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报道野生动植物非法走私?我们为你准备了一份实用手册

Print More

English

插画: Marcelle Louw for GIJN

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正对全球的生物多样性造成破坏,并加大疾病传播的风险。这一国际化议题,在几乎每个国家或地区都有很大的报道价值。

GIJN发布了一份指南,鼓励新闻界对非法贩运野生动植物(IWT)这一重要议题进行深入报道。根据联合国2019年的一份报告,非法贸易使得全球100万动植物面临灭绝的威胁。同时,它还增加了“人畜共通传染疾病”(Zoonotic Disease) 的传播风险,使得野生动物和人类之间更容易互相传播疾病。

这一议题的背后自然牵涉腐败和犯罪,但也为了解某一地区的人文风俗提供了丰富的侧写视角。在相关报道中,我们了解到一个地区贫困的经济状况会如何推进了非法贩运的发生,而基于文化或者传统的认知,又如何促进了该地区对某种野生动植物制品的疯狂需求。

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涉及的对象多种多样,从智利的仙人掌到巴西的鸣鸟,从马达加斯加的变色龙到巴基斯坦的猎鹰和亚洲的宠物鱼。许多报道都喜欢聚焦于象牙和大型猫科动物,但有许多不为大众熟知的物种交易也值得关注。

我们从GIJN 发布的指南中选取了一些重要内容,包括如何获取有关偷猎者的线索和报道、如何利用社交媒体协助调查、如何从各类文件寻找报道线索、如何获取相关法律以及数据信息等。我们还制作了一份表格,列举了有关野生动物非法贩运的主要报告、在该领域工作的主要团体、有用的数据库以及著名的深度报道案例。

开始调查

野生动植物的走私网络涉及各色人等,有些人是野生动物的保护者,有些人是走私犯。

曾报道过犀牛偷猎的印度调查记者萨迪克·纳克维(Sadiq Naqvi)表示:“与当地人接触是非常重要的。和他们谈论偷猎问题时,我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什么秘密。”

你可以交谈的对象有:

  • 当地居民
  • 动植物保护人员
  • 执法人员
  • 当地和国际性的非政府组织(NGO),许多组织发表过不少精彩报道
  • 非政府组织雇用的调查员
  • 科学研究人员(可以参考这张名单
  • 政府官员,包括管理贸易和运输的官员
  • 合法进行野生动物贸易的商人
  • 不同环节上的运输工人
  • 因非法贩运而被定罪或入狱的人
  • 不同供应链上的卖家
  • 消费者

阅读法庭报道或判决书,可能会找到有用的线索。

初步研究

插画: Marcelle Louw

非法贩运的具体内容会根据涉及的地区和物种而变化,但你可以从以下方面开展研究:

  • 走私的动植物特征,以及用途;
  • 地点;
  • 走私者:
  • 涉及各个环节;
  • 背后的经济问题;
  • 走私方式:巧妙,而且常常变化;
  • 运输方式和路线;
  • 供应链:偷猎者、中间人、终端消费者;
  • 最有可能出现腐败的地方;
  • 执法环节:参与者、管辖权及他们手头的资源;
  • 法律和国际协议

利用社交媒体

非法贩运过程中会大量用到社交媒体。你可以通过搜索寻找报道灵感、嫌疑人的名字、消息来源以及各种图片。

要准确地搜索信息,你需要一些专门的背景知识。人们常常使用一些“黑话”——比如象牙会被称为“黄色材料”、“白色塑料”或者“果冻”。通过与专业地调查员对谈,我们收集了一些协助你更好地使用社交媒体的办法,包括:

  • 搞清楚你想报道的对象涉及的关键“黑话”以及交易会使用到的一些特定术语;
  • 了解究竟在哪些平台上你能找到关键信息;

注意保护自己的个人信息安全;

一些报道案例:《Instagram 上的名人如何推动了迪拜黑市的动物交易》,由 Bellingcat 的傅克·波士曼(Foeke Postma)报道;《从天空到荧幕:迁徙的鹤如何遭受网络威胁》,由 Parliament Times 的拉菲拉·曼多海尔(Foeke Postma)报道。

全球倡议打击跨国界有组织犯罪(GI-TOC)开发的网络工具 Cascade,可以监测线上的非法贩运野生动物活动。它适用于不同的社交媒体平台,提供多种语言版本。它持续更新关于非洲灰鹦鹉和穿山甲的贩运结果。如果需要相关信息,请直接联系该团队获取

不少大型社交媒体公司已经承诺阻止非法贩运野生动物活动,加入抵制野生动物在线贩运联盟,但关于他们实际行动的报道并不多。

深入现场

插画: Marcelle Louw

如果你想要深入现场,去报道那些捕捉和杀害濒危动物或者采集珍稀植物的人,我们建议你谨慎行事,了解其中可能存在的困难和危险。想要获得第一手的信息,甚至拍摄到照片,你可以跟随野生动物保护者或者执法人员一起行动。2021年初,两名西班牙记者在布基纳法索拍摄关于偷猎的纪录片时惨遭杀害

深入现场,你有机会了解到偷猎者的身份和行事动机。最前线的人也许会告知你有关下家的信息,并提供有关腐败的线索。

相关报道案例:《印度尼西亚捕鸟人的艰难生活》(Mustafa Silalahi 报道);《佛罗里达州飞鼠走私内幕》(Dina Fine Maron 报道);《偷驴者的利益链》(Oscar Nkala 报道) 。

采访被捕的偷猎者和贩运者,也许可以获得不少内幕。这类案例可以参见非政府组织 TRAFFIC 的报道:《狱中告解:南非野生动物非法贸易供应链的故事》

追踪贩运线索

非政府组织国际地球联盟(Earth League International)发起名叫“吹哨人”的倡议行动,提供人们提供偷猎线索。其工作人员安德烈亚·克罗斯塔表示:“我们知道在偷猎层面和供应链末端发生了什么,但对中间环节却知之甚少。”

虽然偷猎野生动物看似是有组织的犯罪行为,但非政府组织野生动物正义委员会(Wildlife Justice Commission)的调查负责人斯蒂芬·卡莫迪(Stephen Carmody)提醒我们“非组织性犯罪”也许是个更准确的表达。

面对偷猎行为,执法人员、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人员以及记者常常需要卧底调查。尽管这近似标准操作,但我们仍然建议要小心行事。

朱利安·拉德梅尔(Julian Rademeyer)撰写了《为盈利而杀戮——揭露非法犀牛角贸易》一书。他认为:“卧底调查确实有用,但在我看来,这是无计可施后才能采用的办法。”

依靠专家和数据,风险更小,但仍然能写出令人印象深刻报道。出色的例子可参见:
《倾斜的天平:猖獗的非洲穿山甲走私与中药》(由美国非政府组织 C4ADS 的报道);《大象定价骗局》(由 Karl Ammann 报道);《濒临灭绝的喀麦隆穿山甲》(由 Abhijit Mohanty 报道)。

TRAFFIC 的简报则很好地介绍了种种腐败的方法,比如假文件的作用。

利用扣押记录

扣押记录可以提供有用的线索和证据。

TRAFFIC 开发的野生动物贸易数据库能检索该组织获得的扣押记录和事件数据。数据库的搜索结果(需通过申请获得),同时以列表和完整的可视化数据两种形式显示。单个条目下还列出涉及某一特定事件的更深入信息,比如相关物种、商品类型和地点。

华盛顿的非政府组织C4ADS开发的野生动物扣押数据库,则包含了5000多条有关象牙、犀牛角和穿山甲的缉获记录,最长可以追溯至2009年。以及自2014年以来有关老虎和豹子的缉获情况。你可以在这里阅读更详细的介绍,但数据结果需要通过申请获得。

英国的环境调查机构(EIA)根据公开信息提取了有关缉获和起诉的数据。EIA 的搜索工作主要集中在大象、犀牛、穿山甲、老虎、豹子、雪豹、云豹、托塔巴鱼和各种木材。

大多数国家政府都以数字或纸质形式保留了扣押记录。

乔安·李(Joanne Lee)的报道《有罪不罚和无所作为:中墨海马非法贸易》很好地利用了这些数据。

《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是各会员国政府间达成的一份国际协议。它推出的CITES 贸易数据库是关于灭绝和濒危物种合法国际贸易的最大数据库。

卡里斯图斯·博萨利苏(Calistus Bosaletswe)是南非关注环境议题的新闻调查机构 Oxpeckers 的记者。他利用 CITES 数据库研究了南非从邻国博茨瓦纳进口狮子及其副产品的非法贸易

更多报道角度:合法的野生动物贸易被用作非法贩运的幌子;在一些国家及地区,被扣押货物出现管理不当的现象等。

报道司法系统

插画: Marcelle Louw

因走私野生动植物而被捕的人很少会遭到起诉和定罪,而罚款的额度和入狱的时间都非常低。

Oxpeckers 根据法庭文件开发了几个数据库,可以让人追溯法律系统的运作。

  • 其中一个数据库名叫#WildEye,秉持“记者为记者设计”的理念,可以让新闻工作者追踪整个欧洲的非法贸易。
  • #WildEye Asia,则让人可以追溯整个亚洲的野生动物非法贸易。
  • Rhino Court Cases(犀牛法庭案例)则提供有关非洲南部的非法贸易信息。

点击这里,阅读关于越南中国南非尼泊尔东欧地区的法庭审判报道。

Oxpeckers 向我们示范了如何成功地创建数据库。

在印度,印度野生动物保护协会(Wildlife Protection Society of India)开发的野生动物罪案数据库搜集了逾33300个案件和27000个受控的罪犯的详细信息。

有时,数据的缺失也可以成为报道角度。参见例子:《新黑帮势力未稳,玻利维亚的美洲虎扣押量下降》(凡妮莎·罗摩)

若要探究诉讼工作的滞后,报道可能会涉及法律基础薄弱、执法宽容等政策层面的议题。

停止买卖

要打击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停止买卖被视为重要手段。但由于传统观念、错误信息和社会地位等原因,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不少组织开展了大型的反对买卖的运动,但大多是针对为人熟知的动物,或者借用名人效应来宣传。

有不少报道通过采访医学专家和传统中医的支持者来展现,所谓野生动物产品的医学或者壮阳作用大多未经证实。

相关报道可参见:《野生动物与中医无关》(Yuexuan Chen 报道);《中药可以治新冠助推野生动物非法贸易》(Despina Parthemos 报道)。

有的报道也会关注政府政策如何推动了某些野生动植物产品的使用。这些用途并没有得到有效证明,即使这样做是合法的。

非法贸易无法估量的影响

插画: Marcelle Louw

非法贸易的规模有多大?不少接受 GIJN 采访的专家都表示,通行的估值方法已经过于陈旧、模糊,给出的数字犹如建立在流沙之上,并不可靠。最保守的说法认为,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是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市场。

专家们建议,更好的做法是关注非法贩运对于动植物数量的负面影响,而几项重要研究都显示生物多样性正遭受严重破坏。

联合国发表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的《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全球评估报告》内容极其丰富。报告显示,目前超过500种脊椎动物处于灭绝的边缘。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的“星球生命则指数”(Living Planet Index)则显示,1970年至2016年间,脊椎动物的数量平均下降了68%。

你可以通过许多资料来了解遭受威胁物种的信息,比如说《濒危野生动植物种核对表》《濒危物种红色名录》

了解基础的法律信息

国际野生动植物贸易受到一项重要的国际条约和许多国家法律的保护,但这些保护措施的充分性和有效性仍有很大争议。

《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是一项重要的国际公约,目前共有183个会员国。CITES要求缔约国对违反其规定的贸易进行惩罚,但并不凌驾于各国法律之上。

CITES将逾38700个物种(约32800种植物和5950种动物)按照所需要的保护程度分为三个”附录“。大约1000个物种的国际贸易受到禁止。

《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会员国会每两到三年举行一次国际会议(CoPs)。下一次会议将于2022年在哥斯达黎加举行,预计将就国际间的管制力度展开激烈辩论。

但是《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会员国家在其境内实施自己的法律体系,而各国间的法律差异很大。Legal Atlas 是一个很好的获取法律咨询意见的机构。

相关的新闻案例可以参考:

2021年7月,GIJN 举办了一次关于贩运野生动物的研讨会,可以在这里观看:

 


Toby McIntosh 是 GIJN 的资源中心高级顾问。他曾在华盛顿的彭博BNA工作了39年,并于2010-2017年在FreedomInfo.org任职编辑,主要负责撰写全球资讯自由政策的报道。同时间,他在倡导全球资讯自由的组织 FOIANet 的指导委员会任职。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