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医疗健康报道的十个小贴士

新冠病毒大流行制造了人类史上前所未见的公共卫生危机,今年一年,新冠疫情对公众健康、社会福利及全球经济的冲击持续占据头版。为此,GIJN 编写了一份关于如何进行医疗保健调查报道的指南。这篇文章总结了十个来自指南的小贴士。

开源调查、跨境协作、立即行动,这三间媒体是如何报道贝鲁特大爆炸的?

8月4日,黎巴嫩贝鲁特港口发生了严重爆炸,造成200多人死亡,约30万人无家可归。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非核爆炸。全球深度报道网采访了三间媒体,他们的通过跨境协作、开源调查等方式,深挖爆炸原因,以及为什么如此大量的危险品能在港口停留这么长时间。

在中国、法国和印度,她们是如何报道性侵/性骚扰案件的?

来自中国、法国和印度的三位在调查性暴力案件方面颇具经验记者,分享了她们的调查技巧:与受害者(幸存者)建立信任关系的同时,又要保持客观性,对信息进行多方求证;不要忽略男性目击者的意见;谨慎选择采访和报道时的措辞;直到最后一刻,受访者的同意都至关重要……以及「性侵与性无关,它只与权力有关」。

当政治极化愈演愈烈,媒体应该如何报道美国大选?

一项研究显示,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都有四分之一的人支持对另一党有害的政策,即便这些政策也会对国家造成伤害。当这种极化情绪愈演愈烈时,记者应该如何报道美国大选?通过采访记者以及研究受众参与的编辑,全球深度报道网找出十几种记者可以使用的技术,来增加不同观点受众「接触」事实的机会。

对话李斐然、朱柳笛:如何打破受访者的「标准叙事」?

对采访者来说,许多受访者都有自己的一套标准叙事,要攻进这套系统之中,并建立新的——真实而非完美的对话,是一件很难的事。在这篇文章中,《人物》记者李斐然和编辑朱柳笛以采访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的稿子为例,分享了如何在访问中打破受访者的「标准叙事」。

《纽约时报》是如何将美国手机追踪产业可视化的?

《纽约时报》的「隐私项目」揭示了数据公司从数百万智能手机用户中收集数据的活动,并将手机被追踪的情况进行了可视化处理——从五角大楼、白宫到旧金山的街道,到处都有人的手机被追踪。《纽约时报》是如何将这一庞大的产业进行可视化呈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