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报业付费墙实践对比及省思

付费墙是中外报业集团应对收入下滑、摆脱经营危机的自救尝试。通过与国外相对成熟的付费墙实践进行对比发现,中国报业囿于经验不足及体制性约束,在付费墙实践上更显坎坷。未来国内媒体的付费墙实践,应充分利用网络新技术,以专业化生产、服务化运营、市场化运作连接受众。在转型发展中实现在新媒体时代的逆势上扬。

新闻有多大可能性?看看这些新闻实验室怎么做

所谓“新闻实验室”,究竟是什么?这个实验室里,没有化学公式,没有《绝命毒师》里那种经典的放毒防护衣,也没有测量湿度或者气压的工具。但在这里,创新在这里成为可能,有时甚至能推动文化变革。它被视为媒体在数字时代的“生存机制”;也有不少人认为,通过它可以找到能立足于未来的商业模式。

全球媒体调查报道创新观察与发展方向

调查报道在当今的新媒体环境下面临诸多挑战,政策边界以外,在新技术引爆多样化媒介形态的市场中所面临的价值回报与自身可持续发展问题,都成为当下机构缩减调查报道板块的重要原因之一。同时,还有研究显示,调查记者从业人数在近六年来大幅下降。针对现状,全球优秀的传媒机构认为,新媒体时代调查报道既面临挑战,也迎来机遇。

读者选题记者写 会员制媒体不走寻常路

随着传统媒体的公信力式微,盈利的需求逐渐消磨了专攻报道的精力。大方向的颓势不可逆转,欧洲的许多记者与编辑仍纷纷创办独立机构,在会员制媒体的道路上摸索出了心得。他们用实际案例告诉同行,通过会员众筹的不仅仅是资金,还可以是创意。

报道亚洲 | 解读亚洲独立网媒的商业模式

第二届亚洲深度报道大会聚集了来自全球特别是亚洲地区的媒体人,其中不少是独立媒体。对于它们来说,前行每一步都不容易,如何可以生存下来,并做出有影响力的深度报道?深度君现场采访了来自马来西亚、韩国和印度的独立网络媒体创始人,请他们介绍各自不同的发展模式。