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事实——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对新闻业的启发

挪威的诺贝尔委员会今年决定将和平奖授予两名记者,在社交媒体传播上大量虚假信息泛滥的当下,这一决定可以激励记者们回归本质——更加专注于寻求新闻事实。香港大学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创始人、资深记者陈婉莹在这篇文章中反思了新闻业的现状,并讨论了雷萨(Maria Ressa)和穆拉托夫(Dmitry Muratov)获奖的意义。

4个小工具,帮你快速核查图片真伪

最近几年,经过处理过的虚假图片和将真实图片混杂虚假信息以误导受众的情况,正变得越来越普遍。在这篇文章中,我们会介绍 Photo Sherlock、TinEye 等几款免费工具,手把手教你追查网络图片的来源、验证图片的真伪。

从在线调查到数据保护,我们整理了一份记者必备工具清单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对于复杂的调查报道来说更是如此——不仅需要在线调查工具来搜集资料,数据保护工具来确保安全,还需要可视化工具来进行呈现,任务管理工具来进行统筹合作。在这篇文章中,我们采访了多为全球顶尖的调查记者,看看他们的必备工具清单中都有哪些工具。

调查网络迷因:她是如何从哈佛高材生变成阴谋论信徒的?

《纽约时报》记者凯文·罗斯追踪报道了一名在哈佛大学接受良好教育的知识女性,是如何成为一个热衷于分享阴谋论的“表情包女王”的。表情包是激进主义者最常用的传播工具之一,而罗斯的报道准确地展现了这一信息媒介是如何发挥效用,并让我们知道这一工具背后的使用者面貌极其多元。在这篇文章中,凯文分享了自己是如何找到这个选题以及如何操作的。

对话南大“核真录”:当学生拿起放大镜,事实核查报道怎么做?

“核真录”原本是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事实核查》课程的教学实验号,从2017年创办至今,已经成为了一个平均每月发稿3-4篇、有着近3万微信粉丝的事实核查媒体。和专业媒体不同,它完全由在校学生自己运作,但同时又保持着和专业媒体一样的新闻专业主义。“核真录”的采编流程是怎么样的?学生们如何确保核查的准确性?作为校园媒体,它面临哪些运营上的困难?在这篇文章中,腾讯全媒派就这些问题采访了指导老师郑佳雯和主编倪奕玮。

当政治极化愈演愈烈,媒体应该如何报道美国大选?

一项研究显示,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都有四分之一的人支持对另一党有害的政策,即便这些政策也会对国家造成伤害。当这种极化情绪愈演愈烈时,记者应该如何报道美国大选?通过采访记者以及研究受众参与的编辑,全球深度报道网找出十几种记者可以使用的技术,来增加不同观点受众「接触」事实的机会。

Ground News:用对观「对冲」媒体偏见

在这个「立场先于事实」的后真相时代,如何才能分辨不同媒体的偏见,最大限度还原新闻事实?新闻聚合应用 Ground News 将不同媒体对同一单新闻的报道放在一个条目下,同时罗列各个媒体的立场,让你透过对观新闻「对冲」媒体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