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避开流行病报道中的「雷区」?

从2003年的SARS到今年的新冠疫情,新闻媒体在每一次大规模传染病的爆发中都扮演着重要角色。从最初的预警,到疫情发生时的状况、人们的反应,再到对疫情何以发生的追问,每一环新闻媒体都无法缺席。记者应如何客观准确报道流行病,流行病报道中又存在着哪些可以避免的“雷区”?

我们需要怎样的“辟谣”?

辟谣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从具体操作上看,在信息纷繁复杂又传播极快的环境中,辟谣需要遵循一定的操作步骤和原则,才能保证信息的准确性;从更深层次看,辟谣关乎的是定义真相的权力,它需要依赖具备独立性和公信力的机构,以及尊重事实的社会文化和开放的社会心态才能更好地运转。

用小成本做大新闻——南非非营利调查机构 amaBhungane 的创新发展之道

十年前,amaBhungane 调查报道中心脱离大型媒体,探索以非营利的方式经营。他们找准了自己定位——滥权与腐败相关的新闻,曝光了前总统祖玛政府与古普塔家族(Gupta)之间的利益关系,导致祖玛下台。现在,他们想要以自己的成功经营协助其他专注于调查报道的新创团队。

依靠订阅制走过15年,“当今大马”如何平衡新闻公共性和媒体经营?

马来西亚媒体“当今大马”从2004年开始启用订阅制。15个年过去,会员收入已占到了总收入的70%以上,但付费墙并没有削弱影响力,它目前仍是马来西亚仍然是最受欢迎和信任的新闻网站之一。在全球新闻业并不景气的今天,“当今大马”是如何平衡新闻公共性和媒体经营的?有哪些我们可以借鉴的成功经验?

从借机拍片到三万会员,韩国非牟利媒体“打破新闻”是如何做到的?

韩国非牟利调查机构“打破新闻”在成立之初没有固定的办公场所,甚至连一台相机也没有。但经过七年的发展,它已经成为了一个拥有三万多月捐会员的新闻机构,并且融合了报道、广播、纪录片等多种媒体形式,在韩国新闻业最不景气的几年时间里,他们是如何取得这些成就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