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小成本做大新闻——南非非营利调查机构 amaBhungane 的创新发展之道

十年前,amaBhungane 调查报道中心脱离大型媒体,探索以非营利的方式经营。他们找准了自己定位——滥权与腐败相关的新闻,曝光了前总统祖玛政府与古普塔家族(Gupta)之间的利益关系,导致祖玛下台。现在,他们想要以自己的成功经营协助其他专注于调查报道的新创团队。

依靠订阅制走过15年,“当今大马”如何平衡新闻公共性和媒体经营?

马来西亚媒体“当今大马”从2004年开始启用订阅制。15个年过去,会员收入已占到了总收入的70%以上,但付费墙并没有削弱影响力,它目前仍是马来西亚仍然是最受欢迎和信任的新闻网站之一。在全球新闻业并不景气的今天,“当今大马”是如何平衡新闻公共性和媒体经营的?有哪些我们可以借鉴的成功经验?

从借机拍片到三万会员,韩国非牟利媒体“打破新闻”是如何做到的?

韩国非牟利调查机构“打破新闻”在成立之初没有固定的办公场所,甚至连一台相机也没有。但经过七年的发展,它已经成为了一个拥有三万多月捐会员的新闻机构,并且融合了报道、广播、纪录片等多种媒体形式,在韩国新闻业最不景气的几年时间里,他们是如何取得这些成就的呢?

全球媒体调查报道创新观察与发展方向

调查报道在当今的新媒体环境下面临诸多挑战,政策边界以外,在新技术引爆多样化媒介形态的市场中所面临的价值回报与自身可持续发展问题,都成为当下机构缩减调查报道板块的重要原因之一。同时,还有研究显示,调查记者从业人数在近六年来大幅下降。针对现状,全球优秀的传媒机构认为,新媒体时代调查报道既面临挑战,也迎来机遇。

报道亚洲 | 环境报道, 如何松动社会坚冰?

环境问题,与公共利益密切相关。九月的亚洲深度报道大会上,资深环境记者Joydeep Gupta和Abu Siddique将分享环境报道经验,讲述如何深挖环境污染的生存危机和权力无能,推动问题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