,显示工人阶级财富和亿万富翁财富之间的荒谬差距。

此外,英国广播公司(BBC)的声波图,则用 TwoTone 等工具,以声音表示数据点,来帮助观众理解高度不平等的数字。他们用金砖的“叮当”声来说明自2009年以来,美国工人工资与企业利润增长之间的惊人差距

同时,记者需要资源来减轻各新闻机构在报道贫困时普遍缺乏多样性的问题。两名在贫困中长大的记者为哈佛大学的“记者资源”网站(The Journalist’s Resource)制作了一份贴士清单,其中解释了,例如,为什么像“贫困缠身”(poverty-ridden)这样的短语可能带贬损意味,如何避免刻板印象,以及最重要的,为什么记者需要“花很多时间和那些与你非常不同的人相处。”

从空中揭露不平等

Tuca Vieira 在2004年拍摄的相片,展示了在圣保罗拥挤的 Paraisópolis 贫民窟旁,矗立着一栋每层自带游泳池的豪华公寓。

航空摄影亦已成为揭示社区之间财富和资源鸿沟的最有力方法之一。

2004年,巴西自由摄影师 Tuca Vieira 为《圣保罗报》拍摄了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具代表性的不平等照片。这张照片是从直升机上拍摄的,展示了在圣保罗拥挤的 Paraisópolis 贫民窟旁,矗立着一栋每层自带游泳池的豪华公寓。

“我的照片被用在很多地方,但最让我高兴的是,它被用在学校的课本上。”Vieira 说。“不平等已经很严重了,但在经历了这场新冠疫情之后,情况似乎突然变得更糟了,甚至短短的时间里,亿万富翁获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新财富。”

Vieira 表示,尽管在20世纪,世界各地的城市规划者都将城市的劳动力集中到离城市郊区几英里的城镇、贫民窟或贫民区,但这些区域后来的扩展,以及这些区域之间非正规定居点的增长,使得富人和穷人(的住所)只被道路或栅栏分开。他说,这种现象为记者提供了机会,仅用一张图片,就能揭示财富差距数据的意义。

但 Vieira 也提醒,航空照片需要与地面图像结合呈现,以展示个人生活的现实,以及一些鲜为人知的不平等之恶。Vieira 还在继续记录不平等现象,并在最近出版了一本书,其中收录了200多张照片,探讨城市中不同社区的生活方式。

“不平等不仅仅是钱和资源的问题,它还关系到尊严、健康和耻辱,以及愚蠢的政策。”Vieira 说道,“如果你想让人们思考这个问题,你的照片要产生影响力,以优秀的上下文和数据作支持。”

他补充道:“所谓精英管治的观念(即只要你按规则办事,努力工作,你就能成功)——是不正确的;整个管治系统真的很不公平,我认为这种(航空)摄影可以说明这一点。”

然而直升机价格高昂,卫星图像分辨率较低,且很难遥控。

对于一些专业人士来说,当下低成本无人机的新时代,不仅为记者提供获取航空影像的途径,也为数据采集和3D建模提供强大的平台。

孟买国家证券交易所附近的米提河两岸布满了贫民窟。图:Johnny Miller

一个名为 Unequal Scenes (不平等的景象) 的非营利机构利用无人机图像,让公众广泛认识到长期存在的不平等现象,并引发了关于政策解决方案的对话。

机构创始人 Johnny Miller 在西雅图到孟买和墨西哥城的20多个城市,从高处拍摄了富人区和穷人区紧密相连的照片。2019年5月,一张来自南非的照片被用于《时代》杂志封面图片。

Miller 也是 africanDRONE 的联合创始人,这是一家支持非洲地区的非营利组织,帮助新闻机构和民间组织了解当地的无人机监管法规和后期制作的专业知识,降低使用无人机的成本,并与“公民无人机飞行员”建立联系。该组织已帮助南非新闻机构 News24、Carte Blanche 电视台和《星期天泰晤士报》(Sunday Times)的调查项目拍摄多张无人机影像。

“我认为 Unequal Scenes 项目通过一张张静态图像,改变了向人们传达不平等现象的方式。” 米勒说。

该项目也清楚地表明了其行动主义的意图:“ Unequal Scenes 是一种反抗行为。我蔑视传统的权力结构,这种结构可以将不平等隐藏得如此之好,以至于除了从正上方观察之外,没有其他办法可以让其显形。如果这些图像能激起恐惧、绝望或令人不安的共谋意识,那很好。”

隐形的剥夺

Palmiet 路上的非正式定居点在 Papwa Sewgolum 高尔夫球场的第6洞旁。图:Johnny Miller

我可以亲身证明这种令人震惊的影响。几年前,我曾在南非的 Papwa Sewgolum 高尔夫球场打球,而我并不知道,当时我正身处一个可怕的社会不公之侧。上个月,我在浏览Unequal Scenes 时,惊讶地发现上面有这个高尔夫球场的航拍图像——一个贫民窟紧紧地挤在球场左边围栏上,没有间隔的棚屋贯穿我所走过的广阔而茂盛的球道。

这张由 Miller 在2018年拍摄的无人机照片显示,没有适当卫生设施的 Palmiet 路非正式定居点已经扩展到高尔夫球场的边界。我的高尔夫球可能已落在其中一个棚屋里,或者更糟。然而,尽管我多年来一直在报道该地区的种族隔离和贫困问题,我根本不知道那里有定居点。

Miller 对我说,我对这张图片发自内心地感到不安的反应,是一种看到这组图片后的典型反应之一。在 Miller 看来,这是一种有用的反应,打破了对不平等社会中隔离以及剥夺的规模的错误认知。

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带来的巨大破坏,让许多美国人了解到新奥尔良根深蒂固的贫困程度。而只有在2017年工薪阶层住宅格伦菲尔塔公寓(Grenfell Tower)发生毁灭性火灾后,许多英国人也才意识到他们最富裕的社区存在严重的不平等现象:大火中有大约72人丧生,其中85%是有色人种。几项新闻调查显示,地方当局未能在该公寓的消防上花费足够资金,甚至有富裕的邻居向官员施压,要求将分配给格伦菲尔公寓的少数资源用于美化其外观,这样他们的邻居就不会那么“碍眼”。但与此同时,公寓所需的消防升级却遭到了忽视。

对 Miller 来说,低成本无人机代表了一种更好的方式,向公众警示日益增长的大规模不公正现象——至少在法规允许飞行员代表新闻机构驾驶无人机的地方如此。

右边的朱鲁朱巴游艇俱乐部的富丽堂皇与左边拥挤的瓜纳巴拉湾渔民聚居区形成鲜明对比。图:Johnny Miller

他表示,更重要的是,无人机拍摄的反映不平等的相片可以吸引更广泛的受众——因为它的可以激发读者在概念上的反思,而不单是情感上的反应。

Miller 说:“ 在关于不平等的对话中,在社会运动者和保守派之间,你需要所有处于中间的人。你可以用哭泣的孩子,或者无家可归者旁边的富有银行家这些情绪化的图像来撩动他们。但有了无人机图像,你可以向他们展示一些看起来像拼图的东西,他们必须自己弄清楚背后到底是什么。”

正如自由研究员兼作家 Monika Sengul-Jones 最近表示,无人机帮助记者报道了过于危险而无法亲自报道的事件、核查事实,以及通过制作热图、3D建模和遥感技术,推动数据导向的报道。她也注意到商用无人机的高昂费用,并表示在一些国家,记者可以申请获得执法部门和其他政府机构使用的无人机镜头。

但 Sengul-Jones 也提醒,“记者首先应该记住,无人机最初是被开发出来用于监视、军事侦察和定点清除的。”

“尽管无人机最初主要是以很可怕的方式被使用,但我认为无人机带来了一场革命。” Miller 说,“就像手机摄像头一样,个人在城市上空飞行并展示地面情况的能力,在历史上从未出现过——这一直是政府和超级富豪的领域。直到2012年左右,在低成本的无人机普及后,你要做的只是配合全球定位系统使用。”

他表示,africanDRONE 的模式可以继续扩大,以更低的价格,甚至无偿向资源不足的新闻机构提供无人机服务,并提供与监管和数据使用方面的建议。

“AfricanDRONE 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们在南非真正开创了无人机新闻的先河,”他说,“我们做了一个关于西开普省非法赛马的报道,那里的帮派会从农场偷马,并通过赛马来赚钱。我们有飞行员设想自己是未来的调查记者,出去跟踪这些人,对比赛作了报道,并在 Carte Blanche 电视台播出。”

Miller 说,飞行员、非营利组织和新闻机构之间正在形成一种健康的共识,即安全至关重要,对无人机飞行路线下的人来说尤其如此。

“我发现大多数编辑并不太担心法律层面的问题和监管的灰色地带,尽管他们确实希望做无人机新闻是安全的,”他补充道。“保证地面上每个人的安全是我们的职责范围。”

至于 Unequal Scenes,Miller 说他们的下一个合作项目,会以视觉方式调查纽约的不平等和边缘化问题。

“就城市法规而言,无人机在纽约是完全非法的,”他指出。“如何通过其他非传统方式讲述不平等的故事?这就是我现在正在思考的问题。”


Rowan Philp 是全球深度报道网的记者。他曾是南非《星期天时报》(Sunday Times)的首席记者。作为一名驻外特派员,他报道过全球20多国的新闻、政治、贪腐和冲突事件。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