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事实——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对新闻业的启发

Print More

编者按:本文英文版11月18日发表于 Asia Global Online,全球深度报道网根据 CC 4.0 翻译及转载,中文版经作者陈婉莹审校。

雷萨(Maria Ressa)2019年在全球深度报道大会演讲。图:Nick Jaussi / nickjaussi.com

Asia Global Online 编者按:挪威的诺贝尔委员会今年决定将和平奖授予两名记者,在社交媒体传播上大量虚假信息泛滥的当下,这一决定可以激励记者们回归本质——更加专注于寻求新闻事实。香港大学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创始人、资深记者陈婉莹在这篇文章中反思了新闻业的现状,并讨论了雷萨(Maria Ressa)和穆拉托夫(Dmitry Muratov)获奖的意义。

“请回到事实。”

“没有事实,就不可能有真相和信任。”

“Facebook 对事实有偏见。”

——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玛丽亚·雷萨(Maria Ressa)

今年10月10日,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宣布,2021年的和平奖将由两名记者分享——来自菲律宾新闻网站 Rappler 的创始人雷萨(Maria Ressa)和俄罗斯《新报》的总编辑穆拉托夫(Dmitry Muratov),二人的获奖理由为“捍卫言论自由这一民主和稳固和平的前提”。

这是自1935年记者、作家卡尔·冯·奥西茨基 (Carl von Ossietzky) 因揭露德国秘密重整军备获奖以来,记者再次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在表彰雷萨的时候,委员会赞扬她利用“言论自由来揭露(菲律宾)政府滥用权力、使用暴力和日益增长的独裁倾向”。 几十年来,菲律宾的政治环境跌宕起伏。经历了从独裁统治到人民起义推翻两任总统,再到近年在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治下再次滑向强人统治。亚洲和世界其他地区也有类似经验。

作为新闻网站 Rappler 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 雷萨最为人称道的,是她对新闻事实的坚持和倡导。自获得诺奖以来,雷萨一再呼吁记者们坚守“基于事实和证据的新闻报道”(fact-based and evidence-based journalism)。 换句话说,就是需要回归新闻报道的本质。她说:“如果没有事实,就不可能有真相和信任。如果没有其中任何一项,就不可能有民主。”

基于事实和证据的新闻报道近年来可以说是四面受敌。环顾全球,所有的新闻机构都在与错误信息、虚假信息和假新闻搏斗。广告业务如今大多流向互联网巨头,新闻传媒的生态被快速的技术变革和残酷的市场力量所改变,但雷萨和穆拉托夫的获奖却是对新闻工作者的极大鼓舞,鼓励新闻人回到为社会公共利益提供真实的信息这一基本点。

回归事实主导的新闻业

在这个所谓的“后真相时代”(post-truth era),新闻事实的价值广受质疑。24小时轮轴转的新闻周期意味着新闻机构不仅要追求速度,还有追求点击率,但为此往往要牺牲掉事实和自己的信誉。调查显示,世界各地公众对新闻机构的信任一直在下滑,基于事实的新闻报道和观点意见之间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

《新闻的要素》(The Elements of Journalism)封面

曾任哈佛大学尼曼基金会主任的科瓦奇 (Bill Kovach)和美国新闻学会(American Press Institute)执行主任罗森斯蒂尔(Thomas Rosentiel)在2001年出版的著作《新闻的要素》(The Elements of Journalism)中警告说,“事实主导的新闻”(journalism of verification) 正被 “意见主导的新闻”(journalism of assertion)所取代。他们写道 , “归根结底,对于事实的坚守,是新闻业与娱乐、宣传、小说或艺术的基本分野……。新闻的首要任务,是准确记录发生过的事情。”

有先见之明的科瓦奇和罗森斯蒂尔指出,技术将会“削弱事实主导的新闻”。他们预见到,随着互联网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主导力量,记者将“花更多时间去寻找材料,加入到已有新闻材料中,(但这些后加入的内容)通常是解释现有的新闻,而非试图去发现或核实新闻事实。”

多年之后,雷萨带领她创办的新闻网站 Rappler,坚持严谨的核实方法,收集菲律宾政府腐败和进行法外处决的事实。她的年轻记者团队以专业、毅力和锲而不舍的精神追求和记录事实。早在大数据成为时髦之前,他们就在报道中广泛使用大数据进行分析。雷萨的口头禅是:“坚守底线 ”(Hold the line)。

事实主导的新闻的并不是西方媒体的专利。 《南方周末》创始人左方的名言是:“可以有不说出来的真话,但绝不说假话。”这份报纸曾经以敢言和调查报道而闻名全国。左方于2021年11月3日去世,享年86岁。

资深记者、《唐山大地震》的作者钱钢

资深记者、《唐山大地震》的作者钱钢为了寻找地震真相, 访问了数百幸存者、救援人员和政府官员,对发生在1976年7月28日的唐山里氏7.8级地震进行了深入调查。他找到了9名地震的目击者——也就是地震发生时醒着的人,包括铁路和医院的工作人员,以及两位早起练太极拳的老人。

在亚洲,新闻的大环境正在出现倒退,但一些新兴新闻媒体还是推动了基于事实的新闻报道的发展,并在过去十年中发展和壮大。这些新闻机构包括印尼的 Tempo、韩国的调查新闻中心 Newstapa、台湾的《报导者》和尼泊尔的调查新闻中心

调查记者兼编辑、Tempo 传媒集团数字部的首席执行官迪亚特米卡(Wahyu Dhyatmika)对笔者说,“在新冠疫情中,一些国家的威权主义倾向和虚假信息的泛滥,给许多新闻人敲响了警钟,让人们重新对事实主导的新闻业重视了起来。” Tempo 是全球深度报道网(GIJN)的成员,该网络的211名成员都是专注调查报道和数据新闻的非牟利媒体/机构。GIJN 在2003年成立时只有三个亚洲成员,但现在已有27个,其中15个成员的媒体都是在过去十年中成立的。

对抗社交媒体巨头

雷萨在为寻求新闻事实所做的努力中很值得一提的 ,就是她很早就公开批评社交媒体巨头,指责他们在公众中散布仇恨,推动社会两极化。早在2014年,当多数人还沉浸在社交媒体的组织连接功能时,她已经开始批评 Facebook。

Rappler 的“武器”是对 Twitter 进行的深度报道和数据分析。雷萨经常说,菲律宾有97%的人口上网,使用社交媒体是许多人的日常习惯,因而菲律宾也成为了“新闻矿井里的金丝雀”(编注:指危险的先兆。金丝雀对有害气体的敏感度超过人体,所以它们就成了矿工们的警报器,矿工下井带着金丝雀,如果金丝雀死亡,就说明井下有危险气体,需要立即逃生)。当一位吹哨人最近揭露 Facebook(现在称为 Meta Platforms)未能执行其自己的反仇恨言论政策时,雷萨并没有感到意外。

2014年10月,Rappler 提醒公众, 特殊利益集团调动了大量虚假的社交媒体资源来扰乱线上的讨论和对话。在一系列报道中,Rappler 揭露了社交媒体如何成为网络欺凌等虐待行为的平台,同时又如何侵犯了用户的数据隐私。

2016年的菲律宾总统选举时,Rappler 观察到网上虐待和暴力威胁急剧升级,于是对网上骚扰、虚假信息等议题进行了调查。雷萨在的系列报道《宣传战争:被武器化的互联网》(Propaganda War: Weaponizing the Internet)中警告说,极端分子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发动了一场宣传战争。它揭露了一个由26个虚假 Facebook 账户组成的“水军网络”,这些账户可以影响其他近300万个位于菲律宾的账户。三个“水军首领”在背后运作,播撒虚假信息并发起有针对性的攻击。雷萨在2017年告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研究人员,这些水军会先去散布信息激怒特定团体,然后对这些团体进行攻击。

Rappler 与 Facebook 合作开展事实核查项目,但雷萨对Facebook 的批评并没有停止。

直到今天,与科技巨头的斗争还在继续。Rappler 与 Facebook 合作开展事实核查项目,但雷萨对Facebook 的批评并没有停止。她声称该平台是对民主的威胁,“对事实有偏见,对新闻也有偏见”。她在获得诺奖后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说,Facebook 的算法会“优先考虑传播带有愤怒和仇恨的谎言,而不是事实”。

以创新方法探索新闻业生存之道

凭借三十多年的记者经验,雷萨一针见血地指出,新闻业的危机植根于传媒的生态系统,因此必须从制度层面解决问题。

她在2011年创建的 Rappler,当时只是一个 Facebook 专页,其后转型成为一个成熟的新闻网站。它现在正在建立自己的技术平台,以独立于 Facebook 和 YouTube 等平台。亚洲各地的新闻媒体都在关注这个平台的发展, 参考Rappler 作为寻求媒体可持续发展的经验 。

雷萨不仅是一名记者,也是一名企业家。她带领新闻业同行寻找创新的方法,让编辑部可以获得收入并吸引观众,而不屈服于以网页浏览量作为成功的指标。她说:“当你贬低(新闻)工作的价值时,你就在创造一种逆向的激励机制,它实际上削弱了新闻业、削弱了民主。”

作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她和穆拉托夫将于12月10日在奥斯陆领奖。作为全球瞩目的焦点,雷萨将继续领导全球记者争取被社交媒体平台夺走的话语权,并重新想象和重建破碎的新闻生态系统。她的获奖无疑将激励到其他新闻人。新冠疫情以来,全球各地的新闻业都在面临不同程度的挑战,2021年对新闻业来说是一个严峻的年份, 但也可能成为新闻业的一个转折点。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