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靠订阅制走过15年,“当今大马”如何平衡新闻公共性和媒体经营?

马来西亚媒体“当今大马”从2004年开始启用订阅制。15个年过去,会员收入已占到了总收入的70%以上,但付费墙并没有削弱影响力,它目前仍是马来西亚仍然是最受欢迎和信任的新闻网站之一。在全球新闻业并不景气的今天,“当今大马”是如何平衡新闻公共性和媒体经营的?有哪些我们可以借鉴的成功经验?

从借机拍片到三万会员,韩国非牟利媒体“打破新闻”是如何做到的?

韩国非牟利调查机构“打破新闻”在成立之初没有固定的办公场所,甚至连一台相机也没有。但经过七年的发展,它已经成为了一个拥有三万多月捐会员的新闻机构,并且融合了报道、广播、纪录片等多种媒体形式,在韩国新闻业最不景气的几年时间里,他们是如何取得这些成就的呢?

中外报业付费墙实践对比及省思

付费墙是中外报业集团应对收入下滑、摆脱经营危机的自救尝试。通过与国外相对成熟的付费墙实践进行对比发现,中国报业囿于经验不足及体制性约束,在付费墙实践上更显坎坷。未来国内媒体的付费墙实践,应充分利用网络新技术,以专业化生产、服务化运营、市场化运作连接受众。在转型发展中实现在新媒体时代的逆势上扬。

https://unsplash.com/@iamjohnhult

你的编辑部需要产品经理吗?

当编辑部迎来“产品经理”这一新角色,新闻可以有怎样的改变?传统的采编团队应如何理解前者并与其展开新型合作?全球深度报道网与美国得克萨斯州立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Cindy Royal教授对这些问题作了探讨。

读者选题记者写 会员制媒体不走寻常路

随着传统媒体的公信力式微,盈利的需求逐渐消磨了专攻报道的精力。大方向的颓势不可逆转,欧洲的许多记者与编辑仍纷纷创办独立机构,在会员制媒体的道路上摸索出了心得。他们用实际案例告诉同行,通过会员众筹的不仅仅是资金,还可以是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